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新书探讨妇女怀孕生子的选择


对妇女来说,是否生养孩子,是否继续或者终止怀孕, 是否领养孩子或者找人代孕,这都是困难的抉择,都各有利弊。最近出版的一本新书探讨了种种关于生育决定的复杂性和后果。

作为小说家,卡伦.本德和尼娜.德格拉蒙特一直都相信讲故事带来的影响力。当她们决定写一本关于女性生育的书时,她们决定讲述真实的故事。她们搜集并编辑了24篇由妇女自己写的亲身经历。她说:“这些文章带有个人色彩,而且非常坦诚,我和尼娜都非常惊讶她们能够写出这么好的文章。”

卡伦谈到苏珊.伊托写的题为<如果>的文章。她说:“<如果>这篇文章非常有感染力,苏珊讲述了她第一次怀孕时被迫进行晚期流产的故事。在怀孕五个月的时候,苏珊患了血毒症,很可能会中风。虽然她极端不愿意,但还是不得不做了流产。”

这本书名叫<抉择:关于生育、避孕、不孕、领养、单亲和流产的真实故事>。卡伦说,一位名叫珍尼特.埃勒的作者在题为<忍住悲伤>的文章中回忆了1960年代她16岁时第一次怀孕的事情。她说:“珍尼特当时被送到一个专门让未婚妈妈居住的地方。她把孩子生下来后被迫让别人领养了,为这事她一辈子都很难过。”

*对怀孕的恐惧*

卡伦也讲了她自己的故事。在题为<事故>的文章中,她说,她的祖母为了把肚子里的第五个孩子流产掉而从楼梯上跳下去。而这第五个孩子恰恰是卡伦的父亲。卡伦还讲述了她姨妈的故事。她的姨妈有些智障,卡伦一直猜测母亲家里的人有没有想过当初要是没有生下这个姨妈就好了。最后,卡伦还谈到她对怀孕的恐惧和她为什么选择不要孩子。

她说:“我当时还在读研究生。有一次我不小心没有避孕,于是跑到诊所里去要那种第二天早上用的补救避孕药。但是医生就是不给我。我只好去医院,一个男实习医生说,好吧,给你。由此我觉得,让别人来替你做决定,是不对的。”

卡伦的朋友、这本书的另外一位编辑尼娜.德格拉蒙特也在书中分享了自己的故事。
她说:“我的文章<水孩子>写的是我自己的两次怀孕经历。第一次是小产,这改变了我对怀孕和流产的看法。怀孕之前,我一直是赞成人流的,从来没有想过终止怀孕究竟意味着什么。小产后,我觉得这种经历对我来说和流产没什么两样。我在文章中谈了我如何仍然能够政治正确地说我赞成妇女自己选择,但是另一方面,我对流产和人们常说的胎儿的“人格”问题都有很复杂的情感。”

*抉择过程酸甜苦辣*

尼娜说,通过编辑其他人的文章,她体会到她们在抉择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她特别指出,安.胡德写的<鸡年的母亲节>特别打动人。她说:“我收到文章的初稿时,我和我女儿坐在厨房里读这篇文章,最后我不得不把自己关到卫生间里掉眼泪。”

安.胡德在文章中讲述了失去5岁女儿后的悲痛心情。她女儿当时是因为链锁状球菌感染而去世的。安.胡德详细描述了她后来前往中国领养一个小女孩的整个过程。她说:“安.胡德对那些抛弃自己孩子的中国人寄予了无限的同情。在这之前,我一直对抛弃自己孩子的人有非常深的成见。但是读了文章后,我意识到那些人也是迫不得已才这样做的。”

卡伦和尼娜表示,她们希望这本书能够帮助读者意识到,没有任何抉择是绝对正确或者绝对错误的。正确或错误完全要取决于当时的具体情况。卡伦和尼娜指出,不管书中的女性以后是否会后悔,她们当时在做出决断以及现在选择和别人分享她们的经验,这些都需要极大的勇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