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湖北民警致信两会述上访民众艰辛


中国湖北省黄石市一名民警响应一名全国政协委员对地方政府拦截上访人员行为的批评,向北京两会致信,以亲身经历陈述访民的苦难和截访的弊端,呼吁政府修改信访条例,制止截访行为。与此同时,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杨说,2006年全国法院涉诉信访总量下降,要防治和避免因工作方法不当激化矛盾。

湖北省黄石市公安局西塞山区公安分局西塞派出所民警吴幼明在网上看到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任玉岭日前在接受《人民论坛》的采访时严厉批评地方政府堵截上访人员的报导后,以公开信方式致信正在北京参加“两会”的代表,讲述他亲身经历的截访,指出截访行为的几大危害,并呼吁两会代表讨论他的公开信,修改信访条例,增加“任何政府部门不得有截访行为,违者一律撤职并追究法律责任”的条款。

*吴幼明:愿意站出来讲真话*

今年33岁的吴幼明在接受中文部记者电话采访时说,他相信政府能够认识到截访是掩耳盗铃的做法。他说,本着对政府能够以民主法制的渠道化解矛盾的信心,他愿意站出来讲真话。

吴幼明说:“我为什么写这篇文章呢,因为任玉岭先生作为政协常委,他能说这样的话,我很感动。但是他本人不知道下面具体截访发生了什么,是如何发生的。而我是作为一名基层民警,又是截访的参与者,我觉得我有必要给他提供一些准确的数据来说明截访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和危害性。”

*吴幼明:截访践踏上访人员公民权利*

吴幼明说,他身为2006年一次截访行动的民警,看到100多名冶钢人员到北京上访的艰辛。他说:“那些人连公共汽车都坐不起,每天就到国家信访局、公安部这些地方走来走去。这太可怜了,很凄惨。他们开始只能住15块钱的旅馆,后来连廉价旅馆也住不起了,就睡在北京立交桥下面的桥洞里。”

作为一名基层执法人员,吴幼明在公开信中陈述了中国的有关法律规章。他说根据《信访条例》第三条:“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都应当畅通信访渠道,为信访人采用本条例规定的形式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提供便利条件”。

吴幼明说,与此相反,截访行为则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粗暴践踏了上访人员的公民权利,并且还有各种危害,其中包括浪费政府金钱、阻碍下情上达、损害了政府机关的威信和形像、损害了公安机关的形像。

*雇用黑社会流氓拦截访民?*

吴幼明说,在他参与的数次截访行动中,他没有看到湖北黄石市的民警在拦截访民时使用过任何暴力。用他的话说,他们的截访行动“还比较四讲五美”。不过据中国官方媒体对上访人员苦难的有关报导,中国各地上访者的经历被形容为“不是一个‘苦’字、也不是两个字‘危险’”能描述得了的。他们有的到了北京国务院信访局的门口被拦住,有的还没有到就被“便衣”一路“陪同”回家;还有地区的访民有家不敢回,他们遭殴打、被拘留、被扣押、被抄家、甚至被送进精神病医院。

上海普陀区市民许永道因为住房拆迁问题曾经到北京上访7次,4次在北京街头被截回上海。他对中文部记者说,上海驻京办事处雇用黑社会的打手,对上海访民多次大打出手,致死致残,他本人的手被打致残,一部份访民至今被关押,他的儿子许正清和还被关在上海提篮桥监狱中。许永道说,一个名叫段远民的大学生因为护卫他身体不好的姐姐上访不挨打,结果自己惨遭毒打致死,打死他的黑社会成员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法办。

许永道说:“因为上海的驻京办有好多黑社会人员,他们用黑社会的流氓,不是警察。黑社会的人拖拉访民,动手打访民。最近他们到了上海还是打访民。上海的段远民、被打死的大学生,他在北京被打,到了上海死掉,到现在问题还没解决。”

*堵截上访人员的原因*

中国的地方领导人为什么会花费大量金钱,不遗余力地堵截上访人员呢?湖北民警吴幼明和一些中国官方媒体都分析说,这是中国的官本位制度造成的。在中国的干部考核制度中有一条硬指标,就是不允许有越级上访的事情发生,否则影响地方领导人的政绩,进而影响升迁。地方领导人希望以截访掩盖问题,说明他们的信访工作做得好,问题都在萌发阶段消除了。

与此同时,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杨3月13号下午向全国十届人大五次会议作工作报告时说,2006年最高人民法院全年办理的涉诉信访总量比同下降了4.71%,地方各级法院也比同下降11.18%。肖杨表示,要依法处理群众群体性行政争议,防止和避免工作方法不当激化矛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