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3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专家:中国普通建筑缺乏防震监管


在中国汶川大地震中,轰然倒塌的学校、普通民房和岿然不动的政府大楼、豪华建筑形成了鲜明反差。这种反差除了揭示出中国贫富差距的问题外,也暴露出中国的建筑安全标准执行过程中的缺陷。

*防震标准合格*

1976年唐山地震后的30多年里,中国城建部门对建筑防震安全标准做出了多次完善。

曾经四次到中国实地考察的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美国中部地震中心主任阿穆尔.阿尔.纳塞博士说,中国目前的建筑安全和防震标准的完备程度不亚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地震多发国家。

“建筑防震标准有两个功能。一个是预估不同地区的建筑物在地震中可能承受的破坏;一个是对地震活跃地区的建筑标准做出额外要求。从这两个方面来看,中国的建筑防震标准的各项指标都是合乎标准的。”

*城乡差别 官学差别*

尽管如此,5月12日发生的汶川大地震却暴露出这样一个事实。整个震区至少有9所小学和大量普通民房成片倒塌,死者逾万,而灾区的很多政府大楼和豪华建筑却纹丝不动;距离震区仅90公里的省会成都尽管高楼林立,但是在地震中只受到相对轻微的损坏。

*执行力度影响抗灾结果*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地震问题专家阿尔.纳塞博士说,中国的建筑防震标准执行力度不一,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受灾程度因地而异。

“在中国,我们看到了在很多其他国家同样存在的三个问题:农村建筑缺乏监管,普通建筑缺乏监管,意义重大的标志性建筑受到过分重视,常常拥有最可靠的防震标准。这些问题在经济刚刚起飞和城市化初期的地区表现的尤为突出。”

近年来,随着中国东南沿海地区的高速经济增长持续向内陆渗透,一场建筑热潮席卷全国。根据中国政府公布的数据,2006年中国的房屋建筑面积达到了18亿立方米,在建面积41亿立方米。同年,四川省的建筑面积排在全国第五位,是北京完工量的两倍左右。

*农民土造楼不安全*

曾于两年前在四川山区实地考察的美国地震专家阿尔.纳塞博士说,他在中国很多地方看到农民自己设计、采购、建造的楼房,很多楼房使用的是从拆迁工地回收的建筑材料。他说,这种家庭作坊式的工程连普通安全标准都难以保证,防震就更加无从谈起。

“农村和城市的贫富差异对地震灾情有没有影响?答案毫无疑问是肯定的。这种因果关系不是模棱两可,而是不折不扣的。”

美国华尔街日报星期三的评论文章指出,任何国家的自然灾害往往会给那些居住条件不佳的穷人带来最大伤害。美国2005年遭受的卡特里纳飓风也暴露出这个问题。但是中国领导人面临的问题更加棘手,因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贫富差距最为悬殊的主要经济大国之一。

2007年,中国农民人均收入4千1百多元。相比之下,中国城市人口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接近一万四千元。

*官方之说*

中国政府官员称,目前做出某些建筑比其他建筑更容易受损的结论为时尚早。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言人李秉仁说,在汶川地震中,灾区房屋是依照相关标准而建的,但是此次地震及余震的强度超出了最初设计的抗震标准。

*生命永远是最宝贵的财富*

美国地震专家阿尔.纳塞博士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前往四川地震灾区考察。他说,中国各地的建筑热潮仍在继续,中国国内的贫富差距的缩小也并非指日可待。不过,这位学者认为中国政府还是可以采取措施,在未来防范和减少地震带来的损失。

“首先是强有力的立法。任何建筑,如果没有妥善的审批和工程监督绝对不能开工。但是,除了限制措施以外,教育也很关键。中国民众应该知道,地震永远都是定时炸弹。可能明天爆炸,也可能一百年以后爆炸,但是肯定会爆炸。我们在急于创造财富的同时,不应该忘记保护财富。而生命永远是最宝贵的财富。”

关键词:中国,地震,学校,民房,政府大楼,豪华建筑,防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