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增兵伊拉克战略军事上取得进展


主持人:布什总统说,美国向伊拉克增派3万军队并采取新的反恐政策后,伊拉克的安全有所改善。布什总统说,制止暴力是伊拉克成功的关键。

布什说:“确保伊拉克人的安全是其他所有进展的基础。这就是美国战略的前提。要让伊拉克人感觉在家里或是在社区里是安全的,这样他们就能克服宗派分裂。伊拉克人要有信心,相信不必依靠宗派团伙来维持伊拉克的安全。这样持久的和解才会在伊拉克生根。”

主持人:布什总统提到美国在曾经是基地组织藏身之地的安巴尔省取得了进展。当地很多部落领袖现在都反对恐怖份子。布什总统说,省一级的成功有助于加强伊拉克的中央政府。

布什总统说:“伊拉克全国领导人完成了一些工作,比如他们通过了预算,跟一些省份分享石油收入,允许前复兴党成员重新加入伊拉克军队或是领取政府退休金。伊拉克也在实现地方和解。现在关键是要把省里的进展同巴格达的进展联系起来。随着地方政治的改变,全国政治也会起变化。 ”

主持人:美国国内是否支持联军在伊拉克的努力?伊拉克人在多大程度上是支持联军的?美国的新战略真能成功吗?我们邀请了一些专家来参加讨论。他们是伦敦泰晤士报的编辑杰罗德.贝克、美国网站military.com的执行编辑克里斯琴.罗。伊拉克全国议会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坦尼亚.基利将通过电话,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参加我们的讨论。首先请问坦尼亚.基利,伊拉克人对布什总统的讲话反应如何?

基利:人们对布什总统的讲话评价很高,因为我们一直寻求在盟友的支持下,设法为伊拉克人建设一个安全民主的国家。事实上,知道美国将长期支持我们反对基地组织的斗争,让我们放心。

主持人: 杰罗德.贝克,最近不仅有布什总统的讲话,布什总统讲话一个星期以前,驻伊拉克的联军司令彼得雷乌斯将军和美国驻伊拉克大使克罗克还曾在国会作证,美国人对这些讲话和证词的反应如何?

贝克:在伊拉克政策上,华盛顿政界的意见居然出现了交汇,十分出人意料。几个月前,人们说,9月15号是最后期限,彼得雷乌斯将军要提交有关伊拉克局势的报告。布什总统也要向国会报告增兵以及伊拉克军事行动的结果。人们都预计,这将是一个很重要的时刻,国会中占多数的民主党人可能会说:“够了,我们再也不能接受布什的政策了,我们要制定一个迅速从伊拉克撤军的时间表”。可是现在,大多数原本就支持增兵的共和党议员希望继续增兵,但也希望在撤军方面取得进展。

另一方面,民主党人在这个问题上大大失策,民主党人及其支持者使用了一些非常富有敌意的措辞,可是这对民主党毫无帮助。他们现在也接受了事实,知道无法改变美国政府的伊拉克政策。他们在国会没有足够的票数来推翻总统的否决,所以他们不情愿地跟着白宫的战略走。

我认为,华盛顿比几个月前达成了更多的一致,而在几个月前,这种一致看起来是不可能的。美国军队可能在伊拉克逗留相当长的时间,今后几个月里 可能会象征性的减少驻军人数,但最后,一切都要取决于伊拉克的政治进展。

主持人:克里斯琴.罗,美国向伊拉克增兵后表示,将在9月份就增兵结果发表报告,然后决定在伊拉克是否取得了进展。这种作法在某种形式上刺激了联军的敌人。如果他们在9月份之前制造足够的麻烦,有人就会说增兵计划失败了,要求从伊拉克撤军。可过去几个月来,为什么没有出现更多的麻烦呢?

罗:因为军队终于有了一个打击敌人的前后一致的战略,你所说的论点是,美国宣布增兵之后,敌人会沉潜下来,等报告发表时再突然发动袭击和攻势,向世界和美国公众表明,美国增兵是行不通的。可问题是,增兵确实奏效了。

有趣的是,我们在安巴尔省西部、巴格达南边和东北边都看到地方部落力量的壮大。这些部落领袖说,他们对基地组织和麦赫迪民兵的发号施令厌恶了,他们要自己来控制,要自我保护。

美国很多批评增兵和彼得雷乌斯将军在国会讲话的人都认为,部落的这种转变不一定是因为增兵。 我在伊拉克跟很多人交谈,了解他们对伊拉克局势的看法。他们说,部落领袖的反抗,安巴尔省的觉醒是在没有增兵的情况下发生的。但是美国增兵给了部落领袖某种支持,给了他们信心,让他们感到自己能够赶走基地组织和麦赫迪军。如果没有增兵,部落努力就不会那么有效。

主持人:坦尼亚.基利,关于安巴尔省部落酋长和当地的逊尼派穆斯林以及他们同巴格达政府的关系,当地局势如何? 伊拉克政府有没有设法同反对基地组织的当地领袖接触呢?

基利:中央政府支持这种努力,不仅是安巴尔,其他一些省份也开始反抗了。在迪亚拉,人们也在讨论反抗的问题。尼纳瓦也开始反对当地的基地组织。毫无疑问,伊拉克中央政府支持任何反对基地组织的努力。马利基总理曾多次同部落领袖会晤,这些部落领袖也到巴格达来开会。

现在是时候了,伊拉克人民要自己站起来说,他们对基地组织受够了。我们以前的问题是,这些社区或是城镇窝藏恐怖分子,当地人不愿声讨恐怖份子,让我们的工作非常难做。现在人民说,够了,我们自己来赶走他们。

主持人:我们刚才谈到彼得雷乌斯将军在国会的作证,让我们来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彼得雷乌斯将军说:“增兵的军事目的总的来说达到了,虽然伊拉克各地的改善程度不同,但在过去12个星期的8个星期里,伊拉克的安全事件的总数持续下降。我认为,我们能够在不危及经过如此奋战而取得的安全成果的情况下,在明年夏天以前把驻伊拉克军队减少到增兵以前的水平。

主持人:杰罗德.贝克,减少驻伊美军的想法现实吗?美国可以撤出多少人?这在美国和伊拉克会产生什么样的政治影响呢?

贝克:目前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进程。美国今年早些时候开始增兵,今年夏天达到高峰。到明年春末的时候,由于美国军人的轮换制度,很多军人反正也该回国了,在某种程度上说,彼得雷乌斯将军所阐述的只是美军在伊拉克部署的实际情况。

主持人:也就是说,因为军队轮换、兵力不足,即使政府想要维持现有的军队,也是不可能的了?

贝克:他们可以延长军人在伊拉克的服役时间,缩短他们在国内休假的时间。可是没人想这么做。是,兵力有限。美国增兵大约2万5到3万人。到明年春夏,我们就可以把兵力从现在的17万减少到14万人。

我认为,除非出现特别情况,否则这个计划是不会改变的。我认为,现在更大和更长期的问题是美国国内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勉强停火能维持多久。我们要进入选举年了,正如克里斯琴和坦尼亚所说的,半年来,伊拉克局势有所好转,在军事上取得了进展。伊拉克下一步必须在政治上取得进展。

我认为随着美国大选的到来,美国政界人士对伊拉克人会感到不耐烦。如果伊拉克在政治上毫无进展,没有走向必要的和解及国家建设,华盛顿明年6月左右就可能出现一个完全不同的政治环境。

主持人:克里斯琴.罗,我们谈到打击基地组织以及以安巴尔省为重点的问题。与此同时,伊拉克南部仍有暴力事件发生。布什总统谈到他所说的伊朗的摧毁性影响,这方面情况如何?伊朗对伊拉克今后6个月或是一年的局势有什么影响? 是否难以预料?

罗:的确难以预料。人们从彼得雷乌斯将军在国会作证之后接受媒体采访的谈话中感到,他急于解决伊朗问题。他的意思是,联军希望能采取行动清除恐怖份子的营地,制止伊朗越过边界向伊拉克运送武器和人员。联军在采取行动的过程中可能会越过边界进入伊朗。可是这个要求没有得到批准。

我认为伊朗的影响,他们向伊拉克运送杀人的武器和训练反叛份子,这些都让联军的地面指挥官感到沮丧。他们有大量证据。彼得雷乌斯将军在接受采访时说,伊朗训练的反叛份子仔细记录了他们所有的活动,包括每次袭击以及袭击的结果,为的是要证明他们有理由从伊朗获得更多的资助和训练。

美军抓获了这些叛乱份子,获得了这些信息,破获了整个网络。我认为什叶派穆斯林在伊拉克南部的派系之战也难以预测。有报导说,美国政府和国防部不会派兵到伊拉克南部去制止当地的派系冲突,不过有些指挥官私下说,美军可能必须派兵去收拾英国人留下的烂摊子。

主持人:坦尼亚.基利,伊拉克政府如何看待伊朗支持的民兵对伊拉克构成的威胁呢?

基利:坦白地说,我认为伊朗对我们构成威胁。他们不断卷入,不断在我们国家制造麻烦。这对我们肯定是一种妨害,可是对付伊朗这样的邻国很难。他们跟我们玩猫捉老鼠的把戏。一方面向反政府民兵提供武器,同时又向伊拉克总理赠送了一架飞机。

不幸的是,伊朗在我们国家起到的是负面作用。但是与此同时,我们必须设法通过外交途径解决问题,因为即使联军离开了,伊朗永远都在那里。我们必须设法对付他们,确保他们不会干涉伊拉克的内政。

主持人:杰罗德.贝克,伊朗的很多言论都表明,他们觉得自己很强大。伊朗总统说,以美国为首的联军一离开,他们就准备进入他所说的权力真空。对付伊朗,联军和伊拉克有哪些办法呢?

贝克:军事上有些办法。正如克里斯琴.罗所说的,对伊朗人采取更为主动出击的立场。毫无疑问,伊朗正在伊拉克进行一场代理战争。他们向很多什叶派民兵提供武器。坦尼亚.基利谈到伊朗向马利基赠送飞机的事情,正如这个故事所暗示的,在伊拉克,美国,还有一些中东国家,人们非常怀疑,目前的伊拉克马利基政府不仅对伊朗的影响毫不担心,而且很高兴地接受伊朗的影响。他们盼望着伊拉克政府在美军撤走以后成为伊朗的坚定盟友。

这很令人担忧。这的确让人们对目前的伊拉克政府感到沮丧。这不仅是伊拉克政府缺乏能力的问题,人们怀疑伊拉克政府跟伊朗的关系过于密切,而且在美军撤出之后会更加密切。所以美国及其盟友要改变地面的政治局势,这一点非常重要。由于目前的政治局势在朝着对伊朗有利的方向发展,所以美国不能过早撤军,否则就会出现灾难性的后果。

主持人:杰罗德.贝克谈到伊朗插手伊拉克问题所造成的政治局势,克里斯琴.罗,你认为有可能对伊朗采取军事手段吗?

罗:正如我刚才所说的,我认为驻伊拉克的指挥官,那些负责部署军队的下级将领们对看来是无法制止的武器流入感到沮丧。根据情报和被抓获的反叛份子的交代,他们知道这些武器是从哪里来的,也知道训练营在哪里,美国将领想要追捕他们。但是在政治上得不到支持。杰罗德.贝克说的对,联军总指挥彼得雷乌斯将军和美国驻伊拉克大使克罗克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对此无能为力。

主持人:坦尼亚.基利,我们时间不多了。 我想谈谈伊拉克的政治进展。彼得雷乌斯将军和克拉克大使的报告讲的大多是军事安全方面的进展。除了军事安全以外,还有伊拉克政府是否达到了美国的某些衡量标准的问题。你认为伊拉克政府应当朝哪个方向努力才能给伊拉克带来稳定呢?

基利:我要说,我们取得了进展。这些进展可能是缓慢的,也可能没有满足美国国会的希望,但是我们的确在努力,我们在设法就一些问题和法律达成共识。我们要记住,伊拉克的某些政界人士和政党以所谓国家安全为理由拒绝合作。

我们的确取得了进展。比如伊拉克卫生部最近发表报告说,巴格达殡仪馆里的尸体比以前少多了,医院里因为爆炸或是恐怖袭击而受伤的人减少了,不像以前那么拥挤了。所以说,我们肯定在向前迈进,虽然可能会比西方国家所希望的要缓慢些。可伊拉克的局势就是如此。中东的一切都进行得比较缓慢。这是其一,其二, 参与政治进程的有很多不同的方面和党派,要他们达成共识需要更长的时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