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各界关注民众参与京奥执法合法性


北京奥运会负责安全的官员说,中国警方将运用动员广大民众一起参与的传统模式,为本届奥运会提供安全保障。法律界和人权活动人士对民众参与执法的合法性以及公民权可能受到侵犯表示关注。

北京奥组委保安部部长刘绍武星期三在中外记者会上说,2008年北京奥运会安全工作的特点是,中国警方将运用它的传统工作模式为奥运会提供安全保障。

刘绍武说:“中国警方传统的工作模式和奥运安保的特点在于,动员广大民众的参与,在场馆内的安保工作,我们聘请了志愿者。在场馆周边,我们也宣传居民社区邻里之间互相守望。在整个赛区,包括北京、天津和青岛赛区,我们也动员了广大的社会居民给我们提供线索。”

*志愿者执法是否会权力太大*

北京奥运会聘请志愿者在比赛场馆内参与安保工作的做法立即引起了一些外国记者的质疑。一名来自巴西的记者担心志愿者的执法权力太大,甚至影响到自己的正当采访活动。

对此,刘绍武回应,志愿者的责任是向比赛参与者和观众提供安保服务,如果服务不周到,可以向主管机关反映。

至于刘绍武提出比赛场馆周边居民区的邻里要互相守望、向警方提供线索的说法,人权活动人士对此感到相当忧虑。曾经被打成右派、现旅居香港的作家陈愉林说,警方的这种做法使他联想起了文化大革命。

陈愉林说:“在文化大革命里面揭发出很多问题。在每家之间都有一个互相监督、互相告密的制度。比如说,过去很有名的打小报告的做法。不管在机关和单位里面,甚至在住宿的地方,居民都有义务打小报告,也就是把相互之间的活动告密。我认为,现在的这种做法并不新鲜。这是共产党的传统做法。”

*公民无执法法律义务及授权*

经常为中国维权人士担任辩护律师的李方平说,中国公民既没有帮助警方执法的法律义务,也不具备这样的法律授权。

李方平说:“ 正常来讲,公民是没有这种法定义务的,对公民进行跟踪、监视,这样应该是一种行政权力,普通公民是不能行使这种权力的。 ”

中国城市居民区维持治安的一个传统做法是通过居委会和街道办事处这样的机构,请社区里的一些退休老人、戴著红袖章,在社区里巡逻。李方平说,在奥运会期间当局要求居民邻里之间互相守望、动员居民向警察提供线索的做法可能会侵害到一些人的隐私权和公民权。

李方平说:“我们会碰到这样的问题。他只要是带著红袖章,对于一些来自底层社会的人,他就有可能盘问你,你来自哪里?有没有身份证?等等问题。”

旅居香港的作家陈愉林也担心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会因此受到更大的威胁。陈愉林说:“我想许多访民或者不同政见的人士,或维权人士,他们早就陷入这个网。照毛泽东的说法,这就是一场人民战争。”

不过,中国北方工业大学文法学院教授张加才认为,一些人过于担心邻里之间互相守望、互相通风报信是没有必要的。张教授住在北京海淀区一个高层宿舍楼内,距离北京奥运村只有5公里。他说,中国城市居民的居住方式近些年发生的深刻变化已经使那种传统的邻里关系成为过去。

张加才说:“邻里之间的相互关照过去是比较提倡的。但是一段时期以后,尤其是城市的高楼大厦把人们那种传统关系慢慢地隔离了。比如说,隔壁邻居家被人撬门了,可是跟对面那家又不熟悉,人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现在重新树立一种相互比较融洽的、接触比较多一点的那种关系的话,也可能有些帮助。但是说每家都会剑拔弩张、相互揣测,可能在现代社会不会这样。”

张加才教授说,要求邻里之间相互守望、向警方提供线索的做法可能会对奥运会非常时期的安保工作有所帮助,但是长远来说,保护个人隐私权和其它合法权益将是现代城市人邻里关系的重要内容。

关键词:北京,奥运,安保,个人隐私权,邻里关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