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河北草菅人命家人上访八年讨清白


中国河北省一名农村妇女8年来四处奔波,为被诉强奸并在拘押期间死亡的丈夫讨还清白。她说,虽然冤案终得平反,但是赔偿问题却迟迟无法解决。

*丈夫莫名其妙被戴上强奸犯帽子*

2000年8月18号夜晚对于唐县长古城乡新安里村的韩佩英和她丈夫宋保民来说是一场恶梦。睡梦中,韩佩英听到外面有吵嚷声,但是并未起身。第二天一早,全村人都在议论,说宋保民昨晚企图强奸该村一名女青年未遂。中午,警察前来调查,并拿走宋保民的一双鞋。

韩佩英说,当时警察告诉他们,3、5天内别出门,事情查清后会通知他们:“可是,俺们等了10天。农村的这个人啊,有什么事儿啊,相传得挺远!看见我们俩口子了吧,有的人呀,就吐我们!我觉得受不了了。所以我叫上我丈夫,我说,俺们上公安局去问问去。俺们去了,就把我丈夫扣在公安局了。从那天开始,就没有出来,一直就死到看守所了。”

宋保民被收押后,在2001年10月被判刑3年。韩佩英坚信丈夫是无辜的,因为她实在无法相信整夜和自己在一起的宋保民会有作案时间。

她说:“我清楚我丈夫没有出门了。我给他们打比方,我丈夫要是在我们家厕所的话,我也对他有怀疑。可是他没有在厕所,他根本就没有醒,那会儿睡得正香甜的。”

报案的女青年说,犯罪嫌疑人逃跑时,她借着月光看到那个人就是宋保民。还说,罪犯在她家落下一双鞋。对此,韩佩英表示,那双鞋是46码,而她丈夫穿43码鞋;那双鞋是农家自做的布鞋,而她丈夫向来是买鞋穿,她本人也不会做鞋。

韩佩英说,她是本案的直接证人,可是法院不让她出庭作证,又拒绝采纳她的书面证词。

*被关押一年后人竟然死亡*

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身体一向很好的宋保民在被拘押1年多以后,竟死在看守所里。他说:“我看过他两次。我丈夫说呀,进去那天,因为我丈夫(说他)没有出门,他们打他招供,把他那个腰打了以后,还老不给他看,后来就成了瘫痪了。在俺们县判第二次的时候,就在看守所,4个人用条被子抬着我丈夫,抬到大院里来,也没有开庭就直接给他宣的判。 我丈夫肯定是挨打了。他身上尽是伤。还有跟他一块坐监狱的一个人证明,他身上都有伤。”

韩佩英说,宋保民去世后,看守所没有让家人看死者遗体:“死了一天一晚上,这才通知我。我去了,我一个一个给他跪着磕头。路边有一个大沟,我一下儿又掉到沟里去了,就因为我一边磕,我又看不见。看守所的(人)拿着电棍,就把俺娘仨围在中间。因为我刚失去了丈夫,我害怕我的儿子出事了,所以我就不看了。”

*妻子不服从此踏上八年上访路*

但是韩佩英一直不服。为了给丈夫洗刷名誉,她走上了艰难的上访之路,奔波于保定、石家庄、北京之间达七年之久。为了省钱,她睡过马路、火车站,拣塑料瓶卖钱,还在饭店要过饭。家里的一块宅基地,也被卖了还债。由于上访,她还被拘留过3次。

2006年1月,河北省高院下达了再审决定书。今年5月,保定中院审理查明,“认定原审被告人宋保民犯强奸罪证据不足”,并最终判决宋保民无罪。

韩佩英说:“我跑了8年呀!那一说他无罪,心眼里非常是高兴不?农村里,背着这个黑锅,这可不是一代人呀,这是辈辈背着啊!我觉得,我跑了这几年,也值!”

*唐县当局迟迟不落实死亡赔偿*

接下来,韩佩英又开始了争取赔偿的努力。赔偿涉及两部分,一个是对宋保民被错抓、错关的赔偿,一个是对宋保民在看守所死亡的赔偿。韩佩英说,第一部分赔偿已经落实,第二部分赔偿则遇到阻力。

她说:“奥运会那会儿,他们装腔作势地给我调解。他们不让我出去,一天24个小时,两班倒着看着我。今天给你谈明天谈,给调解解决,就说给我困难补助。他说给我18万。后来,他们奥运会也开完了, 上边给他们也没有压力了,他们也就不给我调了。现在都不管我了。”

*官员是在扯皮还是在“积极办理”?*

河北省唐县一些官员否认对此事置之不理,声称正在积极帮她办理。

唐县法院一位副院长说:“正在确定责任呢,倒底是哪儿的责任,分清了以后就给呀,我们从来没说不给呀。倒底谁的责任,没确定呀。我们正在请示这个事呢。”

唐县检察院一位副检察长也说:“即便检察院不是办案的单位,如果出现了这个死亡结果,检察院也应该负责接待、督导、督促有关部门解决这个事。我们对她这个事也非常积极。”

河北农家妇女韩佩英为丈夫这个案子跑了8年了,据她说,8年下来,身体也垮了,成了“药人”。但是她表示,还要继续跑下去。

关键词:河北,上访,访民,冤案,草菅人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