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4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钉子户或为中国民众发泄不满渠道


中国重庆市“最牛钉子户”事件披露后,中国各地又出现许多有关类似钉子户的报导。湖南的钉子户问题还导致了暴力事件。城市搬迁中钉子户问题正在成为民众发泄多种不满情绪的渠道。

重庆市九龙坡区“最牛气的钉子户”事件继续成为中国以及国际媒体的关注焦点,用谷歌搜索,有关最牛钉子户的相关词条达300多万。时至今日,那栋被称做“孤立城堡”的二层小楼依然位于施工大坑中央10米高的土堆上。这对房主夫妇被称为“媒体明星”和“精明社会活动家”。英国金融时报还说,中国各地的钉子户事件表明,中国地方政府也在进步,否则这些房子早就被推土机铲平了。

*物权法提供有利时机*

柏林日报说,也许这栋房子的主人抓住了一个有利时机。新的《物权法》刚刚通过,强行拆除他们的住房将有可能引发全国抗议浪潮,推动这股浪潮的除了对各地土地开发以及开发商同政府腐败官员勾结的长期民怨外,民众的其他社会不满情绪也似乎找到了渲泄的渠道。

美联社援引香港南华早报的消息说,湖南省上星期六发生了一起围绕土地问题的暴力事件。村民不满村党支部书记未经民众认可就将村里一块公共土地出卖。辩论中,党支部书记的两个兄弟殴打了村民代表,兄弟二人后来受报复挨打,其中一人被打死。

*钉子户:有信心底线*

香港文汇报援引北京中央电视台新楼施工征用土地上的钉子户霍先生的话说,如果自己的房子在《物权法》实施前被强行拆除,那么这部法律对自己就毫无意义了。姓娄的女钉子户表示,《物权法》使自己对私有财产的保护有了“信心底线”。

面对中国城乡的钉子户问题,中文部记者采访了中国问题专家、日本政法大学教授赵宏伟博士。他说,中国目前的钉子户问题首先表明的是中国民众法律意识的增强。他说:“一个问题是,中国人的权利意识现在越来越强,不仅只是这种钉子户现在越来越多。问题其实很简单,包括商品的消费方面的投诉、各种官司,在中国也是非常多。这种情况比所谓先进和发达国家还要多。我想这是好事情。此时颁布的《物权法》将会更加刺激民众的权利意识的增强,所以我们首先应该从正面看待这个事情。”

*日本钉子户已坚持50年*

在谈到钉子户这个具体问题时,赵宏伟教授说,权利意识增强必然会产生钉子户,钉子户在西方发达国家也不新鲜,更何况中国。他提到日本东京成田机场拆迁过程中的的钉子户。赵宏伟说:“日本的钉子户更厉害。比如日本的成田机场可以说到现在也没有建成。为什么呢?有一个养鸡的钉子户,这个钉子户在那里顶了50年,到现在还在那里顶。”

日本法政大学的赵宏伟教授说,成田机场的跑道施工到这户钉子户位置不得不停止,因为双方条件就是谈不拢,而又不能强迫拆迁。现在机场当局决定将跑道向相反方向延伸,不过这样一来,施工难度和成本都提高了。

*赵宏伟:只靠强制还不行*

赵宏伟教授认为,土地征用的行政命令和法律手段的定义一定要明确,要理清楚。除此之外,还要借助其他社会调解机制。他说:“当然只靠强制确实也还不行,还有一些复杂的问题在里面。这方面需要一些非官方的所谓‘装置’来解决,看看能够起到什么作用,例如发挥协调、疏导等作用。”

媒体援引中国法学家的话说,在中国城市的拆迁过程中,既有野蛮拆迁、也有漫天要价、籍机敲诈,不过中国的圈地运动和强行拆迁将很快成为历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