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六四领袖王丹台湾观选促青年参与


台湾总统大选即将举行之际,中国六四民运学生领袖王丹到台湾观选,并与台湾“野百合学运”代表人物罗文嘉展开深度对谈。王丹强调说,没有年轻人的参与,台湾的民主将陷入危机。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日前接受日本媒体访问时说,如果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谢长廷在3月22号惨败,台湾民主将会倒退20年。近20年前,中国发生了六四民运,台湾台湾发生了“野百合学运”。当时两岸争取民主的青年代表人物分别是王丹和罗文嘉。王丹趁到台湾观察总统大选之际,与他相识10年的老朋友、台湾民主学院主任罗文嘉在台湾第一学府台湾大学进行座谈。

座谈的主题是探讨青年投入民主改革和参与政治的角色与重要性,希望诉求不偏向蓝绿任何一边、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新选民,让年轻人也能够在台湾的总统选战中发出关键的声音。

*不希望被贴上挺蓝或挺绿标签*

虽然这场活动是由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谢长廷办公室与台湾青年逆转本部联合举办,但是王丹在座谈一开始就先强调,他不希望被贴上挺蓝或挺绿的标签。王丹说:“这不是一个选举造势的活动,所以希望大家不要误会,不要把我逼成男生版的白冰冰(因被指挺马引发争议的台湾女艺人)。”

王丹在座谈中强调,没有年轻人的参与,台湾的民主将陷入危机:“台湾是一个危机中的社会,但是青年却居然都没有参与。台湾还没有发展到美国那样成熟的民主社会,青年没有什么理由不去关心社会的发展,因此这种情况让我感到非常地诧异。”

参与这场座谈的台湾大学生非常踊跃,有不少台湾年轻学子向王丹和罗文嘉表示,对台湾的政治感到无力,根本不想去投票。对此,罗文嘉认为是台湾近年来的政治恶斗消耗了年轻人的热情。

罗文嘉说:“我觉得这几年来政治的消耗,消耗了人民的期待,消耗人民对改革的热情,所以大家的心冷了,对政治人物对政党没有太多的期待,觉得不管哪个党都一样,所以选择不参与、不投票。是这个结果造成这样的现象,就像王丹讲的,这是台湾面临的民主危机。”

*知其不可为为之*

台湾年轻人的无力感,王丹说他能够体会,但他激励台湾的年轻人要坚持下去。王丹说:“我们当年在北大办民主沙龙的时候,好的时候有上千人我也很开心,不好的时候其实也就小猫七八只。那种无力感,我想每个搞社会运动的人都经历过,问题是社会为什么会需要这样的人,就是需要有些人知其不可为为之,就是你看上去大家都很冷漠,根本没有办法激发热情,但你还是能坚持去做。这就是社会对这批人的历史使命的要求。”

王丹还说,不论是当年的天安门学运还是现在美国的总统大选初选,他都看到年轻人的热情与力量:“我看到今天美国总统选举,奥巴马原本远远落后希拉里,今天居然领先这么多,这完全是靠激发青年的热情。美国青年有多少年不出来投票,今天却大规模成群结队要去登记投票,我认为青年的热情参与,即使在美国这样的成熟的民主社会,也能够改变历史。”

王丹呼吁台湾的政治人物跳脱蓝绿,倾听年轻人的声音:“台湾今天当然有很大的蓝绿撕扯。我认为只有青年学生可以扮演这么一种社会力量,因为青年学生不太容易被冠上蓝绿。只有你们出来关注一些议题,才可能给台湾社会带来一些跳脱蓝绿的因素。”

*建筑公民社会*

王丹接受中文部专访时,谈到他个人对台湾民主发展的观察,尤其是对二次政党轮替的看法。他说:“我觉得台湾民主的危机在于公民社会的缺乏。我觉得要真正巩固民主,真正的改变是要把公民社会更好的建筑出来,至于轮替不轮替只是制度层面的问题,那是表面的东西,我不觉得那是改变的主要的内容。真正的改变是把公民社会催生出来,通过政策把真正的公民社会建构起来。两党谁能提出这样的政策,谁就能为台湾带来真正的改变。”

在被问到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马英九曾经多次表达支持平反六四以及坚持反共的立场时,王丹说,他的确对马英九有高度期待,但要看马英九未来当选总统之后具体怎么做。他说:“马先生一直有这样讲,当然有讲比没有讲好,但是对政治家的观察,其实不是听他说什么,而是看他做什么。所以我对马先生有非常高度的期待,包括他说反共要怎样反,他说要帮助推进大陆民主化,要怎样具体来推动,这是我比较关心的问题。”

王丹这次到台湾观选为期一个月,预计将在台湾待到总统大选结束之后,除了近距离观察蓝绿阵营的竞选活动之外,他还将在3月9号两党总统候选人的电视辩论会上担任特别来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