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北京奥运场馆征地有农民抱怨侵权


受到北京奥运主场馆征地行动的影响,不少近郊农民的权益迄今没有得到维护,所面临的问题没有得到实际解决。

湖北民生观察工作室最近就北京奥运主场馆地区征地对当地农民所造成的影响,分别访问了北京朝阳区大屯乡和洼里乡的失地农民。

调查肯定奥运举办地这两个乡的失地农民的利益得到一定的尊重,他们的生活方式出现一些积极的变化,政府也为此做出了许多努力。但报告发现,在征地、拆迁过程中,失地农民还有许多不满意之处,他们的一些基本权利还是受到了侵犯,部分农民不得不积极依靠自己的力量维护权利。

*到中南海请愿?20多人被抓*

原大屯乡居民吕庆澄2001年被强行拆迁后,汇同另外6户拆迁户准备步行到中南海请愿,结果20多人被抓,他本人被拘留8天,其余的人被关押两天。吕庆澄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对政府的处理方式非常不满:

“他给我强迫拆迁,同时给我现在分配这个楼是一个‘黑’楼,图纸上没有,网上查不着,是他们私自盖的楼,我是哪里都告了,也没解决问题。”

*罪名:“流氓行为”

调查发现,政府强行拆迁,甚至导致不服的农民被劳教。马景雪女士是洼里乡的农民,2003年祖上家宅被强行拆迁,两处正在经营的商业门脸也不予赔偿。她随后去中南海上访,被奥运村派出所拘留,被判劳教一年,罪名是“有流氓行为”。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依然愤愤难平:

“我这问题四、五年了,没有解决。你看着眼看就要过春节了,我心眼里很不好受,我没有家呀,拆迁没有安置我呀,他是违法拆迁移!”

*没有补偿 补偿太少*

马景雪的丈夫李玉奎接过电话补充了有关情况:

“这个宅基地是祖产,而且我有两个商业门脸儿,有营业执照合理合法经营,向国家按时纳税,他们没有评估,没有裁决,没有补偿,就给我抢了。”

除了强行拆迁外,很多居民也对政府的补偿标准不满。洼里乡居民李新元是羊坊村坚持到最后的“钉子户”,房内断水断电,施工方还在房后挖沟,结果发生肢体冲突。拆迁后的赔偿问题迄今没有得到解决:

“你说你把我土地给征了,当时给了我五万块钱。那五万块钱,我孩子要上学,我们大人要吃饭,如果说我们花完了这些钱,那我们就要勒脖了是不是?”

*拆前空许愿 拆后不兑现*

拆迁户农民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产权。大屯乡农民何宝玉对美国之音透露,拆迁之前,有人保证拆迁之后会有产权,结果搬家之后才发现,需要农民自己出钱购买产权证,这让她十分生气:

“他的政策就是产权兑换,才给我们拆迁。当时我们也不懂得,农民也没有文化,就搬了。到这以后,现在让我们花钱买产权”。

调查还发现,一些农民因为拆迁而失去了生计来源,政府的补贴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大屯乡的王国庆就对美国之音抱怨说,他原来经营洗涤剂生产,有稳定的收入。强行拆迁,让他失去了厂房,生活难以为继了:

“该为我安排另外一个地方来继续再生产,因为我靠这个生存呀,通过他们一拆迁,我等于现在也没的干了,没有生活来源了。”

*光明面*

在另一方面,民生观察维权工作室也表示,这两个乡的土地被征后,每家获得最多达数十万元的资金。洼里乡居民的房子被拆后,当地政府采取了货币补偿的方式;大屯乡居民的房子被拆后,政府建了专门的回迁安置小区,居民们都住进了安置房。同时,这两个乡的原村民现在都有社会保险,老人有养老金,大多数人被安排了工作。村民们现在也都成为了城市居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