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专家:美应如何重获国际信任?


从2001年发生9/11恐怖袭击以来,世界局势发生了很大变化,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也发生了改变。美国军事问题分析家托马斯.巴奈特在他的新书《大国》中阐述了美国应如何重获国际信任并在全球化世界中重拾其地位。

*对全球化束手无策*

托马斯.巴奈特认为,全球化是以美国的经济和社会制度为基础的概念。他说:“我认为,全球化是国家联合、经济整合、共同安全、网络发展、高交易率以及宗教竞争的模式,宗教竞争是全球化的最终、也是最有争议的组成部分,它意味着人们可以在不同宗教架构中自由改变自己的宗教信仰。”

不过,从经济和社会层面讲,美国都已经失去了对全球化的控制权。巴奈特说,意识到这一点是重建美国声誉的第一步。

他说:“你必须明白,美国在全球化面前无能为力。我们有强大的能力进行内部改革,但是我们对全球化则束手无策。全球化过程已经变得太快、太复杂,全球化的所有活动创造了许多准则和规则。美国不可能掌控所有这些规则。所以,我认为,全球化带来规则,但不需要一个统治者,人们必须接受这一点,必须承认美国已经不能像30或40年前统领西方世界那样控制当今的全球化进程了。”

*以全新方式进行国际合作*

巴奈特说,美国必须做好准备,要以全新的方式同国际社会合作。他建议奥巴马总统修改美国最近几年中出现的单边主义趋势。

他说:“我们进入伊拉克,并说‘我们要改变整个中东’。对于整个世界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计划,因为全世界的大部分石油来自中东地区。这种单边主义使美国陷入绝境。而且这也真的是很短视的做法,因为你看看现在是谁在伊拉克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是土耳其人、伊朗人、印度人和中国人,而这些国家都没有参与伊拉克战争。因此,美国通过入侵伊拉克所展示的自大带来的结果正是美国无法参与伊拉克的战后复原。”

巴奈特说,美国过于积极地推行民主过渡,并把这作为自己的政策目标。他说,美国应当重新审视这个目标。

他说:“我们不应当在每种情况下都寻求实现这个目标。回顾历史,你会看到,民主出现在那些中产阶级力量强大的国家,出现在那些没有‘青年人口膨胀’的国家。从人口状况上看,这些国家的大部分人口是中年人。因此,我认为,在实现民主的问题上必须要更有耐心。是的,我们希望看到民主,我们应致力于使民主遍地开花,但是在任何地方都不能靠强制手段。”

*创造“文明的全球化”*

他说,为了使全球化真的具有全球性,美国必须通过外交联系和军事合作与新兴大国建立战略盟友关系。他认为,这将帮助创造所谓的“文明的全球化”。

他说:“我们真的需要第三根支柱,第三种储备货币,那应当是来自亚洲的一揽子货币,可以抗衡欧元和美元。因为全球经济的范围变得太大了,我们不能指望美元为全球唯一的储备货币。欧洲国家在全球化中是我们的盟友,但它们也不可能分担储备货币的责任,因为它们没有实力、资金和意愿去做这件事。看看未来的发展趋势,只有中国和印度能够成为这一整合过程的主要参与者。因此,美国必须把这两个国家变成自己在未来最重要的战略盟友。”

巴奈特说,俄罗斯也是一个新兴大国,也应当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来。他说:“俄罗斯有实力和愿望在中亚和高加索地区发挥作用,当然这不是指普京最近闪电式入侵格鲁吉亚。不过,俄罗斯的力量比不上印度和中国,这主要是俄罗斯的人口状况造成的。”

巴奈特说,美国不仅需要适应全球化迅速扩张所带来的挑战,还必须对其它国家保持耐心。他说,全球化给传统社会带来社会和精神上的巨大挑战,而美国必须愿意给这些国家一些时间,让它们适应现代世界的新环境。

关键词:美国,全球化,民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