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5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团体吁国际助中国改善血液安全


美国一家非营利组织在最近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说,中国在加强采供血安全方面亟需国际援助,并呼吁建立国家基金会,用于赔偿由于采供血感染艾滋病的受害者。

总部设在纽约的亚洲促进会星期四发表了一份题为《他山之石:国际血液供应污染事件处理经验》的报告。报告说,自中国河南省由卖血引发的大批艾滋病感染事件首次曝光到现在已经有7年之久,但是中国政府的制度仍远不能保障全国的血液供应安全;同时,由于没有国家赔偿制度,成千上万的艾滋病感染者过着穷苦的日子。

这份报告研究了美国、加拿大、法国和日本在处理类似血液传播艾滋病事件的处理方式。亚洲促进会主任王翠峰说,希望发达国家伸出双手,为中国提供援助。

上个世纪90年代,数以万计的中国农民由于到国营的创收血站卖血而感染了艾滋病毒。而这样的事件则又导致因病输血和使用血液制品的病人感染艾滋病毒。

*中国供血状况令人担忧*

这份报告说,尽管中国政府一直在打击非法买卖血液,但是中国的卫生官员也承认目前血液供应的安全状况令人担忧。报告看到,中国的采供血管理非常复杂,国家级和地方级的机构同时并存。虽然政府将私下买卖血定位非法行为,但是这样的行为在许多地区仍然存在。

香港非营利组织智行基金会的创办人杜聪多年来积极在中国推广艾滋病预防工作,并为受害者及儿童提供援助。他因此与被囚禁的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共享2007年度菲律宾雷蒙.麦格塞塞“新兴领袖奖”。

杜聪说,从河南农民卖血感染艾滋病事件至今,中国政府在控制非法采供血问题上的态度有了很大改变,但是实际情况仍不乐观。他说:“因为这个行业本身有很大的利润,或者有很多的利益,风险大但是利润也大,所以还是有人去做。哪怕政府明确说不鼓励,而且要打击,但是地下血站还是在运作。”

杜聪说,中国现在无偿献血量很少导致医疗机构血液供应短缺,医院有时候甚至要求病人方面自己在外面寻找血液。杜聪的外婆前些年在广东要做手术,需要输血,当时医院就告诉他的家人,需要到外面去买血。杜聪说,他和家人当时都很担心医院外的血液供应安全,但是除了冒这个险,没有什么选择。

亚洲促进会的报告还建议中国设立国家基金会,用于赔偿哪些因为采供血感染艾滋病的受害人。

该机构研究员伊万.安德森说,大部份国家最终采取了三种解决问题的办法:第一,进行深入调查;第二,为受害人建立国家赔偿基金;第三,集中控制血液供应。

民间公益组织北京益仁平中心的研究员常坤说,他赞成有人提出的‘搁置责任,国家赔偿’的方式,也同意上述建立国家赔偿基金的做法。但是常坤认为,中国政府有能力建立起这样的赔偿基金,但是因为“责任”问题,这样的建议恐怕难以实现。

常坤说:“关于这笔资金,如果说对某个输血感染的人进行赔偿后。如果没有人对此承担错误,那你为什么要对他进行赔偿?这部份的责任追究可能会是个问题。我想我们国家政府在这方面考虑得比较多。”

香港智行基金会负责人杜聪也说,在这个问题上,政府倾向把责任转移到医院方面,通过诉讼,由医院方面做出赔偿。

但是,亚洲促进会的报告指出,中国一些输血感染的受害人虽然赢得了赔偿官司,但是一直拿不到赔偿金。在河南,甚至有法院拒绝受理和艾滋病有关的案件。报告认为,国家赔偿基金被证明是有效、公平的解决办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