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展望2020年的中国(4):社会思潮


美国亚洲政策杂志7月号刊登专家的文章,文章在对中国2020年文化和社会思潮进行展望的时候指出,中国社会中的正统马列、自由主义和儒家学说等三种主要社会思潮,大概没有一个会占主导地位,很有可能是其中两种思潮的结合。而普林斯顿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主编程晓农认为,近年来,中国文化界的各种思潮很多,但是最主要的还是没有信仰和道德崩溃,这不是中国几代人所能够解决的。美国时代周刊前驻京记者站主任埃克曼则认为,基督教将会在中国迅速普及,中国可能出现三分之一的人信仰基督教的现象。

美国跨党派的非营利研究机构--国家亚洲研究局(The 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 NBR)在7月号的亚洲政策杂志中刊登了中国问题专家撰写的一组文章,就外交、内政、经济和社会四个层面对2020年的中国进行了展望。美国之音记者根据亚洲周刊的文章、并且采访文章的部分作者以及其他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对2020年的中国进行系列报导。下面是第四集的下半部分,也是最后一集,谈谈中国的社会思潮。

*三种思想皆难独大*

普度大学社会学副教授杨凤岗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的时候说,中国到2020年可能会出现三种意识形态,分别是马列正统、自由主义和儒家学说。

杨凤岗教授认为,到2020年的时候,任何一种意识形态思潮在中国占主导地位的可能性都不大,但是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他认为,中国很可能会出现其中两种思潮的组合。第一种可能的组合是正统马列毛加儒家学说;第二种可能的组合是马克思主义加现代自由主义;第三种可能性是自由主义加儒家学说。

杨凤岗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只是说这三种组合都有可能,而不愿意对哪一种组合更能出现在中国做出预测。

*谁信仰共产主义?*

普林斯顿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主编程晓农博士认为,中国目前思想界意识形态流派甚多,但是,中国执政党实际上已经没有什么主义,中国的社会和文化现在最基本的问题是道德的沦丧,需要几代人来加以解决。

他说:“他们是money-oriented(向钱看)。江泽民什么时候信仰过共产主义?胡锦涛也不是真信。如果他们真的相信共产主义,那么,所有的共产党干部都应该大公无私,真正成为无产阶级的先锋队,首先应该把所有共产党的各级干部的特权取消,把他们的非法家产全部没收,这才能符合共产主义先锋队的要求。根本就做不到。

“所以,所谓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根本上不过是口头上说说而已。整个社会,从上到下,实际上是信仰拜金主义,为了捞钱不惜手段。这才是中国现代社会的根本写照,也就是道德和伦理的沦丧。在这种情况下,下一步怎么能够解决道德沦丧的问题?不是一代两代人的问题,也不是哪一种意识形态的流派就能解决的。”

*民主化和基督教*

前美国时代周刊驻华办事处主任埃克曼也同意中国的文化正在面临道德沦丧危机的冲击。但是,他注意到,中国社会最近出现了一批基督徒作家、学者、教授和律师,他们构成了中国文化的多元。

他说:“中国领导人意识到,中国道德沦丧的危机,部分原因是文革后中国推行的自由市场经济改革走入了一个迷乱的方向。提倡先富起来,快速致富,导致出现大规模的腐败以及产品弄虚作假。

“但是,就是在中国道德沦丧的同时,中国领导人也意识到,中国迟早需要进行政治的改革;或迟或早,中国需要一个民主的政体。中国党内的一些理论家在谈到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时候,很多人同意中国需要某种程度的民主,而民主体制是一种最有效的政治体制。

“但更重要的是,世界上绝大多数民主政体都衍生于基督教在国家中占重要地位的国家,例如美国、西欧、或者从国家领导人是基督徒的国家中出现,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被联军占领的德国、以及战后被美国占领的日本。这些国家人民所接受的民主的价值和占领军在这些国家实行的民主价值是同样的。 ”

*犬儒主义当道*

但是,普林斯顿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主编程晓农表示,他不敢肯定基督教就能够更有效地解决中国的道德沦丧问题。

他说:“我现在也不能判断基督教就能解决中国的问题就一定比儒家有效。儒家也不是真正能够在中国活得起来的东西。老早就被中国的革命革光了。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有一个人掉水里去了,一千多人在岸上观看,没有一个人下去救人。你说这是哪一种文化在起作用?有人在地铁里挨抢了,全车人一声不吭,看着小偷。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什么儒家、基督教、马克思列宁主义,没有一个能够起作用。起作用的是犬儒主义,向恶势力、向官方的黑社会行为、向弄虚作假的形态低头,然后屈服,换取个人的小利。我认为,这才是中国社会真实的意识形态。”

程晓农博士认为,看待中国社会和文化比看中国经济更难,到2020年,这些社会和文化层面的问题不但不会消失,而且会更加严重。

*哪种思潮能挽救世风?*

不过,普度大学教授杨凤岗认为,他在文章中谈到的这三种思潮正是对目前中国社会道德沦丧状况的回应。

他说:“这三种思潮都是对中国伦理道德状况和中国政治秩序问题的回应。确实中国社会的问题很多人看到,但是怎样理解这些问题、以及走什么路能够走出这些问题,在这些方面发生了一些分歧。

“有的人认为只有回到马列正统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而这种观点也得到很多人的支持,因为现在很多问题是贫富分化造成的。如果政权过多的倾向于有产阶级,那么,广大无产阶级问题就更严重了,所以回到马列正统才是解决问题的出路。

“而儒家强调,目前中国伦理道德状况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恢复人伦关系,三纲五常,恢复道德秩序,中国的社会会好得多。

“同时自由主义,包括基督教则认为,更重要的是个体的自由、民主、平等、宪政等,这些观念才是保证中国社会稳定与和谐发展的必要条件。没有这些,其它两种方案不可能带来持续稳定的发展。”

*民主中华还是纳粹模式?*

前时代周刊驻北京办事处主任埃克曼注意到中国社会的一个新的现象,那就是一个新阶层的出现,这个新阶层就是基督徒知识分子,基督徒律师、教授、作家等等,他们不但为基督徒服务,也为不是基督徒的中国老百姓维权。他说,他们目前已经在中国的社会中形成一个非常有韧性的阶层,并且促进了中国社会的多元化。

不过,埃克曼指出,这个多元仅限于文化的多元,而不是政治的多元。埃克曼注意到,有专家预测,到2050年,中国的GDP将有可能和美国并驾齐驱。中国的崛起会不会走向当年第三帝国经济强大、科技发展、政治独裁的纳粹德国模式?还是象一些专家所预言的那样,中国基督徒将会占人口三分之一,中国将成为一个正常的民主国家,从而为全人类带来祝福?中国的文化思潮向何处去,这个问题对全人类来说具有极端的重要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