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共十七大前加紧监控自由派人士


中国政府在中共17大开幕前夕加紧了对自由派知识分子的监控,一些异议人士被软禁在家,不得随便出入。著名维权律师李和平也被要求离开北京。这些异议人士希望当局能近早取消这种侵犯人权的监控措施。

北京居民李海1989年民主运动期间是北京大学哲学系硕士研究生。1990年被北京市公安局收容审查7个月,1995年因“泄露国家机密罪”被判刑9年,2004刑满释放,一直在家当自由撰稿人。他最近被警方派来的几名监视者困在家中不得随便出入。

李海接受中文部记者采访时说,他是9月28号被软禁的,而其它一些人27号就被监控起来了:“28号他们来了两个人,就顶着我的门坐在那里,已经好几天了。这些人是市局国保的,我问了派出所片儿警。”

*李海:无法忍受*

李海说,很长时间以来,他根本没做任何事情,但即使这样现在当局也加紧了对他的监控,使得他几乎无法“呼吸”。李海说:“这种情况,我无法忍受。因为平常他们来‘看守’我,在我的楼门外,限制我的自由,这是非法的,但我个人还可以在我的空间生活。现在他们就在我的单元门口。我跟我父母亲住的是两个单元,我看父母亲,他们就跟着我跑下去。我回来,他们拿着椅子又跑回来。”

李海说,这样的话,他自己的私人空间和生活一点也没有了,他感到无法再忍受下去。

在互联网论坛里使用网名“不锈钢老鼠”的朝阳区居民刘荻最近也被“看管”。刘荻说:“他们就在楼下呆着,有几个保安,还有警察。”刘荻在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读书期间因为网上发表言论被拘留一年,2003年底被无罪释放。刘荻毕业后在家里当自由撰稿人,目前主要以翻译为生。

*刘荻:可能十七大之后才能“撤岗”*

刘荻估计,下面这些人基本是便衣,也有警察,可能是派出所雇用的“协防”人员。刘荻说,这些人是从9月28号开始“上岗”,一天24小时都有人在“站岗”。派出所片警对刘荻说,可能要到17大之后才能“撤岗”。

李海说,其它异议人生如胡佳、齐志勇、刘京生、刘荻等人的境况和他差不多,也被人“堵”在家,不得随便出入。李海分析,他们这些人每年也经常不断地被人“限制”在家中,但今年的限制因为17大而特别早,恐怕要“看”一个月。

李海做了个统计,2005年,当局对胡佳、李海、刘京生、刘荻、齐志勇等5人一共“看”了17次,被监控时间从96天到120天不等,2006年被看管的天数达170多天,差不多有半年。

*张祖桦被动员外出*

不过,刘荻说,今年她被“看管”起来的时候比较少,仅是在春天开人大政协会议时以及六四期间被人“监控”过,这次应该是第三次。

北京宪政学者张祖桦对中文部记者说,他家门外面也有人员“监控”,当局还动员他在“敏感”期间到外面去走走,公家给他报销花费,但是被张祖桦谢绝。

北京维权人士、基督徒华惠祺也在最近被国保人员严密监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