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民间报告指一台商企业为血汗工厂


来自中国广东的一份劳工报告抨击一家台商在东莞的工厂是血汗工厂,残酷压榨劳工,但工厂方面表示,这些指称不是事实。

在观念上支持台湾以国民党为主的泛蓝联盟的中国大陆泛蓝联盟最近公布了一份报告,通过具体分析广东东莞一个台商企业来描述在东莞乃至整个广东普遍存在的血汗工厂状况。东莞地区是台资企业云集的一个地区。

*卧底打工*

在海外注册的《中国劳工通讯》刊登了丁宜和朱成明署名撰写的这个报告。泛蓝联盟成员朱成明对中文部记者说,他抱着揭露血汗工厂内幕的目的到东莞宇航玩具厂打工两个月,体验和目睹了打工者的艰辛和血汗,“我们就是混进那个工厂劳动,具体做事,先要在里面摸清里面的底细。”

海涛:你在里面工作了多长时间?
朱成明:两个月吧。
海涛:你都干哪些工种?
朱成明:注桨的,就是把带有毒性的原材料,注入模具里,等它干了后拿出来。

来自安徽的朱成明专门到这个工厂“卧底”两个月后与另一泛蓝联盟成员丁宜联合撰写了一份报告。报告说,这个雇用了1千名员工的工厂在许多方面存在压榨工人的情况。他们试图和工厂当局讲法律,受到拒绝。朱成明说:“最后他是这样说的,我们跟他谈法律,他说:我们不讲法律,我们十几年都是这样做的。”

*厂方:没有这样的事*

这份报告的主要指称包括:员工工资低,有的拿600元月工资还要扣去伙食费和住宿费,有时一个床位要睡两个人,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朱成明所在的注桨部1月份连轴转,没有一天休息。

报告还说,加班没有加班费,厂方工头和管理员故意克扣员工加班工时,另外“绝大多数员工进厂后厂方没有签订劳动保障合同,也没有提供社保医保”。

针对这些指控,东莞宇航玩具厂一位女管理人员对中文部记者说,该厂从来没有出现这样的事情。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该厂行政管理人员说,她可以代表厂方做出一些回应。

海涛:您是什么人,可以不可以代表工厂说话呢?
主管:可以。
海涛:您是什么身份呢?
主管:行政的。
海涛:他们提出的问题,您看有没有呢?
主管:我们全都有买社保啊。这个可以出示相关的文件。
海涛:你们和员工签了劳保合同?
主管:签了啊。都有啊。

东莞宇航玩具厂这位女行政管理人员说,记者一定搞错了,也许是东莞地区其它玩具厂的做法,写报告的人一定是张冠李戴了。但是,经过中文部记者查证,东莞当地电话簿上只有一家“宇航玩具厂”。这位管理人员说,她不了解报告具体内容,等她研究之后再来回答问题。

《中国劳工通讯》刊登的报告还说,在大陆劳工问题上,不管台商是什么“颜色”,也无论是否和当局勾结,泛蓝联盟所关心的是“掠夺性剥削下还有什么同胞之爱”以及“最基本的人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