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高官吁与中国保持经济接触政策


布什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呼吁与一个正在崛起的中国继续保持经济接触的政策,因为这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这位官员警告说,通过惩罚性的立法,尤其是在美国经济面临很大不确定性的时候,反而有损美国的经济利益。

*美中关系再处关键时刻*

美国商务部负责国际贸易的副部长克里斯托弗.帕迪拉在华盛顿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发表的演讲中详细阐述了美国继续与中国进行经济接触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他援引前总统克林顿2000年在有关是否给予中国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辩论中的一段话说,“中国今后的道路是中国将要做出的选择。我们不能对这个选择进行控制,我们只能对之加以影响。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对我们的所做所为有完全的控制权。我们可以努力把中国拉向正确的方向,或者我们背过身去而且几乎肯定会把它推向错误的方向。”

帕迪拉表示,与2000年一样,美中关系现在再次处于一个关键的时刻。

他说:“今年,两个国家的强大利益团体将对中国更大程度地融入世界经济中的好处提出质疑,他们将要求在两国之间竖起壁垒。美国的经济民粹分子将在美国人对中国的竞争性挑战以及它的行动对从儿童玩具的安全性到我们所呼吸的空气质量等所有事情上带来的国际影响存在的不安情绪借题发挥。”

*中国经济三方面趋势值得关注*

曾经是佐利克的高级顾问的帕迪拉指出,支持同中国进行接触并不意味著对中国的经济崛起所带来的巨大挑战视而不见。他说,目前有三个方面的趋势尤其值得密切关注,一个是中国制订的一系列目的在于创建中国自己的王牌公司的新政策;第二个是中国的监管结构不能跟上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步伐;第三就是中国存在的严重的经济不平衡可能会影响到它自己的增长,而且也会影响到美国和其他国家。

帕迪拉说,鉴于中国存在的日益上升的经济民族主义情绪、经济政策上的不足以及结构性的不平衡,很多美国人对中国感到关注是不奇怪的,这些关注也反映在美国国会的情绪上。

他说:“可以理解,很多国会议员要求采取行动。布什政府也要求采取行动。但是,像克林顿总统2000年所指出的那样,我们不能控制中国的决定,我们只能影响它们的决定。所以,问题在于什么样的综合政策最能有效地影响中国的行为。”

帕迪拉认为,采用惩罚性的立法这个钝器不会起作用。他举例说,要求人民币升值的立法会提高中国产品的价格,而中国是美国消费者所购买的廉价产品的最大供应国;当国会和政府正在努力刺激经济增长的时候,通过那些导致消费者价格上涨的立法是不明智的。与此同时,他说,没有证据表明拟议中的法案会减少双边贸易逆差。财政部的数据显示,自从中国在2005年7月放弃与美元的单一挂钩政策之后,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了大约15%,但是在这期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反而上升了将近30%。

*处理美中经济关系需三管齐下*

帕迪拉表示,处理美中两国经济关系有一个更好的途径。

他说:“这是民主、共和两党七任总统所坚持的政策。这个政策叫做经济接触,而且它是处理非常复杂的一系列挑战的最好和最灵活的途径。布什政府正在采取一个把对话和杠杠的巧妙利用结合起来的三管其下的策略来延续与中国进行经济接触的传统。”

帕迪拉所说的三管其下的第一个方面就是通过美中经贸联委会和战略经济对话的渠道继续同中国进行密集的对话;第二个方面是充分和有效地利用世界贸易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第三个方面是有效地利用美国的贸易补救措施,积极实施反倾销和反对政府补贴的法律。他特别指出,在2006年3月,商务部改变了23年来不对中国产品实施反补贴法的政策。

这位商务部的高级官员表示,布什政府的这一三管齐下的策略提供了从具体的市场准入到广泛的宏观经济问题对中国的行为施加影响的最为全面的策略,而国会的立法只会适得其反。

他说:“惩罚性的立法不会达到任何效果。相反,在我们目前所处的经济不确定时期,这些措施只会带来导致消费品价格提升的风险,引发贸易报复,而这会阻碍我们的出口,而出口目前是推动我们经济增长的一个关键引擎。它还会影响推动中国改革的努力。在带来这些风险的同时,惩罚性的立法却不能对减少双边贸易逆差有任何帮助。”
这位官员强调,采取几乎肯定促使中国走向错误方向的政策是一个错误。他说,现在就像2000年时一样,美国对中国的竞争带来的挑战感到不安;也像那时一样,在如何管理我们的关系上,我们面临一个根本性的选择;而且与那时一样,正确的选择是很清楚的,这就是与中国进行经济接触仍然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