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4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自由贸易新边疆》论国际贸易


今年七月,多哈回合的最新一轮谈判宣告失败。世贸组织过去十多年来推进贸易自由化的努力是否付诸东流?方兴未艾的双边和多边贸易协议能否取代世贸决策机制成为推进贸易一体化的主要动因?一位英国学者在他最近出版的书中深入探讨了这些议题。在世贸组织多哈回合谈判陷入停顿的情况下,特惠贸易协定(PTA)能否成为全球贸易自由化和一体化的基石?

这是伦敦经济学院教授、欧洲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拉金·萨利(Razeen Sally)在其新书《自由贸易新边疆》当中试图解答的主要问题。

*多数特惠贸易协定于事无补*

本星期,在华府智库卡托研究所举行的新书发布会上,萨利教授指出,近年来如雨后春笋般激增的各种特惠贸易协定当中,除了北美自由贸易协议、欧盟内部的自由贸易协议、以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签署的自贸协议之外,其余大多数协定不但不会推动全球自由贸易体系的建立,反而会干扰世贸组织自由贸易谈判进程。

“绝大多数协定把农业等主要领域排除在外。在消除服务业、投资、政府采购等领域的非关税壁垒方面,这些协定和WTO倡导的非歧视原则背道而驰。”

所谓特惠贸易协定(PTA)是指成员国之间通过协议对全部或部分商品规定较为优惠的关税,但各成员国保持其独立的、对非成员国的关税和其它贸易壁垒。据世贸组织统计,目前全球已经有将近4百家双边和多边特惠贸易协定。其中有超过百分之80为自由贸易协议(FTA),其余的协定则属于海关联盟(customs unions)和部分范畴协议(partial-scope agreements)。

*特惠贸易的外交考虑*

萨利教授指出,近年来大量特惠贸易协议的签署除了有WTO自由贸易谈判进展缓慢的原因外,外交政策的考虑也是一个主要原因。萨利在书中写到:

“特惠贸易协定被一些国家视为和别国构筑政治和经济纽带的途径,或者是加入其它战略、安全协定的敲门砖。比如,新加坡和美国签署的自由贸易协议,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萨利认为,特惠贸易协定除了违背自由贸易非歧视原则之外,还会造成贸易转向,打破自由贸易的比较优势原则,降低经济效率,损害全球经济的总体利益。

*世贸组织需调整工作重心*

今年7月底,在多哈回合的最新一轮谈判中,由于主要贸易国无法就发展中国家农产品特殊保障机制达成一致而宣告破裂。萨利教授认为,争论多哈回合是否已经终结并不重要,在开拓全球自由贸易新边疆的过程中,世贸组织仍将发挥任何双边和地区贸易协定无法替代的作用。但是世贸组织的工作重心必需做出调整。

“WTO在瞄准未来贸易自由化的过程中需要降低目标。全面贸易自由化在可预见的将来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换句话说,不要再把重点放在整轮的谈判上,而是逐个问题,逐个领域地开展谈判。”

*世贸决策机制失败*

萨利教授在书中指出,如果世贸组织组织不首先改革已经被证明失败的决策机制的话,就不可能就任何实质问题达成一致。而“决策机制的改革必需依赖政府间的政治意愿和非正式的决策”。萨利在卡托研究所的发布会上表示,强调非正式的决策是基于世贸组织成员组成的现实。

“如果把欧盟算成是单一贸易方的话,全球有30个国家大约占到贸易和投资总量的百分之90。如果把欧盟内部贸易排除在外的话,10个国家占到贸易和投资总量的百分之70。在这个外部核心里面有五、六个国家构成内部核心--美国、欧盟、印度、巴西、中国、和日本。WTO成员国的三分之二对国际贸易的影响微乎其微。在一个更加有区别性的WTO内部,这些国家如果不接受某种决策,他们应该有选择不参与的权利,但同时也不能阻挠决策过程。”

*多哈回合失败的主因*

萨利认为,世贸组织的结构性缺陷是导致多哈回合失败的主要原因。他在书中写到:“世贸组织滑入了错误的方向。和关税与贸易总协定时代相比,今天的世贸组织更象是一个联合国式样的大讲堂和世界银行式样的援助机构的混合体。”

在萨利看来,市场准入和贸易规则的重新定位、改良决策机制、以及合理调低预期是世贸组织摆脱多哈困境必须要做的三件事。

关键词:萨利,自由贸易新边疆,特惠贸易,世贸组织,WTO,多哈回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