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北京奥运倒计时 人权呼声传中外


今天的对比新闻,我们要对比介绍海内外媒体对北京奥运人权的不同报道,以及对现状满意度调查的不同解读。

*京华庆典*

本周,中国官方隆重举行了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的纪念活动。

北京奥组委还专门聘请重量级歌手,为这次倒数一周年的纪念活动发布主题歌《We Are Ready》。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说,这首歌表现了“中国和北京在距奥运开幕一年时的精神抖擞、箭在弦上、整装待发的精神面貌”。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北京倒计时一周年庆祝活动将要办成奥运历史上“历次奥运节点日活动中最为重要、最为隆重、最具影响力的一次”。在天安门广场上举行的北京2008年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庆祝活动将是这次活动的高潮。

*《同一个世界 同一个梦想》*

北京奥运的主题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北京奥组委特别聘请被中国大陆媒体誉为“诗人部长”的中国前外交部长李肇星以《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为题目,写了一首歌的歌词。中国媒体形容说,这位”才华横溢“的部长在车上一蹴而就,写成了这首歌。

据中国媒体介绍:“中国申奥成功后,李肇星先生兴奋地来到街上庆祝这一盛事,当时只穿着短裤和拖鞋。......申奥成功的喜悦以及对世界和平的期盼,使得这位公务繁忙的前外交部长利用从外交部到钓鱼台国宾馆开会路途中的短暂间隙,一气呵成这首献给北京奥运会的诗作。

《同一个世界 同一个梦想》
作词:李肇星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五洲四海相聚在北京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永恒的爱珍藏在你我心间

就让战火在这里熄灭
就让仇恨在这里化解
和平友爱在这里延续
让太阳绽放七色的光芒

*公开信:共同的人权*

不过,北京四十名知识分子,在奥运倒计时一周年之际,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对奥运主题《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提出补充,认为应该在后面再加上“共同的人权”。

这封公开信是连续数年被推荐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六四天安门母亲群体代表丁子霖女士和北京著名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刘晓波等人发起的。

北京四十名知识分子的公开信对奥运主题口号“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提出质疑。他们在信中说:

“我们,这些普通中国公民,对这样一个美好的口号,对能在自己的祖国举办这样一个象征人类和平、友谊和公正的盛会,本应感到毫无保留,充满自豪和欢欣。令人遗憾的是,现实中的种种负面现象,包括奥运筹备中的一些现象,让我们不得不追问:这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所倡导的,究竟是何种世界、谁的梦想?中国如何才能成功举办一届让世人赞美、国人同庆、真正发扬奥运精神的盛会? ”

北京四十名知识分子的公开信分析说,“一个美好而人道的‘同一个世界’存在的前提,必然是全世界的人们都享有最基本的人权。而一个基本人权得不到尊重和保障的世界,只会是一个分裂而破碎的世界,不可能有尊严、 平等与和睦。所以,那人人共享的‘同一个梦想’不应该是别的,恰恰是《世界人权宣言》所规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肯定的那些 人人应享有的普世人权。”

北京四十名知识分子的公开信建议北京的奥运口号应加入改善人权的内容,以期更确切更完整,也更符合奥运精神。信中说:

“借此世界瞩目之机,中国政府应该向全世界展现其符合普世文明的良好形象,庄重地履行中国宪法中保障人权的规定,切实地兑现中国政府在申奥时就改善人权所作的承诺。”

北京四十多位知识分子在公开信中认为,北京奥运的口号应该是: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同样的人权”。

*奖牌难掩人权缺失*

公开信还对中国在奥运一周年倒计时之际中国的人权状况表示关注。

信中说, 中国政府不但没有履行诺言,在奥运举办之际拿出更实质性的具体措施,改善人权,“相反,我们目睹的、听闻的、乃至亲历的,却是对新闻和表达自由的更严厉的扼杀,对人权捍卫者的变本加厉的迫害,对国际公认的人权标准的任意践踏,对贫弱群体权益的肆无忌惮的侵犯,甚至奥运筹备过程本身也成为一些政府部门及官员侵犯人权、盘剥弱势群体的堂皇口实。这一切,严重违背了奥运精神,正在使中国政府失信于世界,失信于国民,以至于民怨日兹、危机日深,政治领导人的亲民形象日损。 ”

北京40名知识分子在公开信中承认,胡锦涛,温家宝等中共领导人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并且提出以人为本、和谐社会等口号。但是,这些中国独立知识分子认为,这些口号扬汤安能止沸。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口号的鲜亮,而在于行动的切实;不在于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入宪,而在于宪法早有规定的公民权利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保障,无法平等地落实到每个国民的身上,即使动用各种资源强行美化城市、修建壮观的场馆、夺得众多的奖牌,又怎能掩盖人权缺失这一国家发展上的致命弱点?那庆祝奥运的焰火,又怎能掩饰矛盾激化的社会和污染严重的环境等严酷现实?如此政府作为,又怎能奢望国民会有同一个梦想? ”

四十名中国独立知识分子在公开信中围绕“人权奥运 ”提出一些具体建议: 如“对良心犯实行大赦,释放那些因言论、信仰、结社、维权和其他政治原因被判入狱的中国公民,使得他们能够在自由的氛围里享有与家人一起观赏奥运的权利”; “允许因政治、宗教和信仰等原因被迫流亡海外的中国公民回归故土,能在自己祖国而不是异乡观赏奥运”; “落实中国政府有关外国记者到 年 月 日可以自由采访的规定,并让中国媒体的记者享有同等权利”等等。

*奥运政治化?*

国际人权组织和人权活动人士呼吁借北京举行奥运的契机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促使中国政府改善人权状况。这种做法被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成是奥运政治化,干涉中国内政等等。

四十多名中国独立知识分子在公开信中指出,提出改善人权的建议“没有将奥运政治化的意图。这些建议符合‘没有任何歧视’的奥运宗旨,符合国际人权人道的原则,符合中国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符合中国政府的相关规定和政策乃至中国传统的人之常情,也是北京奥组委提倡的‘开放、绿色、人文奥运’最应该体现的。”

英国伦敦广播公司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认为,这封公开信似乎是近年来中国知识分子的一次最重要的联合维权行动,必定引起当局的严重关注。评论界分析说,这封信的对象不仅仅是中国最高领导层,而且还包括国际奥委会,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以及关注人权的体育界精英,除非北京作出积极响应,否则很可能要置身于尴尬境地。

*罗格温和谈人权 北京不报道*

在北京出席奥运倒计时一周年的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也谈到了北京奥运和人权的关系。据台湾中央社报道说: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表示,不能单靠北京奥运解决围绕中国人权纪录的问题,但北京奥运可催生建设性的人权对话。

距离北京奥运开幕还剩一年,罗格表示,国际奥会无权向中国当局就他们认为是自己内部事务的事情施压。

罗格说,“人权团体及其它组织自然会利用北京奥运吸引各界注意,他们认为中国应尽速作出各项改革。”他说,“但北京奥运仅能在紧迫时间内进行复杂而敏感的转型中,起建设性对话的催生作用。”

罗格坚称,奥林匹克运动不会漠视未来进展,不过它影响中国人权问题进展的程度是有限的。

罗格关于北京奥运和人权关系的谈话,北京奥运官方网站没有加以报道。在北京奥运会官方网站上刊登的对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的专访文字记录中,没有一个问题提到中国的人权问题。

*国际组织提醒世界*

尽管罗格声称奥运对中国人权问题进展的影响程度有限,但是美国,欧洲的很多国际组织,人权活动分子纷纷利用奥运倒计时一周年的时机,举行各种活动,提醒世界关注中国的人权。

记者无国界组织星期一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抗议中国当局没有兑现北京奥运会前对新闻媒体开放采访报导自由的承诺。中国当局对前往报导抗议活动的外国记者实行了短时间的拘留。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星期二发表报告指出,中国对媒体的打压违背了承办奥运会的承诺。报告呼吁国际奥委会敦促北京实行它自己新制订的新闻自由条例。

人权观察的报告说,在北京2008年奥运会开幕倒计时整整一年的时候,中国政府违反了它自己对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所作的实行新闻自由的承诺,继续骚扰、恐吓、扣押记者。

在北京奥运进入倒计时之际,中国加强打击非法接受海外卫星信号的行为,加强对新闻媒体的控制。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最近封杀观点亲中国政府的香港凤凰卫视在中国落地。

*共产党钳制言论远超国民党*

2008年北京奥运一周年倒计时之际,中国政府面临一个又一个危机处理,对国内持不同政见者和维权人士实行打压,观察家认为,中国目前的状况,还不如六十年前的国统时代。

著名分析人士傅国涌最近在香港开放杂志上撰写文章,重温了被打成大右派的储安平60年前在国民党统治区的《观察》周刊上给国民党治下的中国社会下的结论。傅国涌认为,当年储安平对国统区的结论,用来形容今天的社会,无比贴切。

储安平在60年前写的文章中说:“在这个政府的作风和统治之下,一切不守法的、不道德的、没有良心人格的人,都比一般奉公守法洁身自好的人,容易生活下去。在这个政府的作风和治理下,除了极少数坚贞的人物,仍能保持他们的人品、意趣和工作理想之外,大多数人都已趋于取巧、投机、幸进、不守信用、不负责任、不讲公道、强凶霸道、为劣作恶。在这种混乱的情形之下,大家已失去了生活的目标,失去了努力的自信,失去了一切崇高的理想,结果是人的品格愈降愈低,社会的风气愈来愈坏。”

傅国涌指出,当年储安平先生至少还能堂堂正正地说出自己的良心判断,公开发表在自己主办的刊物上面。而今天共产党对言论的控制,比国统区的国民党不知要严厉多少倍。

傅国涌呼吁中国应该开放新闻自由。他说,如果光看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中国无疑处于盛世。“经济繁荣,物质丰盈,全民娱乐,钢筋水泥的森林一座座拔地而起,高速公路到处伸展,车流滚滚,人欲横流,典型的盛世景象。然而,如果没有独立媒体,中国人民听不到不同的声音,中国人“将会愚昧下去”。

*民调满意度高因为言论自由度低*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最近发布的一项全球民调结果显示,对本国政府的满意度,中国人(限于城市人)以89%高居全球第二;对照之下,美国人为51%,日本人只有22%,韩国人只有9%。对本国现状的满意度,中国人最高,达83%;对照之下,美国人只有25%,日本人只有22%。

从这个数据可以得出“中国政府最受中国民众欢迎,中国人对现状最满意”的结论吗?独立政论家陈破空认为,“这种结论,对任何一个理智健全和头脑清醒的人来说,都是不可能成立的。”

问题在于中国没有新闻自由和不受政府控制的独立媒体。陈破空分析说:在西方国家,人们对政府的批评和苛求,都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媒体上,影响民众的视听。于是,民众对政府和现状的满意和不满意,如水一般,起伏不定。正因如此,反映的,才是真实的民意。 而在专制国家,所有媒体都受政府控制,为政府宣传,不知不觉间,民众对政府的印象,就是官方媒体塑造的“政府形象”,就是“伟光正”。

观察家认为,中国官方媒体对奥运的宣传,从某种程度上,同样是把奥运政治化,让成功地办好奥运为执政党提供继续掌权的合法性。在灿烂的礼花绽放中,忘记了前三十年残酷阶级斗争的历史,掩盖了今天纸醉金迷的现状。

政论家陈破空总结说:“ 前三十年,中共破坏生产、荒废教育、挑动内斗、怂恿残杀,制造人间地狱;后三十年,中共鼓吹享乐、引诱堕落,官场充满腐败和淫秽气息,民间弥漫唯利是图、盛行男盗女娼。中共的极端手法,把中国社会,生生拉回到北宋西门庆时代。扭曲了经济改革,也堵死了政治改革。”

*为官民良性互动打基础*

这也是四十多名中国知识分子在公开信中的担忧。他们知道虽然不能靠举办一次奥运从根本上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但他们希望起码可以把奥运作为中国人权事业进步的新起点,为国家与社会、政府与民间的良性互动奠定一个新的基础,也使北京奥运成为中国政府向世人展示其改善人权的诚意、以人为本的一个机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