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非洲女孩上学受教育仍然障碍重重


让世界各国在2015年前都能施行基础教育是联合国7年前制定的“千禧年发展目标”的一部分。尽管针对这个目标已经投入许多努力,但是,还有许多工作有待完成,特别是在非洲地区。

*私人组织教授女孩就业技能*

像法提.赛伊这样的高中辍学生面对一个不确定的未来、以及贫困、疾病、营养不良等复杂问题。但来自塞内加尔、现年24岁的她决心要突破这些困难。在首都达喀尔附近的这个车库里,赛伊知道她可以通过当地私人组织的一个项目学习修车技术。

她说:“他们可以教我成为一个修车工人,项目免费,所以我就加入了。”

这个项目由“年轻妇女之家”经营,他们提供课堂学习以及在车库里与其他工人实际操作的经验。尽管很少妇女选择修车这个行业,但赛伊一点也不担心。

她说:“只要你热爱你的工作,就能做得好。那才是最重要的。”

*撒哈拉以南近两千万女孩失学*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现,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3800万失学的儿童里,超过一半是女孩。不像她们的兄弟,这些女孩经常被留在家里做家事,照顾弟妹和生病的父母。

巴托洛梅乌是基础教育联盟的负责人,这是一个设在华盛顿的国际发展组织。她说,帮助女孩就学能得到多方面的效益。

*帮助女孩就学整个社会受益*

他说:“你得到经济发展的回报,孩子们更健康,婴儿死亡率降低,艾滋病的防治以及更坚实的家庭。同时还有正面的循环,受教育的母亲可以教导她们的孩子,如此一来,所有这些正面效益可以延续到未来。”

在东非肯尼亚,马赛族游牧部落的女孩经常因为传统文化的要求,无法接受教育。传统价值观迫使许多女孩很小就结婚,甚至被迫接受女性割礼。批评人士称这种具争议性的仪式“残害妇女的生殖器官”。割礼的目的是减少妇女对性的反应。

*女孩就学需挑战传统文化习俗*

只有少数女孩能像14岁的梅提亚齐一样进入AIC小学,这是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南方的一所寄宿学校,有超过600名女学生。

梅提亚齐违背了父亲的希望,在5岁时就被两个姐姐带到这所学校,她的姐姐们都受过割礼。

她说:“我父亲很生气,他甚至不跟我们说话。他说他要咒诅我们,但是当我们来到这里,大家都向我们提供建议。”

这所学校的“救援中心”收容了75名女孩,她们住在这里,并接受直到高中的教育,都是由肯尼亚的一家非政府组织提供。梅提亚齐说,她希望将来成为律师。

她说:“我真的想要废除妇女的割礼,废除早婚习俗。在马赛文化里,他们逼迫女孩提早结婚,接受割礼。我相信,如果我挺身而出,反对这些传统,我会被认为是个大好人。我要确定这些陋习被根除,我会向我的女儿承诺,不让她们接受割礼。”

马赛部落把这些被救援的女孩视为叛逆者,是对部落传统文化的一大威胁。教师科隆保伊本身也是马赛人,她说,马赛文化必须改变才能生存。

她说:“我们是改变这个社会的一份子,如果这些女孩受到正面的改变,她们就能进而改变整个社区。”

*改变现状有赖于社会承诺*

基础教育联盟负责人巴托洛梅乌说,改变将有赖于一些因素,包括接受高质量教育和资源的渠道以及社会各界的承诺。

她说:“首先从家庭里,尽管在男性社会里,作父亲的不喜欢让女孩接受教育,但他可以决定让女儿上学;国家的领导能把教育项目整合起来,发展中国家的领袖能够有资金来帮助成立那些项目。”

巴托洛梅乌说,这些受过教育的公民就是非洲的未来。她们可以提倡民主和稳定。她说教育有这么大的影响,任何国家都不能让半数以上人口失去就学的机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