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安徽当局否认迟报瞒报传染病疫情


中国安徽阜阳今年3月中旬出现致命性肠道病毒疫情,当地政府在一个月之后才向公众公布实情。与此同时,疫情在严密的新闻管制、封锁的掩护下扩散,导致众多儿童染病。阜阳当局以及中国卫生部否认有迟报、瞒报的问题,再次使人们质疑中国的新闻管制和公共突发事件报告制度是否符合宪法。

来自中国的最新消息说,安徽1884人感染EV71肠道病毒,在院治疗540例,死亡20例。

中国国内外许多评论人士哀叹,安徽阜阳肠道病毒的发生和扩散,跟5年前的萨斯疫情在当局的新闻封锁外加谎言的掩护之下扩散的情况如出一辙。

来自中国的报导说,阜阳当局3月底就知道了有疫情发生,但是当局首先禁止向公众发出警告,又在公众因为没有确切消息发生惊惶、谣言四起的情况下,向公众散布假消息,强调染病和死亡病例只是“几个”,并没有传染性。另外,有幼儿园及患儿家长被要求保密,并得到“谁说出去,谁丢饭碗”之类的威胁。

在政府严密的信息管制和新闻封锁之下,公众成为“不明真相”的群众,他们或者恐惧得不知所措,或者采取根本没有任何防护作用的防护措施,如服用中药板蓝根。

在5年前萨斯疫情发生的时候,中国当局也是首先封锁信息,然后是散布假消息,说萨斯是可用抗生素治疗的“非典型性肺炎”,没有什么可怕。当时得不到确切消息的民众乞灵于毫无科学根据的烧醋杀毒,一时间导致中国制醋业股票价格大涨。

5年前,中国当局封锁信息,导致萨斯疫情扩散全世界,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批评。中国党政当局当时虽然没有公开明确承认错误,但表示要进行改进,要确保今后发生类似事件,公众能够及时得到有关的信息。然而,5年后的今天,中国又出现传染病疫情在当局的信息管制和新闻封锁下扩散的事情。

*当局有新说法:调查病原需要时间*

就在中国网民和中国一些报纸就此对政府提出批评的时候,中国政府当局又有了新的说法。安徽阜阳当局表示,由于病原调查需要时间,因此没有立即向公众发出警报,但阜阳并没有迟报、瞒报的问题。中国卫生部也表示,阜阳并没有迟报、瞒报。但是,阜阳市政府和中国卫生部没有解释阜阳当局为么要封锁疫情信息,并散布误导公众的有关疾病“没有传染性”的虚假信息。

中国宪政学者陈永苗表示,阜阳政府当局出于各种原因对公众隐瞒疫情信息,至少是有行政不作为的问题。但是,一个更大的问题是,中国控制新闻媒体,垄断传染病流行等突发公共事件的信息发布和传播,当局这种一再危害公众生命安全的做法,依据的是中国现行的法规。陈永苗表示,这种法规显然是违反明文保障公众知情权的中国宪法,这种法规显然是非法之法。

他说:“实际上就是在宪法上做出‘保障公众知情权’的规定,他又用各种非法之法实际上给你取消掉,消除掉。”

批评者指出,在中国,公开出版的报纸杂志都必须接受党的宣传部门的领导和控制,新闻和评论话题都有严格的限制。过去一个星期,中国一些报纸虽然对安徽阜阳市政府当局是否存在封锁消息和刻意撒谎的问题进行了许多报导和评论,但是,对安徽阜阳市得以封锁消息、实行新闻封锁、造成公众生命损失的制度本身几乎没有任何评论。

在过去的一两天里,追究安徽阜阳市政府当局应当负什么责任的报导和评论也显著减少。官方新闻媒体明显转向主旋律正面宣传:安徽省政府领导人如何关心群众,探望病人,阜阳市当局如何采取切实措施,公开信息,帮助病患者家属。

关键字:安徽省,阜阳,萨斯疫情,致命性肠道病毒疫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