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逃离战乱的伊拉克难民涌入叙利亚


联合国警告说,伊拉克的暴力正在导致中东地区出现灾难性的难民危机。联合国估计,伊拉克两千六百万人口当中,有将近两百万在境内流离失所,还有两百万人已经逃到国外,多数都在邻国约旦和叙利亚。下面看看叙利亚境内伊拉克难民的艰难处境,以及各方正在如何帮助他们。

*难民机构门前的妇女*

他们数以百计地聚集在联合国驻大马士革难民机构的门前,各种感情交织在一起,既恐惧,又焦虑,又愤愤不平。

一位妇女喊:“我的全家在巴格达被萨德尔的什叶派民兵赶出家门。整个国家都被什叶派和伊朗人控制了!”

她说:“我们要赶走美国人,还要推翻巴格达的政府,他们是伊朗人的傀儡。他们把我们推进了活地狱。”

她和其他几百名伊拉克人最近聚集在联合国难民公署的门前陈情。他们担心叙利亚政府可能会执行更严格的规定,把他们驱逐出境。叙利亚官员后来说,他们并没有打算这样做。

*百万人避难*

但是,对在叙利亚避难的将近一百万伊拉克人来说,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恐慌。

伊拉克妇女扎伊纳布.马拉赫说:“我能去哪儿呢?我要问问布什先生,我能去哪儿呢?我该怎么办呢?”

她说,几个月前,由于什叶派民兵威胁要杀死他们,她只好跟全家离开了巴格达。

*马拉赫:全是美国政府造成的*

马拉赫认为,他们今天的困境完全是美国政府造成的。她说,如果美国军队不打进伊拉克,这一切根本就不会发生。

马拉赫说:“我们要找布什先生。因为是他说‘我要给伊拉克带来民主,带来自由,带来和平’。我们没有在伊拉克看到任何民主、任何自由、任何和平,只有杀戮,只有流血。”

*人道层面关注很少*

自从1970年代中期以来,数百万伊拉克人为了逃脱萨达姆的残暴统治而离开了家园。萨达姆在2003年被推翻的时候,流亡人士曾经为之欢呼雀跃。没有人会想到随之而来的是另一波难民潮。

联合国负责难民事务的高级专员古特雷斯说,问题的根源在于政治行动。

古特雷斯说:“国际舆论对伊拉克局势高度关注,对伊拉克的政治、安全、军事层面都很关注。但是,对这个问题的人道层面却关注的很少。”

*流落到大马士革*

联合国估计,每个月,仅仅进入叙利亚一国的伊拉克人就有三到四万人。多数都是由陆路入境,他们顶着风尘,长途驱车,越过沙漠,很多人最后流落到大马士革的赛义达.扎伊纳布区。

沙巴赫.沙法特是阿赫沙姆旅行社的负责人。他旗下的小汽车和大客车经常跑巴格达和大马士革之间的线路,中途经过阿布格莱布和拉马迪。

他说:“我们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没有任何问题。我们一起生活了30年,过去都是朋友。问题是由外国人造成的。我是逊尼派,我的朋友是什叶派。”

*背井离乡为逃生*

目前这里还没有难民营,没有帐篷城。很多难民都受过教育,有技术,身上有足够的钱能够为全家人购买或租赁公寓。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有钱。

“易卜拉欣.哈利勒修道院”一个星期开办三次赈济穷人的伙房,向大约500人分发免费的米饭和肉,其中60%是伊拉克人。

来到这里的伊拉克家庭是基督徒,他们跟穆斯林同胞一样,背井离乡是为了逃生。

*美国人走了暴力恐怕更严重*

凯瑟琳.斯莱巴说,她三个月前和一家八口人一道离开了巴格达。

她说:“我丈夫被打死了。有个儿子被绑架了,后来家里交了赎金,才把他放了。我们实在呆不下去了。那里没有生活,孩子上不了学,连门都不敢出。驻伊美军确实能够提供一些保护,但是那根本不够。等美国人走了,暴力恐怕会更严重了。”

其他的妇女也插话进来。她们觉得,近期之内她们不可能返回伊拉克。她们说,那里没有前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