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5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毒奶事件被处分官员升迁激起公愤


在去年三鹿毒奶粉事件中被问责的一些官员在风头过了以后获得异地升迁的消息,激起中国舆论和网民的强烈反应。人们纷纷指责目前大陆实行的官员问责制形同虚设。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日前,随着一个题为“三鹿事件被处分官员竟异地高升”的帖子流传,网民们惊讶地发现,由于在三鹿奶粉事件中负有重要责任、被监察部宣布处以记大过行政处分的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原副司长鲍俊凯,几个月前已悄然出任安徽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

安徽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网站显示,鲍俊凯早在去年12月就已经调任新的职务,担任安徽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和党组书记,相当于质检总局里的正司级,也就是说,比其原职务还升了半级。

与此同时,同样因为三鹿事件而被河北省纪委、省监察厅给予行政记过处分的河北省农业厅原厅长刘大群,早在去年11月就调任邢台市担任市委副书记,并在今年1月当选邢台市市长。

*高调问责 低调升迁*

星期五,中国多家主流媒体发表社评,批评鲍俊凯升迁事件。北京青年报的评论说,官员一边被问责一边步步高升,这样的问责就有被虚化的危险,甚至沦为“政治时装秀”。新京报则批评说,“高调问责,低调升迁”降低了行政问责的公信力,也让民众感觉受到了愚弄。

*戏弄问责制*

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组织者之一、维权律师李方平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中国正在逐渐建立官员问责制这种机制,但它尚没有系统化,还在出现反复。鲍俊凯异地升迁只是这个问题的一个新的表现。

“总体来讲,被问责的官员应该至少有一段时间不能任命,比如说我感觉一个3到5年的时间。总之,应该有个制度化的东西,你不能就是说像搞运动一样的,这件事出来时问责一下,但是等舆论一过去,马上又提拔起来。这实际上是对问责制的一种颠覆或者说是一种戏弄。”

*制度漏洞 问责制需被问责*

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所所长蔡定剑教授指出,中国就公务员的任用建立了公开考试和选拔制度,但还未就公务员和干部的离职建立制度,以致出现辞职离岗的官员仍保留原有职级和待遇,可以伺机复出。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主任展江教授指出,许多官员利用制度的漏洞,即干部或公务员除非遭受纪律处分开除党籍和公职,或遭受司法调查和检控,其职级和待遇维持不变,设法找复出门路。他认为应该清楚界定官员的停职和复出机制,使其变得合理和透明。

北京大学教授王锡锌认为,如果无理、无据、无程序,那官员的复出就很难让人心服口服,这种复出就有点像“藏猫猫”,问责制度本身可能就需要被问责。

*早有先例 体制下的常态*

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问题官员不受惩罚反被调任实际上是中共官场的一种传统。金钟举例说,他们最近出了一本书叫“信阳事件”,讲的是在1960年代的大饥荒时期河南省人口五百多万的信阳地区就饿死了一百多万人,当时的省长吴芝圃本人都说自己罪该万死。可是,中央不但没有惩罚此人,反而把他调到另一个省当省委副书记。

金钟:“从历史上的这些旧案、个案、遗留的问题,一直到现在,这些年来,他们惩罚的只是一部分贪官,而对工作中的责任这些东西很多都没有追究。从中央到地方一概是这样。这个就是他们政治体制下面的一种常态。”

鲍俊凯异地升迁被曝光后也引发网民的热议,不少网民认为不可思议,说这种做法“太不顾老百姓的感受”,太“荒唐”。也有不少网民称“见怪不怪”,已经“习以为常”。

*匪夷所思*

网民“大馋猫也来炒股票”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一个对三鹿事件这样一个在国内外都影响十分恶劣的食品安全事故负有责任并受了处分的食品安全主管官员,竟然在全国人民愤怒讨伐的时候,被悄悄调往异地任职,并且是升官了,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也有网民说,“这样的人还有脸让他出来,应该永不录用才对。这么做对得起那成千上万的受害人吗?”

关键词:三鹿毒奶粉事件,官员,异地升迁,问责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