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学者公开呼吁修宪告别一党制


中国文化学者凌沧洲发表一封致中国朝野的公开信,呼吁修宪,告别一党专制。有中国学者认为,政党专制、宪章民主与多党制问题已经成为目前中国朝野正在争论的一个理论问题。

*为中国民主宪政民主请命*

文化学者凌沧洲的著作有《罗马与长安》、《征服者帝国》等书,他曾经在北京多家报刊担任过主编或副主编。凌沧洲2月9日在互联网上发表公开信,要为中国的宪政民主请命。

凌沧洲在公开信中以美国新总统奥巴马梦想成真,联想到中国人民的百年宪政梦。他说,“我们的辛亥革命先烈为了追求一个自由民主的共和国付出过热血和生命,离那时起100年快要过去了,中国的民选、竞选、票选、直选进程任何?”

他还问到,黄花岗的烈士和其他辛亥志士、先烈以及死去的先知们如孙中山、邹容、章太炎的灵魂如果有知,是否该对着当代中国的宪政民主自由进程而哭泣、愤怒?

与此同时,凌沧洲回顾了中国成立民国以来的历届宪法。他认为宪政民主符合中国国情,从1911年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大纲》中规定的临时大总统经由选举产生,到1946年的《中华民国宪法》规定的省长由省民选举,县长由县民选举,到中国人民共和国1982年的宪法对辛亥革命、废除帝制、创立民国的肯定。凌沧洲在公开信中问到,“直选县长、省长的宪法文本在上个世纪中叶前就提出了,难道现在的中国国民智慧、素质反而不如那时的中国国民么,反而经过60年社会主义教育的中国国民只配直选村委会主任,而不配直选县长、省长?”

*实现真正的宪政民主多党制*

凌沧洲在接受采访时说,到2011年辛亥革命100年,在这100年中国人民走了很多弯路,在极权主义的道路上迷失了。他说,他尊重、遵守中国现行宪法,同时要为国家的前途与命运提出建议,实现多党制,为宪政民主鼓与呼。

他说:“我谈到了张良、文天祥,谈到了徐锡麟、秋瑾他们。我觉得中国是有追求自由、不屈服于暴政的传统。我们要把先辈们追求自由的勇气拿出来。”

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下,2009年的中国社会矛盾日显尖锐。凌沧洲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中国社会向何处去的辩论。他说,左得出名的网站“乌有之乡”列出了中国一系列的社会问题与矛盾,但是开出的药方却是回归毛泽东主义。凌沧洲认为,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东欧国家都在70年后觉醒归来,中国应当见贤思齐,实现真正的宪政民主多党制。

他说:“从我们法律的文字来看,也是讲多党制的,但是它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制。在体制内的人他们就认为这就是多党制,这是中国式的多党制。但是在世界上很多人看来,在体制外有民主诉求的人看来,一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显然离多党制还是有距离的。多党制的指标是,那些党派有没有独立的纲领,它有没有在选举时推出候选人,它能不能竞选行政长官、人大代表的席位,它能做到这些,我们才能称之为真正的多党制。”

*多党制讨论成为社会变革主题*

长期研究中国政治与社会转型的中国社科院学者范亚峰在接受采访时说,在凌沧洲的文章发布之际,人民日报官方网站近两日也发表了一系列文章,要抵制多党制思想,阐述政党垄断制度的优越性。范亚峰认为,毫无疑问,中国宪章民主,多党制问题已经成为目前正在争论的一个理论问题,而经验证明,在社会发生重大变革之前,往往理论争论先行。

他说:“中国过去30年改革和转型的经验表明,当双方围绕某一个议题形成激烈争论的时候,通常这样一个问题已经即将成为中国社会的变革主题。”

范亚峰在说明目前中国的这场辩论时说,各方人士对民主化进程有几种不同比喻,有的称民主化进程像一棵树,需要土壤、水分等各种条件具备,才能实现;有人比喻民主化进程像一座建筑,需要地基、一层一层盖,直到封顶,因此他们僵硬地寻找牢固的地基,或者已经盖到第几层,因此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民众素质,经济状况等因素决定,20年、或50年之内中国的民主化没有希望;还有人认为民主化进程像一个湖,体制内外的人都可以发表意见,向湖里灌水,久而久之容量大了,水到渠成。

他说:“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不论是民间的,还是官方的,对制度进行辩护,事实上都是在促进民主化进程,都是在给这个湖增加容量。”

凌沧洲是零八宪章303名首批签署人之一。2009年1月在凌沧洲等22名中国学者和律师发起“抵制央视,拒绝洗脑”之后,曾经被中国国保约谈。他说,2月9日发表的公开信是他要求中国实现政治改革的一系列呼吁之一。


关键词:多党制,一党专制,政治改革,零八宪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