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2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以巴关系在巴勒斯坦内战后的前景


主持人: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宣布成立一个没有恐怖主义组织和政党哈马斯参与的紧急政府。之前,哈马斯武装份子占领了巴勒斯坦领土的加沙部份,他们对忠于阿巴斯领导的法塔赫组织的人进行血腥清洗,在街上处决了几十人,甚至追到医院开枪打死了一些在战斗中受伤的人。哈马斯目前控制了加沙地带,当地普遍发生劫掠。

布什总统宣布说,由于哈马斯已经被清除出巴勒斯坦政府,美国将解除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禁运。

布什总统:“我们希望阿巴斯主席和法亚德总理的实力能够得到加强,使他们能够领导巴勒斯坦人走向不同的方向,怀有不同的希望”

主持人:美国国务卿赖斯说,要由巴勒斯坦人来摈弃极端主义和哈马斯的暴力。

赖斯:“现在巴勒斯坦人和中东全体人民所面对的基本选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清楚,这是暴力极端主义与宽容和责任之间的选择。哈马斯已经做出了选择。他们企图以暴力来扑灭民主辩论,把极端主义的议程强加给加沙的巴勒斯坦人民。现在负责任的巴勒斯坦人正在作出选择,巴勒斯坦人希望创造美好的生活和创建一个和平的未来,国际社会的责任是支持这些巴勒斯坦人。”

主持人:今天我们邀请了一些专家来谈谈未来的巴勒斯坦局势,他们是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教授阿米泰.艾茨奥尼,艾茨奥尼教授写过一本有关中东问题的书,题目是“安全第一,一个强有力的、有道德的外交政策。”今天参加我们讨论的还有美国保卫民主基金会的研究项目负责人乔纳森.斯诺,他写了一本关于哈马斯的书,马上就要出版。在电话上参加我们讨论的还有中东问题分析人士,阿拉伯语报纸《生活日报》华盛顿分社的前社长萨拉米.内马特。

主持人:谢谢各位参加我们的讨论,首先请问萨拉米.内马特,你对目前的巴勒斯坦局势怎么看?哈马斯控制了加沙,巴勒斯坦会陷入事实上的永久分裂吗?

内马特:“首先,西岸地区同加沙地带在地理上就是隔开的。从1950到1967年,约旦河西岸一直受约旦人控制,大部份西岸人都持有约旦护照。跟加沙地带相比,他们的经济情况比较好。加沙地带在67年战争之前一度受埃及控制,所以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已经分开了。现在政治上的分裂也加深了。”

主持人:阿米泰.艾茨奥尼,你认为巴勒斯坦领土有可能重新统一吗?

艾茨奥尼:“目前人们可能会有一种乐观的看法,认为加沙的动乱将在困难中带来光明,以色列和西岸的巴勒斯坦人会找到一个和平的解决办法,然后再去担心剩下的加沙地带的问题。我认为加沙是不会跟西岸合并的。但是我要提醒大家不要过早地乐观。媒体把局势过份简单化了,把西岸说成是统一的,万众一心的。其哈马斯份子。法塔赫内部也有分裂派系。西岸有种种难以解决的问题。

“问题是,我们是采取这种所谓的正面思维呢,还是以现实的方式来看问题,避免过高的期望?这两种态度,哪一种对我们最有利?我肯定美国下一步会鼓励或是促使以色列取消对西岸的某些旅行限制。我认为任何正派的人都会赞成取消这些限制。

可是以色列取消限制之后,西岸的一些激进组织可能会用炸弹去炸毁以色列的公共汽车,这样以色列又得恢复管制。所以当美国国务卿赖斯谈到在和平与宽容之间做出选择的时候我感到很高兴。她没有提到民主。我们首先需要实现基本的目标,那就是停止杀戮。冲突双方和各方都要停止杀人。然后才能讨论其他的问题。

主持人:乔纳森.斯诺,你认为目前有可能停止杀戮吗?有机会这么做吗?

斯诺:“在某些范围内是可能的,但是从长期来看是不可能的。刚才那位嘉宾说得对,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确有文化差异。哈马斯的大本营一向都在加沙,他们是在加沙建立和发展起来的。他们的武装份子在加沙的控制力最强。

“有人认为西岸在法塔赫的控制之下。这是过份简单化的说法。不管是在加沙还是在西岸,都有哈马斯和法塔赫在活动。他们在这两个地方都很重要。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比以前有所改善,至少是近年来最好的。

“阿巴斯一向是个软弱的领导人,从来没有表现出领导的意愿,也不愿意作出困难的决定。但是最近两个星期以来,我们看到他做出困难的抉择,宣布取缔哈马斯的军事组织等等。所以在这方面是有改进的。

“与此同时,我们也要问,阿巴斯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控制西岸的局势,保证西岸的安全呢?这是一个确实存在的问题。阿巴斯有一支庞大的保安部队。其中一部份在西岸,一部份在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援助下,在约旦接受训练。不过这支部队并没有经历过考验。虽然他们比哈马斯人多,可是在加沙的考验中他们表现得并不好。”

主持人:克林顿政府的中东问题首席谈判代表丹尼斯.罗斯说,目前存在着一个围绕巴勒斯坦身份的竞争,争议的焦点在于,巴勒斯坦的身份应当是世俗的还是极端宗教的。萨拉米.内马特,你这个问题怎么看?

内马特:“这个争论已经持续好几年了,如果不是几十年的话。世俗和宗教之间的竞争主要围绕着谁能更好地领导巴勒斯坦人民。巴勒斯坦温和派从1991年马德里和平会议以来就一直寻求同以色列谈判,达成和平协议。可是他们没能给人们一个独立的、摆脱了以色列占领的巴勒斯坦国家。

“我们必须指出,1993年开始的奥斯陆和平进程促成了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建立,使巴勒斯坦人看到有希望最终建立巴勒斯坦国。现在,奥斯陆和平协议以后的和平进程失败了,奥斯陆和平协议也崩溃了,第二次巴勒斯坦人起义爆发之后整个和平进程就崩溃了。巴勒斯坦人更绝望了,崇尚暴力的哈马斯对他们越来越有吸引力。

“我认为哈马斯选择暴力是灾难性的,给巴勒斯坦人民带来了更多的苦难。阿巴斯的确很软弱,但是他之所以软弱,一个主要原因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保安机构多年来遭到了有系统的破坏,特别是在以色列总理沙龙执政期间。哈马斯因此更容易在加沙地带打垮法塔赫。哈马斯不断从伊朗得到武器和训练。

“另外,如果我们要加强西岸的阿巴斯政府,以色列就必须在政治上对阿巴斯作出让步。仅仅发放税款是不够的,重要的是以色列要向阿巴斯提供一些东西,使他能够向巴勒斯坦人民作出承诺,比如以色列或许可以同意冻结西岸和耶路撒冷东部正在修建的犹太人定居点。这样巴勒斯坦人就会相信和平进程最终会导致巴以之间以和平交换土地。”

主持人:让我们来听听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是怎么说的。

奥尔莫特:“我希望加强巴勒斯坦温和派,希望同阿布.马赞主席合作,他是全体巴勒斯坦人的主席。他可能是全体巴勒斯坦人以民主方式普选出来的唯一的人。我要竭尽所能与他合作,向前迈进。看看如何通过合作来解决一些问题,向巴勒斯坦人提供一个真正的、建立自己国家的机会。”

主持人:阿米泰.艾茨奥尼,巴勒斯坦人要选择由谁来管理他们的事务,以色列眼下对这种选择能够施加多大影响呢?

艾茨奥尼:“我很高兴你提到这个问题。有些人,特别是巴勒斯坦人把一切都归罪于以色列。他们说,中东局势紧张是以色列造成的,以色列应当作出让步。可是以色列每次作出让步,包括以色列前总理巴拉克提出建议的时候,巴勒斯坦人都不接受。他们认为不够,要求得到更多。

“赞成以色列提供帮助,但是也要公开告诉巴勒斯坦人,这必须是一个相互回报的过程。如果让步导致恐怖主义再度兴起的话,以色列绝不会一再作出让步。我不在意以色列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作出姿态,但是这必须是一个彼此回报的过程。

“还有世俗和宗教的问题。我们常常把他们截然分开,世俗主义者是好人,主张宗教治国的是坏人。这种划线方式不尽人意。有人认为你要么是世俗者,是自由民主派,要么就是穆斯林极端主义份子,是主张暴力的圣战者,这种看法完全无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大多数穆斯林和巴勒斯坦人既不是世俗者也不是宗教极端份子,他们是温和的信仰宗教的人。

“我最近进行了一项很仔细的研究,发现穆斯林国家人口中很多人都是非常温和的穆斯林,特别是在孟加拉国和印度尼西亚。所以我们应当同世俗者和温和派合作,孤立圣战者,而不是把所有非世俗主义者都推到极端主义的阵营里去。”

主持人:最近,很多人都在问,加强对法塔赫的支持是否真能解决问题。法塔赫是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发展出来的。而恐怖份子,自杀炸弹袭击和暴力等最初都是他们组织的。乔纳森.斯诺,你认为目前支持法塔赫能带来很大的变化吗?

斯诺:“我认为,哈马斯和法塔赫有不同之处,这一点很有意思,有正面也有负面的地方。跟哈马斯打交道,你永远知道对手是谁。哈马斯是一个单一的、统一的运动,有其政治和军事领导。

“法塔赫则是一个范围广泛的运动,有很多不同的成份,其中包括想要继续对以色列发动自杀炸弹袭击的极端主义的阿克萨烈士旅,也包括比较温和的派系。现在的问题是,你能否同法塔赫的温和派打交道,而且跟他们打交道能否带来和平?还是说,这样作会鼓励法塔赫的其他派系继续对以色列发动袭击?

“我们不可能跟哈马斯合作,他们是不会跟我们合作的。法塔赫就不是这样。所以说可能有正面渠道。问题是阿巴斯能否控制他的人民。他能否控制每个人?如果他不能控制的话--因为他不可能控制西岸的每一个人,自杀袭击事件就会继续发生。即使阿巴斯企图阻止他们,也不可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以色列会如何反应?以色列能容忍到什么程度?最后他们可能会忍无可忍地说,“即使你们想采取正确的行动,你们所给予我们的也是不够的。”

主持人:我们谈了很多有关以色列和美国的政策。萨拉米.内马特,你认为巴勒斯坦的阿拉伯邻国面临着哪些问题?哈马斯控制了同埃及交界的加沙地带,埃及政府高兴吗?

内马特:“埃及已经表明了立场。他们宣布抵制哈马斯,宣布支持法塔赫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把他作为全体巴勒斯坦人的合法领袖。埃及打算同阿巴斯以及他所成立的以法亚德为首的巴勒斯坦政府合作。现在的问题是,阿巴斯的成败以及法塔赫温和派能否占上风都取决于以色列能否公布一些巴勒斯坦人可以接受的措施。

“我们可以讨论让步的问题,但事实是,以色列不论在法律上还是在道义上都有义务结束对另外一国人民的占领和征服。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占领是我所知道的世界上最后的、也是最长久的占领。如果以色列想在继续占领的情况下解决问题,我们是不会取得进展的,会把温和派继续推向极端主义。

主持人:萨拉米.内马特,以色列撤出加沙地带以后当地的变化是否会影响到以色列对撤出西岸的考虑呢?

内马特:“以色列在撤出加沙地带的同时,继续削弱巴勒斯坦温和派,他们并没有让巴勒斯坦人看到地道尽头的亮光。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人们并不会突然变成极端主义份子。他们是被逼得走投无路,绝望了才成为极端主义份子的。他们看到温和派的道路毫无进展。温和的巴勒斯坦人无法取得进展。

“以色列最终必须结束对巴勒斯坦的占领。当然,以色列也担心自身的安全。这些担心必须解决。巴勒斯坦人当然反对以色列修建隔离墙,因为修墙占去了他们的土地。如果以色列沿着国际法所规定的边界线修筑隔离墙,没有人会反对。我指的是美国支持的联合国安理会242号决议。问题是以色列想要和平,但他们又要控制巴勒斯坦的部份土地。”

主持人:请问阿米泰.艾茨奥尼,你认为哈马斯控制加沙地带对以色列政治会有哪些影响呢?以色列政府如果要谈判或作出让步的话,他们有多大的余地呢?

艾茨奥尼:“我感到自己的处境很奇怪。我不想让人听起来好像是有人在指责以色列,而我是在为以色列辩护,因为这不是我的工作。我是国际关系学教授。事实是,有人从加沙发动火箭和迫击炮袭击,他们显然企图加剧这种袭击,延长炮弹的射程,这让以色列很难同意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一个完全真正独立的、由真主党、伊朗和叙利亚提供武器装备的国家。

“最近有人请我吃午饭。我不能透露他的姓名,他是叙利亚在华盛顿的一名代表。到他家吃饭的,除了我以外还要其他五个人。这个人说,叙利亚和以色列可能会举行和谈。但问题是,我们如何向以色列保证,未来的西岸地区不会像加沙地带呢?所以我同意刚才的说法,我们必须为以色列提供安全,如果以色列撤退到1967年边界的话,他们要知道如何才能保证自身的安全。”

主持人:乔纳森.斯诺,正如萨拉米.内马特所说的,哈马斯的经费很多是伊朗提供的。这些所谓赞助国的政策对未来的巴勒斯坦局势会有哪些影响呢?

斯诺:“我要很快回顾一下同温和派的交往以及我们在2000年的处境。我认为,有人说以色列把温和派推到一边,以色列从来没有表示愿意作出让步,以至于导致巴勒斯坦人使用暴力,这种说法是不公平的。

“第二次巴勒斯坦起义爆发的时候,以色列已经提出了一些建议,这些建议几乎满足了巴勒斯坦人的所有要求。以色列表示愿意归还西岸和加沙地带百分之97的土地,共同监管东耶路撒冷。以色列还提出了现实的解决难民问题的办法。

“至于叙利亚和伊朗,你或许是对的。他们是操纵木偶的人,他们提供资助,但是他们并不能完全控制哈马斯,哈马斯从他们那里拿钱,因为他们需要钱,他们能拿什么就拿什么,把这作为向以色列挑衅的方式。尽管伊朗和叙利亚对他们有很大的影响,但是哈马斯的最后决定并不是根据伊朗或是叙利亚的愿望作出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