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红色权力压倒绿色GDP?


中国当局最近收回了为促使地方当局改善环境而制定的方案,即要求地方政府在汇报当地经济增长数据时扣除环境恶化带来的损失,称之为绿色国内生产总值。这一方案的施行受到来自地方及其它中央机构的阻力。专家认为这主要是受到政治因素的支配,官权影响环保方针的贯彻。

据国内外新闻报导,中国国家统计局最近要求国家环保局不要把绿色国内生产总值数据公布于众,法新社援引国家统计局向国家环保局发出的通知说,“经验已显示绿色国内生产总值的理论和计算方法都不够成熟。”

*环保给政治让路*

但是在美国的社会学学者刘晓竹认为,是政治因素导致绿色国内生产总值不得发表:

“又赶上中国今年的十七大,很多人要升官,胡锦涛要评功摆好,所以负面新闻、负面影响都要消除。这样一种政治因素就导致我们子孙后代和中国环境的巨大代价。

“另外本来谁也没有说绿色GDP完全成熟了,它本身就是在十个省市进行试点,连试点现在都搞不下去了,那么胡锦涛说的可持续性发展、环境保护等等,都是空话,什么都比不上升官重要,什么都比不上十七大重要。”

刘晓竹认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背后隐藏劳工的血泪和环境的损失,当局对此并非没有意识,但是他们不愿意面对这一现实,官场的需要压倒人民利益的需要和国家持续发展的需要。

*开端成了结束?*

据“亚洲脉搏”报导,中国国家统计局和国家环保局去年九月联合发布2004年的绿色国内生产总值, 并原定这个月发表2005年的绿色国内生产总值。但是国家统计局如今说,有关数据将送往国务院,供国家领导层参考。

上次发表的绿色国内生产总值显示,2004年污染导致的损失达5118亿人民币,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05%。当时环保局副局长潘岳说,“这只是我们计算绿色国内生产总值努力的开端。”

但是不久,十个施行环保先行方案的环保试点省市表示对继续参与这个方案顾虑重重,希望退出,他们担心地方经济增长会因而受损。

刘晓竹指出,中央政策在地方行不通的根源,在于中央领导人忙于在政治斗争中争权夺利,忽略国计民生、经济宏观调控的实事,从而对地方失去掌控。

“他根本就没有这种权威,只干虚事,也就只有虚权。”

刘晓竹认为,绿色国内生产总值报告意义深远,是对千秋万代承担责任的作为。

“中国体制内、还有老百姓、民间人士,都在推动绿色GDP,让中国的发展可持续,他们做了一些很有效果的事情,包括GDP的绿色报告。但是正因为政治权力的失衡、官权太大,所以妨碍了中国的绿色发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