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四专家争论联合国气候变化报告


主持人:根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最近发表的报告,人类的活动正在导致地球的气温不断升高。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简称IPCC)得出的结论说,据观察,地球的气温和海水的温度都在上升,冰雪加速溶化,海平面升高,因此整个气候系统无容置疑正在转暖。

这个科学委员会指出,全球平均气温升高很可能是人类活动所致。人类使用化石燃料,向大气排放了大量的二氧化碳,扩大发展农业也造成空气中甲烷增多。这些温室气体使本应扩散到太空的高温滞留不散,导致大气层的热度增加。

联合国气候委员会的报告说,即使化石燃料的使用量不再增加,即使温室气体减少到2000年的水平,全球变暖的现像也仍会继续。

美国总统布什在国情咨文中敦促发展新技术,解决地球气候暖化的问题。

“美国即将实现技术的突破,使我们未来的生活减少对石油的依赖。这些技术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管理环境,并有助于我们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严峻挑战。”

有关气候变化的科学是否有足够的证据?联合国委员会的估计是否可靠?今天我们邀请了一些专家来参加讨论。

他们是H.JohnHeinz科学经济和环境中心的项目主任罗伯特.康瑞尔;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副主编,主要报道环保问题的布来特.舒尔特;还有科罗拉多大学Boulder分校的高级科研人员罗杰.皮尔克。他在科罗拉多州的Boulder通过电话参加讨论。用电话参加讨论的还有普度大学地球和大气学助理教授、印第安纳州的气候学家代夫,尼友基。

首先请问罗伯特.康瑞尔,你认为有关全球气候变化的科学结论有可靠的根据吗?

康瑞尔:有大约两千五百到两千六百名科学家在为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题委员会工作,他们在三、四年的时间里对气象方面的现有知识进行评估,尽量通过气象界的刊物来向世界报告我们对气候变化的了解情况。报告是由科学家们审查的。从你的开场白来看,这门科学是很清楚和无容置疑的。

我们有必要说明,全球暖化有些是温室气体造成的,有些是因为土地使用的变化,还有些是因为自然的变异。我们可以这样看,地球是在几十年,几世纪漫长的岁月里缓慢地变暖的,而正是由于地球的演变而导致气候的变异。

政府间委员会的评估包括了这些概念,我认为IPCC这个委员会是二十世纪后期最好的社会发明,因为科学家现在能互相合作,不仅把他们的知识写成文字,而且还能使公众容易懂得这些知识。

主持人:皮尔克,你对气候变化科学怎么看?

皮尔克:我有点儿不同意罗伯特的看法。国家科学院的一个委员会2005年曾就辐射问题发表评估报告,他们认为政府间委员会并没有对促成气候变化的一些不同因素进行适当的研究,至少是在他们最近发表的“决策者参考大纲”里。地域气候往往受到烟雾质和土地使用变化的影响,这种影响通过天气系统扩散到下游数千里。

我们必须承认,政府间委员会,也就是IPCC的报告把气候系统简单化了,人类对气候系统的干预比报告所说的要复杂的多。有些科学家的报告也支持这种观点,我认为IPCC对此并没有足够的论述。

主持人:尼友基,你认为报告在科学上是可信的吗?IPCC的报告中阐述的科学是可靠的吗?

尼友基:我认为,罗伯特和罗杰都很好地表达了对整个大局的观点。IPCC设法把各种论文融汇成一种知识。虽然他们设法研究同温室气体有关的问题,以及土地使用和自然变异是否同气候变暖有关,但是他们多多少少有偏重于以温室气体为基础的气候变暖。

还有许多其他的问题,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非辐射因素,这些问题同土地使用或是烟雾质有关。IPCC的报告也没有很好地分析微粒子和云彩。这样IPCC所要回答的问题就过于简单化了。

不过总的来说,我认为垫脚石已经有了。在气候变暖的问题上,毫无疑问,我们还没有得出结论。

主持人:舒尔特,华盛顿的政策研究人士对这份报告怎么看呢?

舒尔特:我认为他们一直在期待这份报告。他们很久以来就知道报告要说些什么。白宫过去不愿意太多讨论如何解决气候变化的问题。他们只是说,答案在于未来技术的发展。这次就连白宫也在IPCC报告发表的当天发表声明,表示基本上同意联合国报告的结论,并且为自己在气候变暖问题上的做法辩护。

白宫说,2001年以来,美国花了290亿美元来发展技术,以扭转气候变暖的趋势。美国在这方面领先于其他国家。

不过美国还是反对限定二氧化碳的最高排放量。民主党控制国会之后,美国国会正在采取相反的行动。参议院环境委员会主席巴巴拉.博克斯尔参议员承诺要在今年通过有关的法案。

这个法案同国会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否决的京都议定书的内容差不多。布什政府也拒绝接受这个议定书。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说,众议院在7月4号前也会通过相关的立法。

主持人:有关限定最高排放量的问题,我想请问康瑞尔,京都议定书的目的就是限制排放量。可是IPCC的报告说,即使排放量不再增长,停留在2000年的水平,全球气候变暖也不会停止。你认为有关方面对IPCC的预测是否作出了适当的反应呢?

康瑞尔:人们很难理解,我们所说的气候其实就像一个超大油轮一样,这个油轮要慢下来,需要很多能源和技术的改变。空气中的二氧化碳要经过120年的循环,才能通过光学作用变成氧气。

还有,我们已经知道我们可能使地球变暖了华氏0.5度略高一点儿。海水的暖化还可能会使地球的气温再提高0.5度或更高。这就造成了两个现象,一是海洋扩大,这是海平面升高的一个主要原因。这很重要,因为海平面的升高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海洋缓慢地加温,扩大。

虽然我们现在可能会停止排放二氧化碳,可是对海洋的影响会继续几百年。超大型油轮效应决定了治理环境需要很长的时间。

主持人:请问皮尔克,华盛顿所提议和辩论的解决办法同科学家们有关全球气候变化的预测是一致的吗?

皮尔克:我认为美国国会和世界各国所讨论的其实是能源政策而不是气象政策。我同意罗伯特的看法,二氧化碳在大气中滞留很久。土地使用的变化也一样。烟雾质可能会从大气中冲刷,沉淀到土壤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会有很大影响。

有些有趣的观察表明,气候系统要比IPCC所说的复杂的多。比如从2003年到至少2005年,海洋上层的温度实际上有所下降。所以说出现了全球降温,而大部份温度变化都发生在海洋里。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应当关注二氧化碳。但是如果我们把一切都同地区平均表面温度连在一起,而且认为这个温度会继续升高的话,如果温度不再升高,这是否就意味着我们就不应在能源方面采取这些行动呢?我想我们必须把能源和气候分开,我认为IPCC并没有对能源政策进行充份的阐述。我们所说的国会的行动其实就是能源政策。

主持人:我想问尼友基有关海洋温度变化的问题,IPCC 2001年的报告预言本世纪海平面可能会升高三英尺。可是2007年的报告对这个数字进行了修改,现在他们预言海平面会升高七到二十三英寸。这是怎么回事呢?

尼友基:我认为科学在发展,我们在了解这个过程,正如罗杰所说的,随着对气候系统的不断研究和反馈,我们认识到不能把一切都包括在一种反馈里。现在我们谈的是海平面,在其他的讨论中可能是全球暖化或是气温变化。

整个问题在于,这是一个非常互动,而且是以反馈为基础的系统。我是这样解释这个问题的:这就好比你去看内科医生,你问医生你有哪些症状,医生问你是否在服药。如果你还吃别的药,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药物相互作用。药物相互作用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一些并非本意的结果。

在这个意义上说,如果我们不了解,如果我们研究反馈,看其在时间和空间上如何变化,我们关注的可能是一个错误的问题。更糟糕的是,我们甚至可能在无意中制造另外的问题。所以回答主持人刚才提的为什么会修改数字的问题。我要说,这是因为我们对科学有了不同的了解。这个变化反映在对海平面的估计上。

IPCC也修改了对气温变化的预测。IPCC 2001年的报告说夜间气温可能大幅升高。今年的报告说,也许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这可能是因为我们的科学在发展,促使我们研究更多的因素。我们开始认识到,一个系统有时更有弹性,能很快恢复,有时却不能。

主持人:舒尔特,美国前副总统戈尔有关全球气候暖化的电影吸引了很多观众。他的纪录片预言,本世纪内海洋会升高20英尺。而IPCC的报告说,海洋会升高7到23英寸。如果说公共辩论影响到政府决策的话,在这两种预言当中,人们更相信哪一个呢?

舒尔特:毫无疑问,戈尔的电影对辩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相信这是票房最高的一部纪录片。戈尔应当得到奥斯卡奖。但是人们很快就对影片中的有些科学结论吹毛求疵。总的来说,人们认为他是正确的,但是他也可能选择了最坏的场景,因为这同时也是一部好莱坞影片。这种东西最卖座。

我的意思是,如果人们希望了解最保守的,力争意见一致的和最科学的证据,他们应当看IPCC的报告,而不是戈尔的电影。

主持人:康瑞尔,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康瑞尔:我要补充一点,说海平面要升高23英尺是指格凌兰岛消失之后,即使是戈尔也知道这是一个千年而不是百年的问题。古代记录中有证据显示海平面升高了数米。但是格凌兰岛消失从未发生过,对此我们没有确切预言的能力,只能说这是几千年的事情。

我还要就报告中有关海平面的内容说明一点。2001年和今年的评估方法不同。2001年,我们用模型计算出一些数字,然后就是判断格凌兰、南极大陆或是冰川上的冰层溶化后海洋会扩大多少。也就是说,陆地上的冰层溶化后流进海洋,造成海水上涨。

这一次,他们作出了不同的判断。他们说,让我们用模型来确定变化的范围。他们然后在报告中说海平面也可能会因为其他一些原因而进一步升高。我认为这么说是合理的。也就是说,这是我们所了解的,而在另一些问题上我们并没有确凿的证据。

主持人:皮尔克,你对用模型来预测未来变化的方法怎么看?

皮尔克:我认为模型对于了解气候变化的过程很有价值,但是模型不足以达到预测的目的,因为过去二十或三十年来,模型一直没能预测出地区范围的气候,我们甚至可以说,模型也没能正确地预测全球的气候。

我们提出了一种新的看法,那就是观察那些容易受到环境变异及各种时空变化影响的重要资源。比如说,如果你对美国西部的水源感兴趣,你就会问,对水源的最大威胁是什么?我们如何才能减少这方面的威胁?然后我们就可以用模型,把这些视为一整套方案和可能性。

现实的情况是,我们从历史或是古代的记录中看到,地球发生过一些可怕的事情。比如美国西部16世纪的大干旱延续了50多年。还有1930年的沙尘暴。造成这些灾害的是气候系统的自然变异。现在,它被人的各种影响扰乱了。

我认为如果我们采取研究薄弱环节的做法,有关的政策讨论就会取得进展。但如果我们只关注二氧化碳问题,把它作为控制气候暖化的方式,我们就会走进死胡同。

主持人:康瑞尔,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呢?

康瑞尔:我们知道温室气体是整个问题的一部分。我在开始的时候已经说过了,我们也知道土地的使用,地形的变化以及地球周围的陆地的使用,还有自然的变异都影响到地区的气候。

主持人:根据IPCC的报告,南极大陆有一个具体的发现。报告的第17页上说目前的全球模型研究项目预计,南极的冰层会继续冰冻下去,不会发生大面积的溶化。由于降雪量增加,预计南极冰层还会扩大。人们认为,气候暖化的一个很大问题是冰盖溶化,可是报告说,南极的冰层还会加厚,请问尼友基,这对模型会有影响吗?

尼友基:我认为,重要的是,我们一定要强调模型会根据变化而调整。如果我们在模型中加入更多的烟雾质和工业排放物,模型就会作出与现在不同的反应。

同样,我们也可以改变云彩的某些特点或是辐射--不管辐射是否到达表面,或是停留在大气中层,造成大气中层温度升高,结果导致气候在一段时间内发生变化。这是一整套非常重要的因素,能够改变由此产生的许多过程的规模和方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