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大学生想揭开中国音乐神秘面纱


一个美国姑娘,因学习汉语而迷上了中国民族音乐,去年还前往内蒙古考察民歌。她在英国剑桥大学学习中国民族音乐,今年硕士毕业,回美国继续深造,研究中国民乐。

美国姑娘Anne Henochowicz有一个中文名字叫何安妮。她说,6年前高中最后一年的中文课程有一个到中国实习的机会,她住在成都一个中国人的家里面,第一次去听了中国音乐会。

何安妮说:“可以说她是我中国的妹妹,带我去一个中国的音乐会,是一个传统中国音乐会。但那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何安妮形容她当时感受时说:“中国音乐对我来说太神秘了。那是我从来也没有听过的东西。也许正是因为我从来也没有听过,所以就觉得更加美妙了。”

何安妮表示,就像她学习汉语一样,正是因为那种神秘感, 她才想更多地学习了解,揭开中国音乐神秘的面纱。

*会唱《大板城的姑娘》*

何安妮在美国大学本科学的是中文。她说学校的中文老师教给她许多中国民歌:“比方说,《美丽的草原我的家》,还有《敖包相会》,还有《大板城的姑娘》这种民歌。 我那时开始想:那些民歌是从哪里来的?”

何安妮今年刚从剑桥大学读了硕士后去中国考察实习。她说:“我为什么考研就是为了更多了解中国少数民族的民歌,还有中国民歌的历史。 ”

谈到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人对中国音乐的看法,何安妮说:“喜欢中国音乐的西方人不希望中国音乐听起来象西方音乐。他们不想根据所谓的发展水平来判断中国音乐,而是注重音乐本身。 ”

何安妮认为,民歌在中国有特殊的定义。不过,许多中国传统音乐已经受到了西方音乐的影响:“我发现许多展现在西方人面前的中国音乐已经相当西化了。例如,我第一次完全被中国音乐迷住是我在成都听中国的传统民族音乐会。我还听过其他的中国民乐,例如几年前上海民乐团在美国费城的访问演出。而那个民乐团的模式就是基于西方的交响乐团。所以,已经不是纯粹的中国传统音乐,而是中西音乐的结合。”

*西方文化冲击利弊*

何安妮说,许多西方人认为那样不好,因为冲淡了传统音乐,西方文化冲击了其它文化。不过,何安妮认为,也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或者你也可以说,这是一种新的传统,不是我们通常想的那种传统音乐,但这还是中国音乐。中国人演奏的音乐,不管是否受到西方音乐或者其它方面的影响,它仍然是中国的。”

对于传统音乐受到流行音乐的冲击,何安妮认为,这是全世界都有的问题,不过谁也不能强迫人们去喜欢哪种音乐。

她说:“我想你不可以强迫人喜欢哪种音乐。但是,保护传统音乐非常重要,例如以学院机构的形式。就象西方的古典音乐。现在也不那么流行了。但是仍然可以透过交响乐团、学术机构来发扬光大。所以,中国同样可以做,我想,中国正在这样做。”

今年秋天开始,何安妮将开始在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继续学习中国少数民族的音乐文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