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分析:巴格达安全计划有初步进展


主持人: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对伊拉克采取军事行动已经4年了,可是多国军队至今仍在和叛乱分子和恐怖分子作战。几乎每天都有平民在汽车炸弹爆炸等恐怖袭击活动中死亡。布什总统说, 一个新的以地面增兵为后盾的安全计划或许是可行的。

布什总统说:“马利基总理和彼得雷乌斯将军都强调说,巴格达安全计划还刚开始,要成功还要几个月,而不是几天或是几个星期。不过地面军队看到了一些有希望的迹象。”

许多美国议员呼吁政府从伊拉克撤军。布什总统针对这种情绪说:“我们看到伊拉克的挑战,就得出结论说最好的选择就是收拾行李回家。这种做法很有诱惑力,短期内可能会令人满意。但是我认为,这样会给美国安全带来严重的后果。”

美国和伊拉克下一步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我们邀请了几位专家来参加我们的讨论,他们是国会山报纸的记者罗莎娜.泰龙、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的副主编阿利克斯.金斯布里和美国企业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汤姆.道纳利。伊拉克博克网站“伊拉克模式”的编辑奥马尔.法蒂尔将在巴格达通过电话参加讨论。

首先我想请伊拉克网站的编辑奥马尔.法蒂尔介绍一下伊拉克的局势。美国实行增兵计划以来伊拉克有没有明显的变化呢?

法蒂尔:有,绝对有变化。自从援兵进入巴格达,以及伊拉克政府所说的法治行动开始以来,我们看到首都巴格达的安全加强了,这是非常鼓舞人心的迹象。宗派袭击的次数和频率都有所减少。

当然还有不少致命的炸弹爆炸事件。但是人们感到伊拉克军队和美国军队基本上守住了巴格达,叛乱分子、恐怖分子和什叶派民兵不能再像前几个月那样肆意活动了。

主持人:阿利克斯.金斯布里,你不久前随同增援部队抵达伊拉克,你觉得哪些措施行得通,哪些行不通呢?

金斯布里:我有一段时间随军,大约有3个星期,其中有一段时间我在巴格达,还有一段时间在巴格达以南大约25英里的伊斯坎德尔亚。我随同的是斯特克斯战车部队。巴格达加强了保卫,可是伊拉克境内有些地方并没有严密警戒,叛乱分子和其他团体就趁虚而入。正像我们所看到的,战斗转移到了其他一些地方。

主持人:汤姆斯.道纳利,战斗转移到了没有军队的地方?

道纳利: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如此。战斗减少了,这是毫无疑问的。巴格达以北的迪亚拉省发生了一些战斗,那里的战斗增多了。斯特克斯战车部队,其中有些是快速反应部队,开进了这个省的巴丘巴镇。

有意思的是,逊尼派反叛武装选择转移到了没有美军的地方而不是返回他们的大本营安巴尔省。这是对增兵的一个非常迅速的反应,而增兵计划还处于早期阶段。

主持人:罗莎娜.泰龙,你的工作是报导国会的消息,国会议员们对增兵计划怎么看?他们很多人都反对这个计划。他们现在还在全力抵制吗?还是说伊拉克的地面行动会改变他们的看法?

泰龙:我认为议员还是全力反对,特别是在众议院。众议院民主党人在争取足够的票数,要求美国从明年年底开始撤军。对增兵的抵制并没有变。

国会议员感到厌倦,他们认为美国出兵伊拉克4年损害了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战备状态。持续的伊拉克战争将损害美军在其他冲突地点的作战能力,使美军缺乏适当的武器和训练。所以,我认为国会议员现在着眼于加强军队而不是让他们在伊拉克逗留更长的时间。

主持人:奥马尔.法蒂尔,伊拉克人对美国国会有关增兵的辩论怎么看呢?

法蒂尔:我不代表别人只代表我自己。我认为逃离战争,假装战争不存在并不能解决问题。美国现在同基地组织作战,伊拉克也在同基地组织等极端主义分子作战。重要的是我们要采取一些必要的行动来赢得这场战争,需要保护我们的人力物力,无论如何也要打败敌人。

美国众议院想要美军撤出伊拉克,但这不只是伊拉克的问题,而是关系到全球反恐战争。即使伊拉克不重要,打败全球恐怖主义也是重要的。基地组织已经把大部份战场从阿富汗转移到了伊拉克。伊拉克的基地组织网络比欧洲和北非的都大。基地组织不再把战斗人员派往阿富汗,而是把他们派往伊拉克。为什么呢?因为这里是反恐的战场。

主持人:金斯布里,你随军所在的美国部队,他们认为美国的策略能够打赢已经转移到了伊拉克的反恐战争吗?

金斯布里:我随军的部队发现他们无法确定谁是敌人。这是他们遇到的一个很突出的问题。我们这支部队第一次被部署在摩苏尔,第二次部署,大部份时间也驻扎在那里。

在增兵开始之前,他们被编成快速反应部队,到处活动,对付伊拉克各地的各种敌人,比如今天夜里追击逊尼派反叛武装,第二天就是搜捕犯罪分子和什叶派民兵。他们在纳贾夫同教派分子打过一仗。那是伊拉克主要战争结束以来最血腥的战斗之一。

所以对他们来说,每天都有新的挑战。有时候他们会遇到这种情况,房子里满是可疑的人,可是弄不清楚谁是激进分子,谁是犯罪分子或是村里的领袖。敌人模糊不清,而且不断变化。部队的一个主要任务就是要弄清楚敌人在哪里。

主持人:汤姆斯.道纳利,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我们已经在伊拉克4年了,还弄不清楚敌人是谁。

道纳利:情况在变,我要说,这个快速反应部队所经历的并不是普遍现象。驻扎在巴格达的部队,大都跟伊拉克部队一道从所谓的“联合安全站”采取行动或是开始采取行动,就像是当地的警察局。

他们深入社区,清除叛乱分子,并留在那里。彼得雷乌斯将军最近接受采访,他的话很有意思。他说,美军已经打破了障碍,以前很难收集情报,现在信息源源不断,他们发现很难整理。

真正的变化在于,伊拉克人开始相信美国人会留下来,未来是有希望的,值得冒险去揭发检举那些流氓和坏人,不管他们是教派分子,民兵头目还是犯罪分子。

主持人:罗莎娜.泰龙,美国国会的辩论是否会影响到伊拉克人的看法呢,国会辩论中是否提到了这个问题呢?

泰龙:事实上,他们在辩论中提到了这个问题。目前议员们的观点基本按党派划线。共和党人认为,要求撤军,向伊拉克发出了错误的信息,伤害到美国的伊拉克使命。共和党人说,伊拉克人民会说,美国要摆脱我们逃走了。

民主党人则强调应当训练伊拉克保安部队,由他们来接管治安,而且要彻底检查政治进程。民主党人认为只有这样美国才能取得成功。他们还认为,伊拉克问题不能军事解决,主要要让伊拉克人自己来实行政治解决。

至于基地组织,国会正就阿富汗境内未来的春季攻势展开辩论。我认为国会一直在辩论这样一个问题,特别是在今年年初的时候,那就是美国为什么会忽略了阿富汗,使基地组织和塔利班得以在阿富汗巴基斯坦边界重新纠集,准备发动春季攻势。

为了对付这个攻势,美国将向阿富汗提供更多的经费。伊拉克和阿富汗问题是相互关联的,国会和美国军队对它们都很关注。

主持人:刚才你提到人们期望政治解决而不是军事解决。布什总统最近在会晤伊拉克副总统的时候谈到了政治解决的问题。

布什说:“我增兵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要给你这样的领导人一个机会来进行调停,这是一个艰巨的工作。我很欣赏你们所取得的进展。”

主持人:奥马尔.法蒂尔,你认为伊拉克的政治和解有没有进展呢?怎样才能取得更多的进展呢?

法蒂尔:我几个月前写过类似的评论。政治和军事行动要同时进行。如果极端主义团体向比较温和的团体施加压力的话,就不能达成政治解决与和解。有必要确立安全的局面,使温和派政界人士能够坐到桌边来,讨论分歧,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并达成妥协。我认为如果增兵能够持续足够长的时间,就会营造出这种气氛。

主持人:阿利克斯.金斯布里,我们最近几个星期看到逊尼派反叛分子转而袭击那些跟政府合作的逊尼派教士和地方领袖。这是怎么回事?

金斯布里:我不太想谈我经历以外的更广泛的伊拉克局势。但是我认为值得指出的是,现在是美国增兵的初期阶段。我们也看到敌人的反应。在很多情况下,他们选择撤退而不是战斗,让政界人士为所欲为,然后回来发动大规模袭击。

我随军部队的士兵们说,他们能够有效地执行任务,追击那些他们想要追击的人,但是几次恐怖主义袭击就会把美军所有的收获毁于一旦,他们会因此而失去民心和所有的政治进展。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等着瞧。不过要记住,即使有进展也是很脆弱的。

主持人:汤姆斯.道纳利,我们看到萨德尔的迈赫迪军后退了,什叶派民兵发动的宗派袭击也减少了。这是否代表着有和解的机会,还是说,目前的变化只是让伊拉克团结政府和军队取代迈赫迪军,来打击逊尼派反叛分子呢?

道纳利:其实我要说,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萨德尔分子在政治军事上更广泛的反应很有意思。首先萨德尔被招到伊朗进行磋商。伊拉克的马利基政府逮捕了萨德尔的一些高级助手,其中包括负责宣传的头目。

美国增兵之后,迈赫迪军难以在底斯河以西采取行动。很多处决和种族清洗活动都发生在那里。美国军队开始进入萨德尔市,敌人没有太多抵抗。伊拉克立法机构中的萨德尔分子也不再抵制了。

我认为重要的是,什叶社区现在可能在想他们并不需要迈赫迪军来保护他们。政府和美国军队开始保护人民了。在某种形式上,萨德尔在宗派冲突中做出了保护什叶穆斯林社区的姿态,可是他这么做的理论根据却日见崩溃。

我肯定,我们还没有听到他最后的故事,不管怎么想像,故事还没有结束。萨德尔不得不做出选择,看他如何选择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主持人:奥马尔.法蒂尔,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伊拉克政府是否赢得了信任,或是说如果他们实现了安全就会赢得信任?

法蒂尔:我认为现在判断还为时过早。美国的增兵计划才实行了一个月。人们还没有明确的看法。破坏人们正常生活的暴力活动时有发生,人们还没有真正的安全感。他们还需要时间来得到安全,直到对政府更有信心为止。不过他们现在感到了某种程度的谨慎乐观。

主持人:罗莎娜.泰龙,美国议员是否也有这种谨慎的乐观情绪呢?今后几个月的国会辩论是否会发生变化呢?

泰龙:可能会有变化。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是国会一致努力要求从伊拉克撤军。对民主党人来说,参议院的平衡要活跃和脆弱的多。

民主党议员一再提出撤军提案。这些提案没有通过,因为有些民主党议员认为规定撤军的最后期限并不明智。主张撤军期限的议员们希望争取尽可能多的支持者,但是不太可能。不过我知道国会民主党人决心结束伊拉克战争。

主持人:汤姆斯.道纳利,你有什么看法?

道纳利:我最近花了很多时间在国会。我认为,民主共和两党都非常焦虑。共和党人非常担心会出现过失。

民主党人则担心局势好转。他们担心增兵计划成功。如果这个计划成功了,民主党人反战就做得过份了。6个月或是1年之后,民主党人会显得很不成熟。他们担心人们又会说民主党在国家安全和防御问题上太软弱。民主党人实际上很担心,虽然他们坚决要在提案中附带撤军期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