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和伊朗决策圈就政策展开辩论


伊朗和美国正在经历著一场“外交情绪摆荡”。这一分钟,两国似乎还处在战争边缘。下一分钟,双方却在向对方靠拢;政策变化虽然微小,但是却明晰可辨。复杂的政治计算正在德黑兰和华盛顿的权力圈中进行。

在坚持伊朗不停止浓缩铀活动就不参加和伊朗的谈判后,布什政府最近派遣了一位高级特使前往日内瓦,同伊朗官员一起参与有关伊朗核问题的谈判。为了促使伊朗停止浓缩铀活动,美国和欧盟还提出新的鼓励方案。

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电视采访时,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审慎地欢迎他所说的“美国官员方面新的行为”。他表示,如果美国这种新的态度继续改变,伊朗也将做出积极的回应。

艾哈迈迪内贾德在德黑兰通过翻译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主播威廉姆斯说:“我的问题是,这种行为是源于一种新态度,也就是说相互尊重、相互合作和公正呢,还是说,这种态度其实是继续和伊朗人民对抗,只不过是新瓶装旧酒?”

但问题的关键是,伊朗核谈判仍然毫无进展。对于安理会五加一所提出的新方案,伊朗仍然没有回应,而且继续浓缩铀,星期六甚至声称用于浓缩铀的离心机数量再度增加。

美国无党派的“国会研究服务处”的伊朗事务分析家肯.卡兹曼说,在美国新总统选出之前,伊朗领导层基本上不会做出反应。卡兹曼说:“伊朗现在笃定奥巴马会当选总统,而且预期美国往后的路线会柔和得多。就这个角度,我想伊朗人试图推迟美国或以色列的任何军事行动,或者新的制裁决议。”

卡兹曼还补充说,伊朗总统语调软化,反应了伊朗权力圈里正进行著范围更广的辩论。他说:“他试图调整他的言行举止来符合德黑兰某些改变中的意见,而且我确信德黑兰正在改变意见。但是我想,艾哈迈迪内贾德成功地说服伊朗最高领导人和整个伊朗领导层,目前还不要做出任何巨大让步。我对此有点乐观的是,伊朗内部各层面都在为该怎么做进行争议。”

布什政府立场的改变不但令人困惑,也让像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约翰.伯尔顿这样的新保守主义者感到失望。伯尔顿嘲笑伊朗内部会为核问题进行辩论的想法。

伯尔顿说:“国务院想寻找伊朗的温和派,就好比阿哈布船长想找寻大白鲸一样。国务院对此十分着迷。显然,伊朗领导层内部有意见分歧。但是在获得可投射的核武器这一终极目标上,我们没有发现任何不同。”

在接受采访时,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重申伊朗没有生产核武器的野心。

有些分析家认为,和伊朗的一项交易也许已经在达成之中。私人情报机构“斯特拉福”的丽娃.巴赫拉相信,眼下的情况和1980年及1981年有某些类似。当时卡特总统已经在暗中和德黑兰就释放美国大使馆的美国人质问题进行谈判,但是伊朗一直等到里根总统上任后才把人质释放。

巴赫拉说:“他们仍然没有让卡特享受到这场外交胜利,而是让里根享受了胜利的果实,尽管所有谈判工作都是在卡特任内完成的。所以伊朗人现在也可能会有同样的计算,他们或许不希望把外交政策胜利的果实交给布什政府,而是把所有事情准备好等待最好的时机。因为他们真的无法冒太多的风险,他们不知道下一届美国政府会带来什么。”

但是其他分析家表示,在德黑兰做出比较大的让步之前,还是应该对伊朗施加更多而且更严厉的经济制裁。

关键词:伊朗,核野心,核问题,经济制裁,美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