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试点促城乡一体化建小康社会


为了实现2020年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中国正在积极进行试点推动城乡一体化,缩小城乡差距。在四川省,成都市近郊的三圣乡试图探索一条农民就地市民化的道路。一组数字或许能说明三圣乡推进城乡一体化的成果:2003年,三圣乡红砂村的人均纯收入为3800元,去年达到7850元,3年内翻了一番,净增4000元。

红砂村中共支部书记朱大顺对记者说:“这几年我们进行城乡一体化推进,以经营工业的思维经营农业,以经营城市的理念来经营农村,就地把农民转化为市民。以前农民出门到外面挣钱去,现在农民不用出门,在自己家里就能挣到钱。”

曾华美经营的农家餐馆就是这一政策的产物。这种餐馆在四川被称为“农家乐”,它由农民自己经营,用四川特色的农家小院和美食来吸引游客。成都市民花一元钱就可以坐公交车到曾华美的“农家乐”就餐,吃完饭还可以在这里免费打麻将、饮茶。

曾华美去年的纯收入达到7万元。她说,自己的努力和政府的支持是她获得成功的主要原因。她说:“我们自己不会做生意,它(政府)会教我们怎么做,然后服务员、厨师,政府帮我们来培训。园区管理、园区环境的打造,我们不知道嘛,政府就会跟我们讲,这个园区怎么做最好,让客人觉得也舒服。”

跟许多中国农民一样,几年前,曾华美一心想当“城里人”。然而现在,曾华美的收入超过许多“城里人”,她已经安于留在村里当女老板了。三圣乡自清代以来就有种花的传统,每个村都有自己的主要产品,有的种菊花,有的种荷花,还有一个以种菜为主的村子。

*城里人认种,当地人代种*

跟其他地方不同的是,这里的菜地都让城里人认种,由当地人代种,也就是说,农民把菜地租给城里的认种人,种什么菜以及是否使用化肥、农药等由认种人说了算,农民则代为栽种,收获的蔬菜归认种人。记者在地里遇到了四川师范大学的认种人黄老师。

记者:您认种了多少地呀?
黄老师:一分二。他们当地农民帮我代种嘛。我礼拜天有时间来加水,平时有时间过来摘点菜。
记者:你现在种的都什么东西呢?
黄老师:杂七杂八,样样种点嘛。主要是自己吃的,感觉比较新鲜。比如菠菜、莲花白、红苕。
记者:你一年认种这个交多少钱呀?
黄老师:800块钱。
记者:认种了几年了?
黄老师:我认种,这是第三年。
记者:怎么种你有要求吗?
黄老师:我提出要求不用化肥。

成都人喜欢打牌、饮茶等休闲活动,因此成都也有“休闲之都”的称呼。现在,到近郊农村自己认种的土地里除草、施肥、摘菜也成了一种休闲活动。而农民的好处在于,他们既能从出租土地中获利,也免去了卖菜的麻烦。代种人冯大爷很赞成这种方法。

记者:您是代种的,是吗?
冯大爷:我是代种的。我自己的土地。
记者:您1年能收入多少啊?
冯大爷:我3亩多土地,2万块钱。
记者:你自己要吃,也留出来了吗?
冯大爷:自己要吃,随便挑,都吃不完。十六大推动城乡一体化,我们才有这个经济实惠,像这样子保护环境、互助方便很好。

三圣乡还想方设法吸引城里人来这里居住。他们利用荒坡地盖了一些别墅式小楼出租给艺术家,供创作和教学之用,而对绘画有兴趣的当地农民则可以跟画家免费学画。

*差距要降到2比1*

据介绍,艺术家花30万元可以租住50年,现在已有24位画家在这里居住。四川师范大学艺术学院教授程峰就是其中的一个。他说:“我觉得三圣乡确实搞得好,已经在思考怎么进行文化建设了,这一点确实不简单,确实有远见。”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虽然经济发展很快,但是城乡差距也越拉越大。四川省西部开发办公室副主任杨世佐说:“中国要在2020年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话,中西部的问题,特别是二元结构的问题,城乡问题不解决,是很难实现的。”

杨世佐认为,成都的尝试是有益的。他说,1982年,成都的城乡收入差距为2.01比1,后来扩大为2.66比1。这几年,差距缩小到2.60比1。按照成都市的规划,十年内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要降到2比1。

四川省的官员没有谈到三圣乡存在的问题和困难。不过他们强调,三圣乡只是探索中的一个模式,四川省还准备在经济发展处于好、中、差等不同水平的其他地区进行试点。杨世佐说:“城乡统筹不是一个模式,是多种模式。最后真正走出来的路,也可能不光是现在所走的路,很可能还在创造之中。”

中国经济网报导,中国国家发改委官员最近围绕城乡一体化试点开展了调研活动,他们认为,在这方面应该实行“渐进式改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