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官员称美中民航合作有广阔空间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官员星期一说,中国迅速增长的民航市场为美中两国在民航领域的合作提供了广阔空间。

*中国将成为第二大民航市场*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负责国际航空的代理副局长多罗西.雷默尔德(DOROTHY REIMOLD)女士说,预计在未来的十年内,中国将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民航市场。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有必要向中国推广先进的航空管理技术和经验。这种合作对于确保全球民航产业和民航交通控制系统未来的升级至关重要。

雷默尔德说:“业内人士估计,中国民航公司将在未来20年内购买2千6百多架商用飞机。这个预测的前提是中国的空域可以容纳这种高速增长。所以,帮助中国民航业减少空域限制的瓶颈,提高容纳新增运输业务的能力符合美国的最佳利益。”

根据中国民用航空局公布的数据,从1978年到2007年的30年时间里,中国民航的客运和货运量分别增长了80倍和63倍,运输总周转量增长了122倍。在国际民航组织缔约国的排名当中,中国定期航班运输周转量从1978年的第37位增加到目前的第二位。

*美协助中国缩小最低垂直间隔*

随着中国航空业的增长,中国空域管理的特殊性对民航发展的制约作用日益明显。空中交通拥挤、空域利用率受限、航班延误等问题日益严重。在中国国内频繁乘坐飞机旅行的人对此或多或少有些感触。

长期以来,中国民航局通常要求同一航线上的飞机的飞航高度必须保持至少两千英尺的间隔。而在欧美、中东、以及东南亚的航空市场,最低垂直间隔标准只有一千英尺。雷默尔德女士说,帮助中国民航增加空域容量、提高民航运输效率是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和中国民航局2007年合作的亮点之一。

她说:“美中联合空中交通调整小组去年在帮助中国采用先进的‘缩小最低垂直间隔’(RVSM)系统方面取得了成功。在经过美中民航部门几年的合作后,中国民航局在去年11月成功地宣布转换到新的系统。”

中国民航局去年年底宣布,在垂直高度最低间隔缩小后,喷气式民航客机的巡航高度,即8千4百米到1万2千5百米区间的飞行高度层由原先的7层增加到13层,可用飞行高度层数量增加了86%。

*美愿分享空域管理经验*

雷默尔德女士认为,中国军方对中国空域的控制比例过高,是造成中国民航发展瓶颈的另一个原因,也是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愿意和中国民航局分享经验的另一领域。

她说:“中国军方目前控制了大约80%的空域资源。我们知道,中国的空域的总面积大体和美国相当。但是,中国军方空域控制的比例和美国相比可以说是两个极端。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借助美国民航业的经验,和中国军方和民用航空部门开展了对话,鼓励中方扩大可利用民航空域的比例。我们最近获知中国政府临时性地把几条原来属于军控的航线转为民用,我们对此感到鼓舞。”

雷默尔德女士进一步解释说,在美国,空域管理由美国民航管理局和空军共同控制。美国空域大多可供军用和商用飞机共同使用,唯一的例外是美军需要在某个特定时间使用某块特定空域的时候需要个案处理。据全球航空业组织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估计,美国对民航限制使用的空域大约在4%左右。

*分析人士关注敏感技术转让*

美中两国在民航领域的合作是否会引起人们对敏感技术转让的关注?华府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傅瑞伟(CHARLES FREEMAN JR)认为,这是一种可以理解的关注。

傅瑞伟说:“听到雷默尔德女士讲述这些合作计划,人们会觉得,这些合作过于大胆。一种常见的担心是,美国和中国的民航合作会不会削弱美国在民航,乃至太空领域的传统主导地位?他们担心军民两用技术是否会被中国获得?”

*雷默尔德:中国崛起是机遇*

对此,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代理副局长雷默尔德女士说,美中在民航领域的合作毫无疑问地会引发贯穿整个双边关系的“中国崛起是机遇还是威胁”的讨论。不过,雷默尔德表示,她对于两国的民航合作持积极看法。

雷默尔德说:“我参加过很多关于中国威胁的讨论。正如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那样,这些威胁被描述成来自多个方面。不过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多地把和中国的合作看成是一种机遇。这些机遇来自于世界上最庞大、最安全的民航系统和一个迅速成长的庞大民航系统的信息分享,也来自于两国众多的相关产业因此获得的商业利益。”

雷默尔德指出,除了在航空调度和空域管理之外,美中民航部门近年来的合作范围还包括机场安全、跑道设计和维护、机场安检人员培训、以及航空环保等多项内容。

关键词:美国,官员,美中,民航,合作,中国,市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