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对人民币升值外国急中国不急


工业化8国集团将在下个月举行的首脑会议上继续敦促中国加速人民币汇率改革的步伐,减缓全球贸易不平衡状况。与此同时,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也发出同样的呼吁,要求北京允许市场在决定汇率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是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政府将继续按照中国自己的经济利益来决定汇率改革的步伐,预计人民币稳定缓慢升值的前景不会改变。

*8国集团点名 美国财长再劝*

定于今年六月举行的工业化8国集团首脑会议的重点议题是商讨解决全球贸易失衡的方案。据日本共同社报道,8国集团将在首脑会议之后发表声明,声明的一份草稿显示,享有经常贸易顺差的国家,尤其是中国,应该实行市场导向的货币政策,并促进国内消费。

与此同时,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表示,华盛顿和北京都认为人民币汇率需要改革,但是双方在汇率改革的速度方面存在分歧。保尔森星期四在哈佛大学发表演讲时说,中国已经紧密地融入全球经济之中,但是却没有一个市场导向的货币体制,这是很不正常的。他敦促中国加快人民币升值的步伐,让市场因素发挥更大的作用。保尔森强调,中国目前的货币政策从长远观点来看是不可能持久的。

*两年升值半成*

2005年中国政府宣布结束人民币与美元挂钩的固定汇率政策,但是货币价值的市场上下浮动范围每天不得超过百分之零点三。中国实行有限浮动的汇率政策,近两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总共缓慢升值了大约百分之五,引起美国的强烈不满。美国国会已经连续制定了几个议案,指责中国人为压低人民币价值百分之40,让出口产业获得不公平的竞争力。去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高达2千3百25亿美元。

国际社会的压力似乎并不能打动北京。中国的中央银行一再强调要把人民币稳定保持在一个合理的价位,人民币只能逐渐地升值。路透社援引中国颇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林毅夫的话说,北京将继续实行稳健的汇率改革,在可预见的未来,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每年只能以大约百分之三的速度升值。

*3月顺差锐减*

国际观察人士认为,尽管国际社会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压力愈来愈大,但是中国政府显然不会改变既定的政策。加拿大约克大学商学院国际工商管理学教授伯纳德.沃尔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每个国家的政策都反映各自的国家利益,正如美国出于巨额贸易赤字的压力才强烈要求人民币升值,中国出于国内经济方面的考虑,不会轻易让步,因为那样将极大损害中国的出口。

“看一看中国经济就会知道,中国有许多公司出口产品,但是出口在激烈竞争的条件下,利润少得惊人。中国的出口企业很有竞争力,但是并不赚钱。如果市场缩小,人民币升值,或者利率上升,任何这三种情况出现都会严重伤害中国的出口企业,许多公司甚至无法立足,只能被迫倒闭。”

在国内需求始终萎靡不振的情况下,中国经济增长严重依赖投资和出口。尽管人民币升值的幅度并不大,但是它对中国出口的负面影响已经开始显现。三月份中国的贸易顺差只有69亿美元,和二月份的238亿美元和一月份的159亿美元相比显著下降。

*经济影响及其社会政治效应*

专家分析,抛开外国资本投机的因素之外,人民币稳步升值导致出口下降以及出口利润下降导致外国投资减少的因素也必须考虑在内。美国康乃尔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金融学教授沃伦.贝雷对美国之音表示,如果人民币短期内大幅度升值,它所引起的直接经济影响及其连带的社会和政治效应恐怕不是中国政府所能承受的。

“我当然认为中国可能最终会完全放松汇率管制,但是这会产生许多其他的问题,首先就是中国尚不健全的银行体系能否应付完全自由兑换的货币。如果银行系统发生问题,绝大多数依赖银行贷款生存的国有企业就会无法立足,由此衍生出更多的社会和政治压力,中国政府是难以承受的。我想中国的领导层了解这些情况,他们面临许多压力。”

*学者:升值若过快 后果吃不消*

加拿大约克大学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沃尔夫教授认为,中国的货币改革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汇率制度不改革,中国就不可能建立起调节宏观经济的独立的货币政策,北京治理经济过热长期不见成效就证明了这一点。但是另一方面,货币升值过快,它所引发的经济和社会后果政府吃不消,因此他同意中国经济学家的观点,人民币升值将是一个缓慢、长期的过程。

“我本人不主张中国立刻实行人民币汇率的自由浮动,这样做对中国的破坏性太大。如果北京征求我的意见,我主张渐进,但政府应该定期宣布人民币的升值幅度,比如每月公布人民币将升值百分之零点5或百分之0.75。这样既减少了未来的不确定性,又增加了货币政策的有效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