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亚洲金融危机后日本推动金融合作


今年是史无前例的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十周年。过去十年来,亚洲国家吸取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教训,努力建立区域性金融合作,有关的倡议、基金等多边和双边合作措施相继出台。专家认为,日本在推动危机之后的区域性金融合作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亚洲金融危机首先发生在泰国。1997年夏天,泰国经济疲软,出口下降,汇率偏高,而且泰铢还实行跟美元的固定汇率制度,这给国际投机资本造成可乘之机,它们大量卖出泰铢。在这种情况下泰国政府不得不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制度,实行浮动汇率,泰铢随即对美元大幅度贬值18%,泰国金融危机正式爆发。

发生在一个国家的危机一夜之间迅速蔓延到东南亚和东亚各国,引发了一场亚洲金融危机。尽管危机发生之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有关国家提供了紧急援助贷款,但同时要求受援国接受它所提出的改革方案,比如削减公共开支,增税、加息等紧缩性的对策。IMF认为,问题出在东南亚国家执行的宏观经济政策上。

但是日本认为问题出在发生危机的国家缺少用来偿还债务的资金。日本的解决方案是,发生危机所在地区要有能力迅速提供大量条件宽松的资金,帮助危机国度过难关,然后再解决遗留问题。而要具备提供大量资金的能力,就必须建立区域性的多边和双边合作,而在1997年之前,亚洲地区几乎没有像样的经济合作,在金融领域更缺少有意义的合作。

美国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系副主任威廉.格里姆斯说:“确切的说,亚洲的区域性金融合作起源于亚洲金融危机。而在1997年之前,那里根本没有有意义的经济协调,尤其缺少有意义的金融合作。1997年的那场危机确实为亚洲的金融合作提供了契机。”

格里姆斯认为,金融危机之前东亚地区没有区域性合作的良好范例,尽管亚太经济合作组织1989年就成立了,但是在1997年的危机之前,APEC显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格里姆斯特别指出,日本政府在金融危机过程中发挥了积极的支持作用。

波士顿大学的格里姆斯说:“可以这样说,尽管日本私人企业向东亚地区提供资金方面并不总是那么积极,私人机构都不是那么积极,但是日本政府向东亚地区却注入了大量资金。从实际捐赠数量看,日本政府是最大的捐款国,接受日本紧急援助的国家有泰国、印尼和韩国。”

不仅如此,日本政府还积极倡导区域性金融合作。日本于1997年8月提出建立“亚洲货币基金”(AMF)。计划筹集1000亿美元,由拥有外汇储备较多的亚洲经济体出资,其中日本出资500亿美元,新加坡出资50亿美元,其余由中国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承担。建立这项基金的目的是,给受困于支付危机或者受到国际投机资本冲击的成员国提供资金救助,以支持受援国调整宏观经济政策。

接着,日本又于1998年10月提出“新宫泽构想”,提出建立总计300亿美元的亚洲基金,其中150亿美元用于满足遭受危机国家的中长期资金需求,另外150亿美元用于满足短期资金需求。这笔基金的受益国包括印尼、韩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新宫泽构想”还为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泰国提供了22.6亿美元的信贷担保。

日本还是东盟“10+3”国家签署的“清迈倡议”的参加国。“清迈倡议”于2005年签署,是一项快速动用资金以应付当地货币遭受投机性打击的货币互换方案。

格里姆斯教授说:“东亚区域性金融合作的许多见解和主意都来自日本,日本是区域性金融合作的推手之一。不过除了日本,谁又有能力成为东亚区域金融合作的推手呢? 日本是亚洲最大的经济体,曾经是拥有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日本的金融市场规模最大,流动性也最强,拥有最大规模的金融机构,因此日本是东亚地区不可或缺的国家。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日本不是东亚地区金融合作的主要领导者,起码也是领导者之一。”

专家认为,经过十年的不懈努力,亚洲的金融形势已经今非昔比了。跟10年前相比,现在的东亚地区不但更加富裕,而且金融形势也更加健康。不过,东亚国家目前也面临着新的挑战。世界银行在不久前发表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东亚地区要保持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就必须进一步改革投资环境,增加技术工人的数量,推动服务业贸易的自由化,改善基础设施,建立更加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提高资本市场的管理和多元化水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