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3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亚洲赌博业方兴未艾专家关注赌瘾


就在亚洲有越来越多的赌场开业、网上赌博亚洲人不断增加的时候,精神健康专家和各国政府都在担心赌博上瘾的问题。

星期三在香港是赛马日。香港赛马会在这座城市的各处设有很多赛马赌场,每个赌场都有大批的人前往下注。表情严肃的男人和一些为数不多的女子在赌场内、站在电视屏幕前、或阅读当天报纸,研究赛马行情。

*精神鸦片*

对这里多数人来说,赌博是一种娱乐和消遣,而对某些人而言,赌博是他们的精神鸦片,毁坏了他们的生活。

一个四十多岁、不愿透露自己真实姓名、自称托尼的政府雇员表示,他开始马赌只是个消遣,起初赢了几次,便逐渐上瘾,以至到后来一发不可收拾。可是托尼的运气并不持久,后来他不断地输钱,直到4年前,他的赌债已经高达10万美元。托尼说:“我只能卖掉自己的公寓,我和太太还有两个女儿不得不搬到岳父家去住,我们4个只能住一个房间。”

在香港,赌马和赌足球是合法的。香港人平均花在赌博上的钱在世界上也是首屈一指,大约每人每年2000美元。

*八成居民赌博*

香港科技大学的一个调查显示,香港特区80%的人参加某种形式的赌博,这包括赌马和赌足球、买彩票或者到邻近的澳门赌场去赌博,还有就是通过打麻将在家人和朋友之间进行赌博。

香港人并不是亚洲仅有热衷赌博的人群。心理学家萨姆森.蔡是新西兰奥克兰大学亚洲健康研究和评估中心的创办人兼主任。他说,赌博在亚洲文化中有很深的根源,特别是在中国,反映这个地区大批民众的世界观,“比如宿命论的观点、幸运的意识等等。人们倾向于认为生活就是一种赌博,会让运气来主导自己,看能达到什么程度。人们辛苦地工作,在非常艰难的环境中求生存,因此任何可能改善生活、任何可以帮助快速解决问题的方法,都愿意尝试”。

心理学家蔡医生说,尽管亚洲人参加赌博活动的人数比例很高,但并没有证据表明比起其他地区的人有更多的亚洲人染上赌瘾。不过他说,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因为心理学者使用西方心理评估法造成的,这些方法也许并不一定适合亚洲人,特别是很多亚洲人可能不好意思透露自己有赌博的毛病。

蔡医生说,很难做成正确评估,不过面对越来越多的赌博场所在这个地区开张,可能多数人会在今后产生赌博成瘾的问题。他说:“澳门就是一个例子。我们通过公共健康调查得到的数据显示,当人们增加了参与的程度,通常就会导致扩大参与的规模,同时增加病态赌博的严重程度。”

*澳门赌场成倍增长*

澳门是亚洲的赌博之都,那里的赌场在过去几年里增加了一倍以上,数目达到了27个。去年澳门赌博业的税收高达70亿美元,成为世界最大的单一博彩业市场。

澳门的成功刺激了亚洲其他国家开发相同市场。新加坡两年前取消了长达几十年禁止赌博的规定,准备在2009年建成两座酒店式赌场。日本和台湾也在考虑赌博合法化。今年稍早,越南南部开始兴建一座造价40亿美元的豪华赌场。美林投资银行说,今后5年,预计博彩业将在亚洲投资710亿美元。

香港爱德戒赌咨询中心的珍尼特.王医师说,有越来越多来这个中心求助的人去澳门赌博。她说,在很多情况下是他们的家人打电话求助,因为他们已经无能为力了:“一些放高利贷的债主押着赌徒回到香港,打电话给他家人要求还钱,通常他们不知道怎样面对这种局面。”

*多国政府关注*

亚洲地区很多国家的政府都开始注意这个问题。两年前,首届亚太赌博问题研讨会在香港召开。今年7月,新加坡也主办了另一次相同的会议。韩国提供教育材料和学校咨询,打算制止该国猖獗的互联网和在线赌博带来的赌博上瘾问题。

在澳门、新加坡和香港等地,问题赌博上瘾者都能打热线电话,向近两年开设的几家咨询公司寻求帮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