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专家:布什对非洲政策总体上成功


主持人:布什总统最近访问了非洲的贝宁、坦桑尼亚、卢旺达、加纳和利比里亚。布什总统说,美国努力帮助新一代的非洲国家领导人改变非洲。 美国就疟疾、艾滋病治疗和教育以及改善政府管理问题提出了新的计划。在布什执政期间,美国向非洲提供的发展援助增加了一倍以上,从2000年的大约100亿美元增加到2006年的230亿美元。布什总统说,美国的使命是战略性的、也是道义上的。

布什总统说:“这个使命服务于我们的安全利 益。生活在混乱和绝望中的人民更容易受到暴力思想的影响。这个使命也服务于我们的道德利益。我们都是上帝的孩子,我们有拯救生命的力量,因此也就有责任来拯救生命。”

主持人:今天我们邀请了一些专家来谈谈美国援助对非洲的影响,他们是时代周刊驻白宫记者马斯默.卡拉布利斯、霍沃德大学的非洲学教授苏来曼.尼扬,以及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客座研究员罗杰.贝特。首先请问霍沃德大学的非洲学教授苏来曼.尼扬,刚才我们播放了布什总统的讲话,他说,美国的人道主义援助对于打击非洲地区的暴力极端主义是非常重要的。暴力极端主义的问题在非洲有多严重呢?

尼扬:我认为布什总统出访非洲受到美国在非洲的道德义务的鼓舞。非洲人在布什任期将满的时候是如何看待美国的呢?布什总统参与解决了好几个问题:一个是防治疟疾的计划,对付疟疾所造成的困难;一个是艾滋病。这个问题是从克林顿那里继承下来的。

当然了,布什总统还要解决他父亲当政时就遇到的问题。老布什参与了解决索马里冲突的努力。索马里危机仍然存在,还有人道主义的问题。这些问题对布什总统和他在美国的许多支持者来说都很重要。这些人跟在非洲的传教组织有关系。

还有就是恐怖主义的问题。布什访问的坦桑尼亚等国家在美国9/11遭受恐怖袭击之前就已经受害于恐怖主义了,很多人都了解这一事实。还有第三个问题。布什总统一直表示要促进民主,这个问题关系到非洲的和平与稳定,关系到能否在民主制度下发展经济。

主持人:马斯默.卡拉布利斯,美国政府对非洲局势怎么看?美国的人道主义援助在多大程度上是安全战略呢?

卡拉布利斯:显然,美国的援助既是出于人道主义,也有安全方面的考虑。美国政府及布什本人都认为布什的非洲计划是美国政府不为人知的成就。

总的来说,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人都认为,尼扬教授刚才提到的援非项目是成功的,人们对艾滋病计划的一些作法有争议,对新非洲地区司令部也有争议,但总的来说,人们都认为布什总统的援助计划在两件事上是成功的:一是改善了美国在当地的形像,二是在道德上行善。

布什总统常常说到为150万非洲人提供艾滋病药品的好处。有迹象表明,美国这样做不仅有人道主义的成果。新闻报导说,皮尤全球态度调查结果显示,有些国家在布什当政期间转而反对美国,但是一些非洲国家变得非常支持美国。皮尤全球态度调查报告上列出了最支持美国的国家名单,其中有5个是接受美国援助的非洲国家。

主持人:罗杰.贝特,这个例子是否说明美国能够通过行善来取得战略上的成功呢?

贝特:是的。毫无疑问,布什的非洲之行是成功的。我同意刚才两位的看法,美国的非洲政策是成功的,当然也并非没有缺陷。有些跟反恐战争有关的问题,比如我们有对反恐战争感兴趣的盟友吗?瓦哈比教派在布龙迪等国家的影响有多大?瓦哈比教派在布隆迪首都等很多地方大建清真寺。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是听美国企业研究所同事说的。我对卫生问题更了解,我认为美国在这方面几乎是百分之百的成功。虽然有些艾滋病防治计划管理不善,但总的来说,这个计划是有效的。

我在看一篇报导,题目是不要让疟疾进入赞茨巴尔。赞茨巴尔是坦桑尼亚沿海的一个岛屿。美国援助非洲预防疟疾,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独立媒体报导,当地的疟疾发病率减少了90%以上。问题是能否保持下去。这是任何援助项目都面临的问题。

有人批评布什总统只去他想要去的国家,而不是比较反对美国的国家。可是只有当受援国愿意跟我们合作的时候,援助才会有效。必须有夥伴关系,否则是不行的。所以我认为,布什总统选择那些国家是对的。

主持人:苏来曼.尼扬提到美国的非洲政策,其中一个内容是“世纪挑战帐户”,开辟这个帐户的目的是推动和建立良好的政府。

布什总统在坦桑尼亚访问的时候说:“美国不想把钱花在那些从人民手里窃取金钱的人身上。我们要跟诚实和有同情心的人打交道。我们希望我们的钱用在改善人类条件上。我们和你们站在一起,是因为你们的政府和你们个人致力于打击腐败,致力于向民众的教育和健康投资,是因为你们致力于接受和扩大市场经济。”

主持人:这些都是千年挑战帐户的援助条件。马斯默.卡拉布利斯,这种作法是新的吗?有多成功呢?

卡拉布利斯:这是一种新的作法,而且普遍获得成功。不过,也有些专家认为,现在断定它的成功还为时过早。千年挑战集团的50、60亿美元都用到非洲以外的地方去了。问题是,如何才能在非洲找到那些达到标准、从而有资格接受援助的国家。

事实上,坦桑尼亚的情况就是喜忧参半,坦桑尼亚去年秋天成为第一个接受大量援款的非洲国家。千年挑战集团答应向他们提供近7亿美元。布什在坦桑尼亚访问时签署了拨款协议。可是在布什启程前往非洲之前,坦桑尼亚的总理和两个内阁部长因为跟能源供应有关的腐败丑闻辞职了。

千年挑战集团要求受援国达到某种标准,要求他们必须减少腐败才能获得援助,可是目前并不清楚这种作法能否生根。但总的来说,这个计划很受欢迎。

主持人:罗杰.贝特,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贝特:我同意,这个计划确实很受欢迎。通过千年挑战帐户来提供援助,推动进步是正确的。这个计划很有意思,要求受援国达到某些标准,然后才给他们援助。有很多例子表明,有些国家并不认真对待援助,比如肯尼亚。世界银行在21年里先后4次要求他们实行农业项目。大家都知道,肯尼亚是不会实行的,可世界银行还是向他们提供了援助。

千年挑战帐户有多成功,现在判断还为时过早。不过,在向一些国家提供援助前,先要求他们有好的表现,这是个好主意。

主持人:苏来曼.尼扬,你的看法呢?

尼扬:我同意他们的看法。我想到了三个问题。我认为布什总统非常了解情况。一是腐败。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一些地区腐败猖獗。

布什总统决定访问坦桑尼亚是基于这样的判断,第一,援助坦桑尼亚可以同时推动民主化,改善卫生,推动反恐和人道主义的努力。布什在讲话中明确表示,华盛顿不要腐败。他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给你们钱,希望你们把钱用在该用的地方。第二,我们要记住,坦桑尼亚、肯尼亚和许多非洲人对于基地组织炸毁大使馆并不高兴。他们在9/11以后看得更清楚了,他们很关切,也很感兴趣。

对布什总统来说,出访坦桑尼亚是有好处的。他本可以选择访问东非的肯尼亚,可是布什必须告诉肯尼亚领导人,在治理国家方面,他们的表现很差。在治理和腐败之间,少量腐败可能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对腐败份子必须提出警告。

主持人:布什总统在出访非洲的时候谈到卫生计划。

布什说:“这是我第二次访问非洲,我在这里要提醒我的同胞,帮助别国防治能够治疗的疟疾等疾病,以及艾滋病等疑难病症符合美国利益,推动非洲同美国的贸易符合美国利益,向一些国家的政府提供资金,让他们教育儿童,这也符合美国的利益。

主持人:罗杰.贝特,美国以前对疟疾和艾滋病采取什么政策?现在的政策跟以前的有什么不同呢?

贝特:总统的疟疾防治计划在两个方面不同于以前的政策,一是这些计划是以政策为动力的,而且我们知道这些政策是可行的。二是美国努力衡量受援国的表现。从历史上讲,美国和西方都向非洲国家的卫生系统提供援助,可是美国和西方无法评估这些计划是否成功。疟疾防治计划的成功之处在于能够衡量美国纳税人的钱是否在拯救生命。这一点是肯定的。

至于这个计划能否继续成功进行,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正像马斯默.卡拉布利斯所说的,非洲有130万到140万人接受艾滋病治疗,这么多人在困难的环境中接受复杂的药物治疗,很了不起。

不过也会有问题。我们拿出很多钱来防治艾滋病,挽救生命,艾滋病计划要求很多人力物力,不一定是财政方面的,因为是美国出钱。一些最好的儿科医生和护士可能会因为艾滋病计划的报酬高而离开原来的岗位。美国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他们正在采取措施。我非常肯定布什总统的疟疾和艾滋病防治计划。

主持人:苏来曼.尼扬,非洲的疾病控制取得了很大的进展,这对非洲解决经济、政治和暴力等问题有多重要呢?

尼扬:我想大多数非洲人会说,健康是第一的,健康比什么都重要。人不健康就不能发展自己的社会,所以要解决健康问题。非洲国家政府的主要问题是他们资金有限。他们在这方面要依靠外国资助。在发展经济或教育之前,他们必须首先解决健康问题。

跟非洲国家相比,非洲以外的国家对艾滋病更为关注。非洲的医生和医学专家会告诉你说,疟疾、肺结核等才是非洲主要的疾病。当然了,各国都已经认识到了艾滋病的严重性。所以非洲人跟外国人谈论健康问题的时候,必须谈到艾滋病。为了筹集资金来治疗其他常见病,他们不得不讨论艾滋病的问题。

主持人:罗杰.贝特,你怎么看?

贝特:的确如此。不过,我们必须要看看博茨瓦纳的情况,他们的艾滋病感染率是非洲最高的,可是经济却持续增长,30年来,他们每年的经济增长率为4%或5%。所以,即使有很高的艾滋病感染率,国家还是能够发展的。毫无疑问,即使有严重疾病的负担,富裕国家还是能够发展。

健康固然重要,但是如果没有自由国家的体制,没有民主,不保护产权,没有法制,国家就不会发展,我认为首先要有民主。

主持人:苏来曼.尼扬刚才说到艾滋病引起了西方的注意,因为很多西方人也感染了艾滋病。艾滋病在西方很受重视,可疟疾在发达国家很少有人知道。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没有政治支持的网络,可是布什总统为什么在防治疟疾的问题上付出这么大的努力呢?

卡拉布利斯:在疟疾问题上,美国的确没有政治支持的组织。有些知名人士曾经发起运动,帮助人们了解一些鲜为人知的疾病。由于国会议员提倡,所以很多项目以前都以某种形式存在,当然规模很小。

莱希参议员在布什大力加强对非洲的援助计划之前就曾不断呼吁。布什总统愿意为这些项目出钱。他在出访非洲的时候宣布说,要拨款3亿5千万美元来赞助一个5年计划,这个计划的目的是防治肠胃病等所谓被忽视的疾病。

有人认为,艾滋病的防治得到了大量资助,肠胃病等疾病反而被忽视了。我还要谈谈非洲政府这个更大的问题。我认为,要对来自非洲的好消息抱怀疑态度。一个世纪以来,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的一些非洲国家在向自由化迈进方面的确有好消息,可是过去一年来,有些变化令人不安,可能是出于安全考虑,经济利益的膨胀,也因为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的丰富资源,有些国家再次出现了独裁和反民主的政府。

主持人:我们只有一两分钟的时间了。布什总统提到达尔富尔种族屠杀的问题,这显然是一个政治暴力问题。罗杰.贝特,你认为非洲人有能力解决这类问题,遏制暴力吗?

贝特:总的来说,从非洲近10年的情况看,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每10年都会出现更多的和平的权力移交,我认为这种情况会继续下去。但是也有问题。在苏丹和津巴布韦,还有目前的肯尼亚。但整体上说,我是肯定的。

我认为,非洲的一个问题是对工商业缺乏足够的重视,这方面中国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中国在政府管理方面作得不好,但是他们重视工商业,整天都在谈论这个问题。据我所知,布什总统在非洲访问的5、6天里,只有一次活动跟工商业有关。这就发出了一个错误的信号。非洲需要我们提供援助,需要我们帮助,但他们更需要跟我们进行贸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