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陈光诚妻子冒险赴京为陈光诚求助


被山东当局判刑四年的盲人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前往北京,呼吁国际社会能帮助她的盲人丈夫保外服刑。一些北京的维权人士探望了袁伟静后被警方带走,自由作家刘荻同警察发生了肢体冲突。

*袁伟静:主要为让陈光诚能监外执行*

山东盲人陈光诚妻子袁伟静从沂南老家避开了跟踪监视的人,带著小女儿到了北京维权人士胡佳的家中。去年12月,山东一家法院二审判处陈光诚四年徒刑,罪名是破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

中国民生观察网说,袁伟静是翻过几面两米高的墙之后才摆脱了监视到达北京的。

袁伟静星期天在胡佳的家中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谈到了这次千辛万苦到北京的原因和目的。她说:“这次出来,主要是想让陈光诚能监外执行。这是最重要的目的。”

陈光诚是2006年3月被临沂警方带走、6月宣布刑事拘留、8月一审被判刑的。10月,临沂中级法院驳回一审判决,要求重申。12月,县法院重审维持原判,2007年1月,中级法院宣布维持县法院判决。

陈光诚因为反对当地计划生育工作野蛮执法得罪了当局,结果导致最后判刑四年,引起海外极大关注。有舆论评论,一个盲人如何能“聚众”闹事?即便真有人聚众违法,也应该由那些明眼人来承担刑事责任,再怎么也轮不到由盲人去坐监牢。

*袁伟静:陈光诚与外界联系被切断*

陈光诚妻子袁伟静说,陈光诚所服刑的临沂监狱当局对她说,由于无法检查,所以拒绝家属给陈光诚送盲文书籍。

她说:“他(临沂监狱当局)现在不让我们给光诚带任何盲文的东西,也不让写字。他们说,他们监狱没有收过盲人。他(监狱当局)说,就是全国也没收过几个盲人。他(监狱当局)说,我们没法鉴定里面的内容。如果明眼人能带书,你们也应该让我们给光诚带。具体里面的内容能不能带,这需要你们监狱方来鉴定,和家属没有关系。”

袁伟静说,按理说,如果盲人犯数量少就更应该能得到特殊的照顾,结果,他们家属探监不仅没有特殊照顾,反而增加了更多的刁难和程序。

袁伟静说,监狱也不许陈光诚听收音机,基本切断了他同外界的任何联系渠道。

她说:“现在光诚在里面的生活说真空也差不多,因为他不能看书,也不能写字,也不做事情。所以说,任何获得信息的可能性和渠道都被堵死了,那他在里面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太难熬了。所以,我就想这次冒很大的风险来北京,想让他早一天离开这个临沂监狱。”

*刘荻:与侮辱人的警察发生肢体冲突*

听说袁伟静冒著很大风险到了北京,北京一些维权人士同样冒著风险到胡佳的家中探望了她。

北京自由作家刘荻当年的网名是“不锈钢老鼠”,曾因为网上发表文章被关押一年。她也去探望了袁伟静,但出门时被警方带走。刘荻说,有一个女警察开口侮辱人,又首先动手打人,这样,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她说:“没什么。那个女的说话带著性方面的暗示,我跟她对骂,她骂不过就打我。”

刘荻说,这是在警车上发生的事情,双方还没有打作一团,车里的其它警察就把双方拉开了。

刘荻说,警方也没有太为难她,把她拘留审问两个小时后就由刘荻家所在的派出所来人把她领回去了。

*刘安军:看望袁伟静的人士遭警察软禁*

去看望袁伟静的还有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刘安军和六四致残者齐志勇在一辆车内被拦截下来。

刘安军说:”我和齐志勇开的他的残疾人车到了大门口,突然警卫室和门房冲出来30多人,喊著:‘停下!停下!’(他们)强迫我们进警卫室。我们问:‘你们是哪的?’
他说,‘我们是公安局的。’这样,(他们)把我们车的钥匙给拿走了,后来都把我们强迫进到警卫室里待了20多分钟,他们来了车,每三个人或两个人一个车,把我们拉到通州区的一个宾馆里。”

据民生观察网报导,北京的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杨靖、张文和、刘京生、李金平、王国齐、李海都去看望了袁伟静。

刘安军说,警方把他们都带到了这个宾馆,软禁了几个小时,中午也没给吃午饭,下午三、四点钟,让各自管片儿的派出所来人领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