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对比美中雪灾路况处理和媒体报导


今天的对比新闻,我们谈的话题是2008年春节期间中国南方一场大雪。中国南方现在已经是桃红柳绿,冰雪消融,然而,这场大雪给人们带来的思索,却仍然在中国互联网上激荡。一些中国的新闻学者首先从雪灾的新闻报导看到了中外媒体处理灾害性新闻事件的不同。

*美媒体多方位报灾情监督政府*

自然灾害,当然不仅仅在中国发生,美国也有,比如卡特里纳飓风造成河堤溃决,河水倒灌,淹没了新奥尔良部分城区。当时的美国记者也纷纷前往新奥尔良受灾现场,对灾情进行了多方位的报导。给观众留下印象比较深刻的是CNN记者从难民临时收容所新奥尔良体育场发来的现场报导。

记者报导了两万五千多名难民缺水缺食品的情景,报导了体育馆里充满了大小便的难闻气味,甚至报导了体育馆内的一些害群之马趁火打劫,犯下强奸和抢劫的罪行,CNN记者甚至把当时的这座体育馆比作人间地狱。

媒体的如实报导,立即引起布什政府的注意。美国联邦紧急救援管理署立即着手布置难民向附近几个城市撤离。大量饮用水,冰袋,食品,帐篷,宿营车纷纷送往灾区。美国军队出动长龙般的越野车辆,把难民撤离到附近的几个州。民间的非政府组织也开足马力,安置灾民,就连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家庭,也向新奥尔良的难民敞开了自己的家门,表现出美国人民在遇到灾难的时候对陌生人的互相关爱的人文情怀。

洪水还没有完全消退,美国媒体已经开始向政府开火,追究政府方面的责任和缺失。当时的美国紧急救援管理署FEMA署长迈克尔.布朗虽然在第一线担任救灾总指挥,日夜奋战指挥抢救工作,但有媒体揭露出他在电视上露面的时候,助理让他把衬衫的袖子卷起来,说这样上镜的形像比较好。这样的细节被新闻媒体无情的曝了光,再加上联邦紧急救援管理署对这场突发性事件的严重性估计不足,应对迟缓,救灾不力,迈克尔.布朗署长最终被解除职务。

显然,不受政府控制的美国媒体在卡特里纳飓风救灾事件中,一如既往地担负起代表民意监督政府的社会责任。对比美国同行,中国记者和中国官方控制的媒体报导雪灾的重点,却是歌颂党和政府领导下救灾取得的成就。

*中国媒体唱支颂歌给党听*

记者最近在中国期间,几乎每天晚上都能看到不同的电视频道举行各种各样的晚会,从各个角度歌颂党中央和各级政府救灾的成就,歌颂解放军和冰雪作斗争的英勇事迹,并有选择地报导一些民众对党,对解放军以及政府的感恩之情。灾害性新闻变成了歌颂党和政府的正面报导,而灾情严重程度说得不多,至于民众有什么抱怨,谁要负责任等等,在中国大陆的媒体上几乎没有任何声音。

其实,把灾害性新闻的角度扭转成歌功颂德的正面新闻,这种做法是有悠久历史的。30年前发生的渤海二号钻井平台沉船事件就是一个突出的代表。

*丧事曾当喜事办 当年媒体勇揭穿*

1979年11月25日,中国石油部海洋石油勘探局有关当局不顾海面有大风的气象预报,悍然下令“渤海2号”钻井船在渤海湾迁移井位,导致“渤海2号”钻井船遇到风浪后翻沉。事故发生后,有关部门把“丧事当作喜事办”。据媒体报导,有关方面隆重召开遇难同志追悼大会,追认英雄烈士,并命名“渤海二号”钻井队为“英雄钻井队”。

然而,1979年,是中国改革开放起步的年代。在中国党内改革派领导人胡耀邦,赵紫阳的鼓励下,当时的政治思想空前活跃,新闻改革的呼声高涨。当时的人民日报记者和工人日报记者,敏锐地捕捉到有关当局试图以抗灾胜利来掩饰自己责任的线索,费时八个月,写出一篇调查性新闻报导,详细揭露了领导瞎指挥,不按科学规律办事,从而造成72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达3700多万元的钻井平台翻沉事故。

这篇报导后来被评为全国好新闻,并引起社会极大的反响,最终导致石油部长宋振明被解除职务,国务院主管石油工业的副总理康世恩受到记大过的处分。渤海二号新闻报导也成为中国新闻史上少有的,值得回味的亮点之一。

*新闻改革转回起点*

三十年光阴荏苒,中国的新闻改革转了一个圈,又回到了起点。现在的电视新闻,几乎从头到尾充斥著领导人的接见和各种会议报导,新闻改革早已无声无息,“民主”和“人权”等字眼竟成了互联网的过滤词。三十年前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先驱和功臣,胡耀邦和赵紫阳,先后被撤职罢官,打入冷宫,抑郁而终。中国的新闻媒体重新回到庆祝救灾胜利的“渤海二号”时代。

一场大雪就造成半个中国陷入瘫痪,其中难道没有任何一级的政府领导出来承担“预警不足、应对不力、救灾缺乏效率”的责任吗?

记者根据大雪期间在中国的亲身经历,对比美国各级政府遇到类似情况的做法,把美国的一些做法,当作“他山之石”,希望能够为中国有关方面借鉴。

*中国高速公路比美国漂亮但管理较差*

很多在中国高速公路上旅行的美国人,都有一种很强烈的感受,那就是中国高速公路几乎和美国一模一样,连旁边的护栏的形状和地上的交通线标志和颜色都如出一辙。只是中国的高速公路点缀有各种花草树木,比美国的高速公路漂亮得多。

不过,一些熟悉中国和美国高速公路的海归学者告诉记者说,中国漂亮的高速公路,只浮光掠影地学到了一些皮毛的表象,没有取到美国如何管理高速公路的真经。

*美国车推雪 中国人扫雪*

中国的这场雪,在美国北部以及加拿大,实在是小巫见大巫。美国北部的很多州,大雪是家常便饭,一场接一场。人们习以为常。美国之音所在地美国首都大华盛顿地区,每年冬天也有冰雪天气。一旦气象报告有大雪,这一新闻立刻成为各电视台的头条新闻。

这里特别要介绍的是美国公路上的铲雪车。这种车平时作为普通的载重卡车,遇到大雪的时候,前面安装一个一条车道宽的推雪板,后面加装一个漏斗形设备,通过下面一个可旋转的圆盘,把车厢中满载的盐和沙子混合撒在路面上。两辆车并行,以每小时四五十公里的速度,把积雪推到路边。

记者在雪灾期间,在中国的高速公路上旅行,没有看到一辆铲雪的专用车辆。记者看到一些地方出动带抓斗的挖掘机来挖雪,甚至看到解放军出动军用坦克到高速公路上碾压冰雪。

更为壮观的是在高速公路两旁,数以千计的解放军,每人手拿一把铁掀,把雪和冰一铲一铲地铲到公路隔离墙之外。几千名身穿绿军装的解放军,在白茫茫的雪地上,挥舞铁掀,红旗飘扬,场面壮观,拍摄的电视新闻画面非常壮观,但这种人海战术除雪的效果如何,不免令人要打一个问号。

中国的公路当局不是一般地缺乏除雪的专用设备,而基本上就没有专用设备。成千上万名解放军在冰冷的雪地上奋战一天,恐怕还抵不上美国铲雪车的功效。

*维州如何除冰雪*

以美国首都华盛顿西侧南侧的维吉尼亚州作为例子,和这次中国雪灾最严重的湖南省作对比。维吉尼亚和湖南差不多,都属于南方,下雪天并不多,除雪任务和预算也比不上北部的州。根据维吉尼亚州公路局提供的数字,这个州的公路局要负责除冰除雪的州内公路全长5万7千英里,相当于9万1千公里。

据湖南官方媒体公布的最新数字,2008年湖南全省基本形成了以“一纵四横”高速公路为主骨架、7条国道和64条省道为主干线的公路网络,在建和建成高速公路总里程达3533公里。也就是说,湖南当局需要为总长为3千公里的公路除雪。和同处于美国南方的维吉尼亚州公路局除雪的公路总里程9万多公里相比,湖南公路当局在公路上除雪的工作量只相当于三十分之一。

据维吉尼亚州公路局介绍,该局共拥有公路除冰除雪的专用设备3600台,并配备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3200人。该局平时经常检修这些除雪设备,并对员工进行训练,一旦气象预报有冰雪天气,设备人员立即出动。

该公路局的口号是,“我们也许不能确切地知道老天爷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但是民众可以确定的是维吉尼亚州公路局的设备和专业人员严阵以待,迎接冬天老人带给我们的任何冰雪。”

一般来说,雪没下的时候,装满沙子和盐的推雪车就出动了。这些车辆每隔几公里静静地停靠在路肩,等待第一片雪花的落地。几乎和雪花落地的同时,推雪车就开始在地面上撒一层盐沙,目的是为了让雪落在这层盐沙上,受到车轮的碾压之后,形成盐,沙,水和雪的混合物,而不会在路面上结冰。

维吉尼亚州公路局2007年冬季的公路扫雪预算为8千万美元。维吉尼亚公路局负责设备维护的工程师麦克.布拉哈姆说:“维吉尼亚公路局的目标是,在暴风雪结束后的48小时之内,全州的公路都要做到车辆畅通。一旦下雪,除雪工作将会是24小时没有停顿,相关人员工作12个小时一个班次,直到冰雪从路面上全部除掉为止。”

准确的气象预报,充分的准备工作,维护良好的除雪设备,训练有素的人员,以及充足的预算,是美国维吉尼亚州能够在冰雪的灾害性天气来临时保证公路畅通的条件。

*沪宁公路历险记*

下面是记者在繁忙的沪宁公路上的见闻,似乎可以为一场大雪造成中国高速公路瘫痪找到一些原因。

由于南方气候的特点,公路上的积雪在白天开始融化,但是晚上气温下降之后,地面上的雪水立即在公路上结成一层薄冰,对车辆形成极大的危险。记者乘坐的车辆是晚间从上海出发的。驶上沪宁高速公路不久,就出现车辆向路边侧滑的险情。车辆发生侧滑时,应该顺著侧滑的方向打方向盘,同时减低速度,把车辆慢慢驶回原来的车道,这是美国驾照考试的选题之一,也是常识。

显然中国司机没有雪地或者冰面驾驶的经验。一看车辆向右侧滑,立即踩刹车,并且向回打方向盘,结果车辆立刻表演了好莱坞电影的特技,原地飞速三周转,然后带著巨大的惯性向钢筋混凝土护栏撞过去。撞击后的巨大反作用力又让车辆反弹回来,后面的保险杠再撞护栏,才停了下来。车辆惨不忍睹,万幸人还安全。

记者下车后,才觉察到沪宁高速公路的表面,已经成了一个平滑的溜冰场,冰面在月色中发出令人心悸的寒光。冰面上面没有盐或沙,有关方面似乎没有对路面进行过任何处理。

司机打110报警。由于待在车里有被后面高速开来的车辆连环撞击的危险,只好下车到护栏外等候。冰天雪地的深夜里,等了一个多小时,望断秋水,不见警车的身影。这样的事故如果发生在美国,一刻钟之内,医院的救护车、警察巡逻车、救火车等立刻呼啸而至,赶到事故现场。如果需要,有关当局会立即出动直升飞机。

*上海江苏两不管路段*

反复拨打中国110报警电话之后,警方回答说,他们的车辆也无法开到事故现场。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封闭高速公路。记者一行后来只好步行前往最近的高速公路收费站的警察局。据警察介绍,这个地段的路面根本就没有撒过盐,已经发生过多起事故,原因是沪宁高速公路分别由上海段和江苏段组成,中间的结合部的路面除雪责任方面,有关部门互相扯皮。

沪宁高速公路全长275公里,是中国车流量最大的高速公路之一。江苏和上海也属于全国的最富的省、市。先进的沿海地区高速公路尚且如此,其他地区可想而知。

*护路消极收费急 所收之费知何去?*

是有关单位没有钱买盐吗?是没有经费买设备吗?显然不是钱的问题。据报导,全世界收费高速公路,百分之九十在中国,而且收费价格昂贵,甚至超过发达国家。中国的高速公路管理部门不缺钱,不缺经费,他们关心的是建立收费站收钱,缺乏的是敬业精神和对生命以及安全的关心。

对比美国的高速公路,美国跨州的州际高速公路是联邦政府资金修建的,纳入联邦预算。而且美国百分之九十的高速公路是不收费的,所以美国高速公路还有一个名称叫做自由路,美国收费公路只是极少数,而且收费比较低廉。人们不禁要问,中国林立的高速公路收费站收的那些钱都干什么用了呢?为什么不能在下雪之前在公路上撒一点盐和沙子呢?

*海外捐款归何处?*

尽管有这些疑问,海外华人和华侨看到中国雪灾,仍然认为这是钱的问题。他们慷慨解囊,援助灾区。中新社报导说,湖南省外事侨务办2月15号透露,香港、澳门同胞,和新加坡、泰国、美国、罗马尼亚等地的海外华侨华人向湖南冰冻灾区的捐赠迄今已经近1.5亿元人民币。

海外华侨和华人拳拳同胞情,令人感慨。但是,一些观察家也担心,这些钱会用来购买盐,沙子和除雪设备吗?

《法制晚报》近日的一条消息报导说,2007年北京市落马的贪官平均涉案3506万元人民币。《法制日报》在调查分析时所用样本共涉及案例51起,而落马的官员只限于局级(含副局级)以上的党政干部和国企负责人,小官还不算。换句话说,海外华侨捐给湖南救灾的全部款项,刚好能填满四个北京贪官的胃口。

*问责问责 止于说说?*

很多中国有识之士对这场雪灾进行了独立的思索,并希望借北京召开人大政协两会期间,落实官员问责制度。

美国合众国际社援引夏一凡发自日本东京的一篇文章认为,中国雪灾是专制罪恶的又一见证。文章说,今年的大雪成灾时,这么多的媒体不见一点质疑的声音。历史证明,如果没有质疑的声音,中共官员就一定会借救灾之机捞取政治资本,回避检讨自己为政低能而带来的后果。这样的结局自然是为下一 次灾害肆虐大开绿灯!

亚洲时报报导说,广州市政协副主席郭锡龄,日前在市政协小组会上,怒轰铁道部在雪灾中严重失职,并点名铁道部官员应该被撤职!郭锡龄在广州市政协小组会上说:“这一次有两个部门要批评,一个是气象部门,之前完全没有预计到天气的严重性。不过更严重的是铁道部!”

亚洲时报报导说,“郭锡龄不仅要铁道部的人下台平民愤,还提出中国官场要有政治问责的文化和制度。很可惜,中国只有一个郭锡龄那样的政协委员,而正在掀起思想解放运动的广东省,也不能为他顶住压力;更可惜的是,郭锡龄的炮弹,最后很可能如泥牛入海,政治问责制度仍然是杳无音讯!”

*政府垄断善举还是借助民间组织?*

刘晓波在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说,在刚刚过去的大雪灾中,灾情波及十八个省区,受害人口高达二亿,但在中国媒体上,严重失职的官权却始终是救灾的唯一 主角,全不见任何民间组织或临时组织起来的群体救灾行动。

刘晓波呼吁政府不要垄断所有“善举”。他说,“独裁政治必然是恩赐政治,垄断慈善事业和救灾,既是为了维持独裁者的恩人形像,也是为了让民众养成凡事依赖政府 的惰性。正是这种政府包揽一切的独裁体制,压抑了民间的创造力,扼杀了国人的同情心和利他精神。富豪们有钱无处捐,百姓有劲无处使,大量民间资源被闲置被浪费。久而久之,对他人苦难和公益事业,国人变得冷漠麻木,所谓‘各扫自家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刘晓波认为,一个国家的真正强大,不在于一个独裁政府的权力之大,而在于民间之大,只有建立起一个生机勃勃的公民社会,才能使民间社会发挥出组织化的惊人力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