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2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社会财富剧增 贫富差距加大


美国一家权威经济调查机构的报告说,中国社会财富总量在2006年保持惊人的增长速度。这一趋势在未来几年里将保持不变。但与此同时,观察人士指出,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正在加大。

在全球38个国家设有60多家办公室的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新近公布的《2007年全球财富报告》显示,2006年,中国社会财富总量实现了31.6%的惊人增长。报告说,在过去的5年里,中国管理资产额的平均复合增长达到23.4%,是全球平均水平的3倍。

这份报告预测,在未来五年里,全球财富仍然将保持年均5%的增幅。中国将在这个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国富民穷*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说,他每年会关注波士顿咨询公司推出的全球财富年度报告。胡教授认为,2007年度报导对于中国社会财富增长的描述基本客观:“其实中国社会财富增长很快是必然的,因为中国是一个后起的、生机勃勃的国家。中国的现代化,我可以把它分成两个阶段。截至目前,中国发展的重点是增加国家的财富,主要是GDP、经济总量的增长。从现在往后进入第二个阶段。这个阶段主要应该解决国富民穷和收入分配的问题。”

中国国内和国际上一些有关中国收入分配现状的权威统计得出的结论让人难以感到乐观。
2006年底,中国青年报在全国青年中作出的一项民调显示,89.3%的中国年轻人认为中国大陆贫富分化的问题可以用“严重”来形容。中国社会科学院在今年出版的《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蓝皮书中指出,“收入差距过大、贫富分化”是当前中国执政者面临的最突出的三大社会问题之首。

*一亿多人处于绝对贫困*

世界银行去年公布的一项报告说,中国有大约1亿3千万人,也就是总人口的十分之一每天收入不足一美元,处于绝对贫困状态。更令人关注的是,世行的统计数字显示,尽管中国经济从2001年后每年都保持了10%左右的高速增长,但是中国最贫穷的十分之一人口实际收入却下降了2.4%。

面对这种情况,中国执政当局近年来在提倡构建“和谐社会”的同时,开始把改革分配制度列入政策选项。在刚刚结束的中共十七大上,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首次在党代会上对中国收入分配制度的现状作出了阐述。胡锦涛呼吁“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先生认为,胡锦涛的上述提法实际上承认了中国社会财富分配格局严重失衡的现状:“中国的工人和农民的收入加在一起,也就只有GDP的15%到20%,国际的平均水平应该在40%到50%。而美国,工资和福利加在一块占GDP的60%。为什么中国工人农民的收入这么低?”

*官权强 民权弱*

河北网络作家、社会观察人士田奇庄认为,中国贫者愈贫、富者愈富的根本原因是官权太强、民权太弱。民权得不到保障,民生往往成为空谈。他说:“民生是一个方面。当然为民生总比不为民生好。但是更重要的是要有民权。有了权利,才能谈生计。这个核心问题,我觉得在十七大中没有得到体现。”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指出,在解决贫富差距问题上,中国当局面临的一个主要难题是破除既得利益集团的阻碍,要达成这个目标就必须进行体制上的改革。他说:“人大要真正成为权力中心,要鼓励公民监督,要进行新闻制度改革,保证民众话语权,要改革信访制度,让农民在土地被征用的时候可以上访,而不必担心受到打击;要工人有代表自己利益的工会。只有这些方面进行改革,财富才可能流向中国民众,中国的贫富差距才可能缩小。”

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的调查报告认为,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以及中国企业家队伍的不断扩大,使中国目前的财富大部份以新增财富的形式出现。报告说,从社会阶层来看,中国增长最快的阶层是那些资产超过500万美元的个人。

*最终穷人能获益?*

一种放任派经济学观点认为,一个社会富人增多可以通过消费和投资等渠道扩大就业、提升国内产出,并最终使穷人获益。但是,社会观察人士田奇庄对于这种寄希望于水涨船高的“下滴式经济理论”能否适用于目前的中国并不感到乐观。

田奇庄说:“富裕起来的这些人好多都是靠不法致富。他们的道德水平很低。中国尽管有这么多富豪,但是这些富豪去干社会公益事业的人很少,为公共利益站出来说话的人更少。你看看那些已经成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富豪们,有几个是为老百姓、为社会说公道话的?”

田奇庄担心,中国贫富差距的加大,在加上目前房价、物价飙升将导致中国社会底层的不满情绪不减反增。这也会使中国政府构建和谐社会的努力更加艰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