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学者辩论台湾的民主化和本土化


台湾究竟是民主化还是本土化?美国洛杉矶西方大学教授季淳在斯坦福大学亚太研究中心月刊担任六月号主笔,提出台湾追求本土化却没有完成深化民主,因此才有许多乱象发生。

台湾民主化和本土化之间究竟有怎样的关系?最近中正纪念堂改名台湾民主纪念馆事件,布幔挂了又拆,拆了又挂,像连续剧一样上演。洛杉矶西方大学教授季淳说,这一事件证明他多年观察得到的理论:台湾因为本土化而已经有了民主化的形式,但是尚未完成民主价值深 化,所以还没有民主化的内涵。

*民主转型与民主深化*

季淳说:“民主化有两个过程:民主转型与民主的深化。 台湾做到民主制度转型,抛弃过去权威专制政治制度、国会改选、直选、2000年政权和平转换,是民主第一步骤完成。 但第二步骤民主深化或是民主价值巩固并未做到。朝野两党用街头政治或便宜行事的政治手段进行斗争,很不民主,就是因为民主观念尚未内化深入人心。”

季淳认为这是因为台湾民主化的过程中,与其说是民主化不如说是本土化。

季淳说:“台湾大多数人,约85%的闽南籍和客家籍的人士过去被歧视,现在获得政治权利,台湾民主化其实是是本土化的过程。”

*以中正纪念堂改名为例*

他认为如果是成熟的民主社会,像中正纪念堂改名这样的问题,应依据现有的民主制度来解决冲突。台湾已有公投法,可以公民投票。对蒋中正历史定位也可以透过民选的立法院,举行公听会,朝野协商,定出类似蒋中正历史定位条例的法律,来解决历史地位、铜像、纪念馆等问题。

前底特律大学政治系主任戴鸿超大致同意季淳的论点,他说:“我赞同季淳教授的观点,台湾本土化是民主化的重要部分,但是本土化如果极端化会损害民主。”

正在撰写“蒋介石与毛泽东”英文书的戴鸿超认为,蒋介石的功过有海内外学术界正在研究,应该与台湾的选举分开。他认为新加坡和以色列的例子可供台湾参考。

*不应用族群情绪做选举议题*

戴鸿超说:“这两个国家都有族群和本土化的问题,可是各族群利益都受到政府适当的保障和尊重,同时也不用族群情绪来做选民的议题。民进党应该为台湾的民主前景着想,把选举和族群情绪加强是不智之举。”

曾参与洛杉矶中国论坛讨论台湾民主化的中华大学副教授曾建元,也认为本土化对台湾民主化有积极的作用,他说:“台湾人要当家作主是台湾民主化最大的动力,好处是冲破了一切不公平的现象。坏处是造成社会分歧,又因中国对台湾打压,在政治动员时台湾人容易把大陆人和中国等同,使民主政治受到扭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