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当今最富盛名的人物肖像摄影师安妮·莱博维茨


现年58岁的安妮·莱博维茨是专门为世界领导人、好莱坞明星和著名摇滚歌手拍照的摄影家。她说:“我现在的状态有些奇特,我是当代最有成就的肖像摄影师,可是我还是觉得什么都想做。”

在首都华盛顿可可然艺术馆里,安妮·莱博维茨带领一群记者走过她的展览“一名摄影师的一生”,安妮告诉记者们,她已经从事摄影工作超过35年了,可是她对这个职业仍然充满激情。莱博维茨最广为人知的是刊登在杂志封面上的人物肖像摄影作品。她从1970年到1983年间是《滚石》杂志的摄影师;离开《滚石》杂志后,她开始为《名利场》杂志工作,至今已经24年了。

1991年,以《人鬼情未了》在中国声名鹊起的好莱坞影星黛咪·摩尔,在怀着第二个孩子7个月身孕时,裸体登上《名利场》杂志的封面,她仅仅戴着一个钻戒和一副钻石耳环。黛咪·摩尔的裸照迅速在社会上引起广泛争议。

照片的摄影师就是安妮·莱博维茨,她表示,黛咪·摩尔的裸照虽然后来登上了杂志封面,其实最开始,黛咪·摩尔请安妮专门为她拍摄。安妮在黛咪·摩尔和演员布鲁斯·威利斯举行婚礼和黛咪·摩尔第一次怀孕时,都是她的摄影师。“杂志社对我要如何为黛咪·摩尔拍照非常关注。当时她已经怀孕7个月,我们该怎么做呢?我们试拍了很多大头照和穿孕妇装的照片。后来我说,得,我们简单点,就给你拍裸照吧。后来我们就开始拍,我跟黛咪说,不如把你的照片拿去当杂志封面吧?对我们来说,这都是非常自然的事情,没有任何异议。那些照片拍得非常美。我们没想到刊登出来后会引起那么大的轰动。”

黛咪·摩尔的照片是在摄影棚里拍摄的,但是安妮说她更喜欢让拍摄对象在他们自己熟悉的环境中,而由她自己去抓拍镜头。“我喜欢情景交融的作品。我一直对人们做什么,怎么做很感兴趣。如果他们做的很好,我会沉迷其中。那真的是太美了,就象用整个身体去表现肖像的涵义。”

安妮有两幅作品最能体现她的这种创作宗旨,一幅是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坐在家中的电脑前,另外一幅是前总统克林顿刚刚入主白宫时,半坐在白宫椭圆办公室的办公桌上。

尽管安妮一再强调自己不是一个摄影记者,但是在可可然艺术馆中展出的照片和她写的一本名为《一名摄影家的一生》的书中,安妮也收录了一些报道性的作品:比如1995年美国前橄榄球明星辛普森杀妻案审判时的照片,911恐怖袭击后纽约世贸大厦倒塌废墟的照片,以及1993年战争中的萨拉热窝的照片。“萨拉热窝的照片是我自己一个人去拍的,没有助手,我把提得动的都带上了。当时我在<名利场>杂志社工作,当我碰到其它几个同行时,觉得很尴尬。他们问我,你到这里干什么?还好其中有一位我非常敬仰的摄影记者跟我说,我们很高兴你也来了,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萨拉热窝的照片中有一张黑白照,照片上一辆自行车歪倒在路边,血迹沿自行车成半圆形状。安妮说:“当时,一个炮弹在我的车前方爆炸,把前面一个骑自行车的男孩炸伤了。我用我的车送他去医院,但是他到半路就死了。”

安妮说,35年来,她无时不刻都想着自己是一个摄影师,即便在非常危险的情况下也是如此。“我一直在向罗伯特·弗朗克和卡尔捷·布雷松两位前辈学习,我从他们那里学到把相机的边框当作照片本身边框的原理。一旦脑子里有这种概念,你就会这样做下去。”

安妮说,她当年前去萨拉热窝主要是为了陪同美国著名的女作家苏珊·桑塔格。在苏珊生命的最后15年时间里,两人作为同性恋伴侣一直生活在一起。苏珊·桑塔格在2004年因癌症去世,这也让安妮开始了她职业生涯中最富个人色彩的一个项目,写一本书并举办一个展览,名字都叫《一名摄影家的一生》。该展览展出了很多苏珊·桑塔格的照片,还有安妮的父母、兄弟姐妹、女儿和其它家庭成员的照片。在和苏珊·桑塔格相伴的15年中,安妮的父亲过世,三个女儿相继出生。安妮说她对自己的作品非常自豪,但是她不会再把自己的私人生活展现给公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