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台湾民间搜救队义务参与救死扶伤


台湾有一支民间搜救队,自己出钱、出力、出时间在台湾和国际灾难中救死扶伤。

台湾国际医疗卫生团队(IHA)奖励杰出贡献单位,其中一位接受奖项的是台湾搜救总队队长吕正宗。吕正宗领导的非政府组织有队员1万多名。不论在台湾还是世界其它地区,哪里有灾情,他们就到哪里去。这支搜救队参加的救灾活动包括印尼爪哇的地震、东非国家的水灾、印度洋突发的海啸,而且是菲律宾泥石流灾难中第一个送达救援物资的团队。

台湾搜救总队队员的救灾工作没有经济上的回报,所得的回馈是大量感激和鼓励。吕正宗说:“还要自己花钱。比方说这次(驾车)来开会,还要自己加油。出国的话,队上有基金,有善心的人捐款,我们自己每年也要交一个基金,国际有灾难我们要用这个钱,自己出钱的。”

*自费购置服装*

担任义务搜救员每年要向该机构缴纳2千新台币(约60美元)的资格费,自己购买统一的救护制服。皮靴是美军的装备,既透气、又防水,适合救援的需要,但价格不菲,一双要9千元台币,也要自理。只有帽子因有阶衔的缘故,是免费发放。

在执行搜救任务中,除了国际行动的机票来自慈善捐助,其它基本要自己负担。义务搜救有全职也有业余的,他们的职业或专长各不相同,但都有能力也愿意为搜救工作无偿奉献自己的时间和金钱,还要承担受伤和失业的风险。

*救灾丢失工作*

一名搜救员说:“我家里做生意,开工厂,(其它人)他们也是自己当老板、做股东,所以时间上比较方便。而有些人是上班族,很多人因为要去救灾,他们回来后就没有工作了,还要重新找,因为老板不可能让他请那么多天假。”

救人赈灾是搜救队员的唯一宗旨。吕正宗总队长的一句话可以说代表了搜救队所有队员的人生价值:“我想钱够用就好了,我希望把我生命拿来做其它的事情,不是用我生命拿来赚钱。”

搜救工作艰巨危险,一定要有好的体能,因此队员要经常进行体能训练,还要尽可能地学习各种技能,新的技术以适应特殊环境中抢险的需要。55岁的吕正宗每个星期都要定期跑步、打球、登山、潜水、驾船,严格进行体力训练。由于面临灾难,搜救工作者必须有超人的能力。吕正宗说:“我在灾区最长是三十七天,台湾空难,华航飞机掉到澎湖,在深海70多米,要打捞、要扫瞄,所以在那里呆比较久。”

*救援先于生意*

吕正宗在最艰难的一次行动中连续90多个小时不能睡觉,持续工作。他说:“我在台湾的大地震中,当时死伤很惨重,我连续4天没睡觉,没有休息,所以后来医生给你安眠的(药品),让你镇定下来,没有(药的作用)你就一直在工作。”

吕正宗在他26年的搜救生涯中,也在生活的道路上面临过抉择和犹豫。他和兄弟合伙经营工厂,但在生意时机和救援任务同时来临时,他总是以后者为先。他说:“有舍才有得。其实社会上有很多人都是这样,他宁愿自己苦一点,让大家好一点。”

搜救队员出生入死,每次执行重大任务,吕正宗的妻子儿女都会为他提心吊胆。这样的工作使他失去了不少的天伦之乐,甚至会挫伤亲情和家庭的感情。他说:“家里的人都会担心啊。我家里的已经比较习惯麻痹了。小孩子呢,从小对这种志愿服务印象不好。”

*结交外国友人*

尽管受到妻子的埋怨和儿女的责怪,吕正宗仍然一如既往地工作,使台湾这个非政府组织成绩显著,受到国际同行的认可和尊重,并结交了不少的外国友人。他说:“跟世界各国都有交流,之前不认识,后来成为好朋友,加拿大联邦政府聘请我当他们的顾问。墨西哥跟我们也很好啊,俄罗斯跟我们一起救了很多次都认识了,聚到一起就像是好朋友好兄弟。”

吕正宗说,台湾义务搜救队这个民间组织在吸收队员时不计党派、不计信仰、不计职业、不计省籍,完全以人道主义为宗旨。但是他们的行动还是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他们的正式名称“中华民国搜救总队”,而参加国际救援行动时则用“中华搜救队”的名称。使用这个名称受到台湾绿营人士的指责。吕正宗说,尽管不能摆脱政治的干扰,但他希望自己的团队能更多地为人道主义工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