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吾尔开希谈六四 呼吁当局允回国


1989年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学生领导人吾尔开希再次表示,流亡海外的民运领导人希望能更加直接地为中国民主化和现代化进程发挥作用。他呼吁中国政府允许他们回国。为此,他们不排除答应政府提出的某些条件的可能性。

美国之音的专访在4月2号下午进行,地点位于台北忠孝东路街巷内一家名为“原豆空间”的咖啡小屋。一进室内,记者便认出了主人公。尽管他的身材和面容随20年沧桑变化很多,典型的维吾尔族人头发和眼睛似乎没变;在北京长大的吾尔开希,一开口还是那口很纯的北京话。

*希望回中国当反对派*

采访从家乡说起,吾尔开希再次表达了流亡海外民运领导人的心声。

吾尔开希:“我应该扮演的角色是反对派角色,我应该扮演这个角色的地方在中国。尽早地结束流亡,回到中国,是我们这些人一个强烈的渴望。 ”

为此,他再次呼吁中国当局,允许流亡海外的民运领导人回国,并解释了这种呼吁的政治依据。

吾尔开希:“呼吁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前提,也就是你对被呼吁者保持一定的信心,保持一定的希望。虽然我对我的被呼吁者,也就是中国政府,在这方面的希望真是保持得不大,但是,我还是愿意在这边大声呼吁。”

*会考虑某些条件 但应有言论自由*

为此,他愿意就回国问题同政府谈判,也会考虑政府提出的某些条件。例如,约定几年内不得涉及平反六四问题。吾尔开希说,平反六四如果暂且不谈,六四事件的抚恤应该开始。

吾尔开希:“既然谈条件,就要讨价还价,例如三年之内你不能限制我的言论,我可以在北京开记者会等,这个你不能管,你不能动不动就把我关起来。如果是这样,慢慢地让六四这个结解掉是有可能的!”

*解开历史之结 缓和社会对立*

吾尔开希说,89年参加民运时,并没有把政府和共产党放在对立面,放在敌对面;是中国政府当年做出了错误决策,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开枪,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六四事件,政府因此处在了一个“尴尬的历史地位”,不得不把学生和学生领导人当作敌人。中国政府解开这个历史的结需要政治勇气和智慧。他呼吁中国政府不要回避这个问题,也不必回避这个问题,这将有助于国家安定,缓和社会对立,对政府也有利。

流亡海外近20年的吾尔开希说,自己很普通,是那场很理性的学生运动的“骨干”和“头头”,后来他被迫流亡海外,从来不认为自己登上过神坛。

吾尔开希现在拥有台湾居民身份,除了经常应邀发表政治评论外,还经营一家金融公司。他和妻子、孩子住在台中。不过他多次表示,最终还是要回到祖国,尽管回去意味着可能坐牢;选择定居台湾的一个原因是,如果能回家,从台湾走很近。

*初衷不改 理解更深*

回忆20年前投身民主运动的初衷时,吾尔开希说:

“1989年的时候,我们就是出于对国家的关心,出于对民主化和现代化进程的关心,才会投身到89年的学生运动中。经过20年的时间,这20年是个沉淀,我想,当年的这个初衷,不仅没有改变,应该说,沉淀得更加深沉,更加理解我们当初的责任,当初承担的那个使命。”

北京当局在1989年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后,先是把它说成是反革命叛乱,几年后,官方媒体改口,称天安门民主运动是一场“政治风波”。当局承认在镇压过程中一共死亡三百人左右。但是民间的统计数字要高很多。

吾尔开希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还就08宪章,中国以及东亚地区民主制度与西方民主制度的区别,台湾民主制度的形成与特色,两岸关系等问题发表了看法,我们将陆续予以报道。

关键词:吾尔开希,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学生领导人,民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