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年终报导:中国经济发展有喜有忧


2007年,中国经济在继续保持高速增长的同时通货膨胀的压力明显加大,房地产和股市泡沫化的趋势越来越严重。研究中国经济的专家指出,中国经济持续了几年的高增长和低通胀的甜蜜状况会出现改变。

*连续5年出现两位数的增长*

中国经济目前正在以超过11%的速度增长。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在今年头9个月增加了11.5%,大大超过了官方8%的增长目标,是连续5年出现两位数的增长。

*贸易顺差继续扩大*

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中国的贸易顺差继续扩大。11月份的贸易盈余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4.7%,达到262.8亿美元。中国的外汇储备在今年也增加到1.46万亿美元,是世界上最大的。

*股市和房地产价格猛涨*

中国的股市尽管从10月中旬的最高点下跌了18%,但是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中国的沪深300指数上涨幅度仍然高达535%。在股市疯涨时,中国房地产的价格也日益飙升。

*通胀率下半年明显升高*

在连续几年出现高增长和低通胀的情况下,中国的通货膨胀在今年下半年明显升高。10月份的消费者价格比一年前上涨了6.5%,11月份继续上升到6.9%,是10多年来最高的。

*学者:中国经济已经出现过热*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这些数字说明,中国的经济已经出现过热。经济咨询研究机构环球透视的首席经济学家贝拉维什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正在出现过热。我想在这个问题上不存在什么争论。不仅人民币要以更快的速度升值,中国人民银行也需要更大胆的地提高利率。到目前为止,政府采取的紧缩很有限,而且对增长的速度几乎没有影响。”

*鲍泰利:中国经济增长日益不平衡*

不过,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的资深客座教授鲍泰利则说:“我不会用‘过热’这个词。我对经济的增长速度并不是那么感到关注,我更关注的是它的组成。在过去几年,好几个方面的因素结合起来使中国经济出现了旋转式的高速增长。高速增长本身是一件好事,只不过这种增长变得越来越不平衡。”

经济的高速增长以及消费者价格继续居高不下促使中国领导人决定在2008年采取从紧的货币政策,以控制通货膨胀和经济出现过热的风险。

*盖保德:中国确实存在通胀和过热风险*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研究中国经济的资深研究员盖保德认为,中国的确存在这两方面的风险,但是还不至于失去控制。

他说:“中国并没有出现基于货币的无法控制的通货膨胀。它们是由于结构性调整而导致价格上涨。但是这里存在一个威胁,因为中国的存贷款利率低于或者非常接近于通货膨胀的水平,这会鼓励大家去消费。但是它还没有导致出现危机或是过热的程度。”

从历史角度来看,失控的通货膨胀往往伴随着一个明显的特点,那就是:货币发行量过多,货币急剧贬值,结果物价普遍暴涨。然而这个特点目前在中国并不存在,至少可以说并不明显。

不过,必须指出的是:中国当局在今年先后6次提高存贷款利率,而且12次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但是这些措施对控制投资的过度增长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盖保德:当局应该加大提息的力度*

曾经在世界银行驻京办事处担任高级经济学家的盖保德认为,中国当局应该加大提息的力度。

他说:“我担心的是,在存贷款利率没有调整的情况下出现的由结构性调整,特别是在农业领域所带来的温和的价格上涨会导致消费者在股市以及其他方面进行支出,而投资人则觉得这些贷款好像是不要钱的,因此会绕过政府限制投资的行政措施,尽量的去投资。”

盖保德说,中国政府担心,尤其是在美国降低利率的时候提高利率会导致短期的投机资本涌入中国。但是他认为,由于中国并没有完全开放的短期资本账目,因此这个问题是可以得到解决的,而不提高利率可能带来的通货膨胀的威胁以及社会不稳定会比热钱涌入所带来的困难更为严重。

*盖保德:不太担忧中国股市泡沫破裂*

不过,这位前美国财政部官员并不对中国股市泡沫的破裂感到太担忧。

盖保德说:“中国股市过去5年来的上下起伏并没有反映经济中的一些重大发展,而是政府对股权做出的行政规定变化的结果。股市也成为人们因为银行存款利率太低的另一个投资去向,所以它成了一个赌场。很多人应该把钱撤出股市,否则会输得很惨。但是我不认为股市泡沫的破裂会严重损害国内经济的发展。”

*鲍泰利:中国股市市值被高估*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鲍泰利教授也认为,中国股市的市值被高估。不过他对中国政府在没有引发股市危机或是出现不可逆转的萎缩的情况下使它降温的努力表示赞赏。

*鲍泰利:中国应该提高内部消费*

他认为,中国经济中存在的内部和外部的双重不平衡是影响经济健康发展的最大威胁。

鲍泰利说:“最严重的内部不平衡就是中国的家庭消费增长继续滞后于投资增长和GDP的增长。中国的家庭消费在GDP中所占的比例目前只有36%,是世界上最低的之一。”

这位中国经济问题专家表示,在美国,家庭消费在GDP中所占比例为72%,是中国的两倍。鲍泰利认为,中国的发展策略应该以提高内部消费,特别是家庭消费在GDP中的比例为目标。他指出,达到这一目标的途径有很多,例如加强社会保障网、向低收入家庭提供住房以及扩大清理环境污染和环境保护的支出。

鲍泰利说,这样做也会改善中国的对外不平衡,因为中国的贸易顺差是制造业领域过高的投资率的反映。他还认为,实现从制造业到服务业的转变也更有利于就业机会的创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