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媒体为何仍回避毒奶粉根源?


在中国公众为食品安全依然感到缺乏基本的安全感之际,中国官方新闻媒体继续进行主旋律宣传,声言各级政府部门已经十分重视食品安全问题,加强诊治因食用毒奶粉而受害的儿童,并强化行政问责制。与此同时,批评者指出,中国当局控制下的新闻媒体时至今日一直回避提及问题的根源,公众因而无法相信官方大力宣传的接受教训的誓言。

观察人士注意到,毒奶粉事件曝光后,中国官方控制的新闻媒体随之发动了明显的主旋律宣传。主旋律宣传的一个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尽量淡化问题,缩小问题。尽管三聚氰胺是公认的有毒化学品,尽管添加了三聚氰胺的奶粉是公认的毒奶粉,尽管官方也已经承认毒奶粉让至少五万多中国儿童患病,至少四名儿童死亡,但是在官方的主旋律宣传中,这种奶粉被称作“问题奶粉”,好像是这种奶粉令人中毒的功能还有待调查,有待商榷,有待试验验证。

在将毒奶粉消毒、变成“问题奶粉”的同时,新华社、中国新闻网等近日来又大力宣传一系列党政官员因为毒奶粉事件辞职,显示在中国,重大公共事件问责制逐渐成为“惯例”,从而让中国公众看到中国的政治进步,坚定对政府的信心。

不过,官方媒体一直没有对公众解释这种主旋律宣传必然带来的一个明显的逻辑问题,这就是毒奶粉事件之前的中国政治是否是不负责的政治。

*许多疑问仍未得到回答*

在毒奶粉事件发生之后,中国公众通过互联网,通过街谈巷议,对当局提出了一系列的疑问。这些疑问包括:为什么官方所谓的“问题奶粉”问题层出不穷?为什么人们对安徽阜阳制造的导致多名儿童死亡的“大头娃娃”奶粉记忆犹新的时候,又出现更大的全国性的“问题奶粉”事件?为什么中国如此之多的生产有毒奶粉的大企业能够荣获国家名牌产品、质量免检的荣誉?为什么中国供应奥运的奶粉、出口外国市场的奶粉基本上可以保证无毒,供应中国孩子的奶粉却基本上可以保证有毒?

尤其让公众感到愤怒的是,中国官方承认,早在8月初就确定三鹿奶粉有毒,但是,由于当局至今拒绝公开说明的原因,当局压下了奶粉有毒的这种直接涉及人民生死的重要消息,让成千上万的中国儿童至少多喝了5个星期的毒奶粉。

中国公众以及中国国内外的评论人士、批评者纷纷表示,应当革除这种残害中国民众的新闻封锁制度,但是,在大谈“问题奶粉”的教训的时候,官方媒体对公众的这些愤怒的质疑保持沉默。

中国作家、评论家赵达功说,中国官方媒体一方面坚持回避中国民众迫切希望得知真相的问题,一方面又大力宣传政府推行问责制,对人民负责,这令人难以信服:“人们觉得这个问责制是给老百姓看的,并不能真正实行真正的问责制。”

赵达功表示,中国公众现在迫切想知道,把毒奶粉消息压制一个多月,让成千上万的中国儿童多喝一个月的毒奶粉,做出这种重大决定的是否是中宣部?做出这种决定的理由是什么?有什么法律依据?

然而,到现在为止,官方控制的新闻媒体上对公众迫切关心的这些问题没有片言只字,报道的是在中国国庆节到来之际,北京工商部门要求奶制品以9月18日为界分柜销售。

早些时候,官方媒体曾经大力宣传说,9月14号之后生产的奶制品都是无毒的。民众现在不清楚在9月14号和18号之间中国企业生产、用于内销的奶制品究竟是有毒还是无毒,是否是介于有毒无毒之间?9月18号之后中国的奶粉是否可以象网民所说的那样,可以“唱支山歌给党听,冲包奶粉给党喝”?

关键词:毒奶粉,中宣部,新闻封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