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赵紫阳回忆录引争议王雁南做回应


[六四]二十周年之际,赵紫阳回忆录在海外出版。中共元老杜导正对该书提出批评并认为,现在不是出版该书的时机。但是,该书出版人鲍朴说,出版时机当然应由出版者掌握,而赵紫阳的女儿更认为,现在出版,不是太早了,而是太晚了。

*杜导正:英文版扭曲原意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根据赵紫阳录音整理的[赵紫阳回忆录]在海外出版。目前在美国推出了英文版[国家囚徒] (Prisoner of the State),中文版星期五在香港上市。明报星期三报道,协助赵紫阳留下口述回忆录的中共老新闻工作者杜导正,对该书英文版提出批评,认为“序言和标题不客观,扭曲了赵的原意。”

*鲍朴:不是有的放矢

该书的出版人鲍朴对美国之音说,杜导正的批评,并不是有的放矢:“中文版和英文版的题目不一样,中文版题目是改革历程,英文版,根据英文读者的习惯,你提改革,别人不知道改革到底是什么,因此,不适合作为标题。因为两边读者不同,书名不一样,(用这个书名)是很自然的。你说赵不是囚徒,那怎么解释89后被软禁在家的事实?”
鲍朴说,批评者自己既不是英文读者,也不是英文编辑,也没有读到中文版,这种批评属于无的放矢。

美国之音记者给杜导正打电话,但没有人接听。杜导正负责的[炎黄春秋]杂志副社长杨继绳说,杜导正最近身体不好,一般不接受采访。

*明报:杜导正将在六月号发表声明

明报还报道,杜导正将在六月号[明报月刊]发表声明说,“收藏赵紫阳录音带的几个老同志只是把材料给了赵紫阳家,从未给过其他人”。但是,拿到录音带后同妻子历时多年把录音翻译成英文并记录下来的鲍朴说,他们并不是“直接从杜先生手里得到材料的。”

明报还援引杜导正的话说,他不同意现在出版赵紫阳回忆录,“尤其是今年国家遇到很大困难”,还是“不出版为好。”

*王雁南:更关心“材料”的真实性

就这个问题,美国之音记者询问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

王雁南说,作为家人,他们更关心的是这些“材料”的真实性:“我们可能更关心的,是赵自己说的对不对。这个东西是不是他说的。如果大家对他说的没有疑义的话,那它里面说的什么,大家怎么看。大家都有自己的看法吧。”

记者:书是根据录音整理的,你怎么样看待这个录音呢?它是真实的吗?
王雁南:“是真实的。这个是没什么疑问的。”

*王雁南:不是太早而是太晚

王雁南证实了赵紫阳的录音带的真实性。她说,这本书出版的不是太早了,而是太晚了:“现在我们国家情况也很好,经济方面也很好,政治方面也是提倡民主和法治,实际上,这是一位去世了五年的先生,在十年八年前的一个讲话,一个自己想说的话。我觉得,当时他的话,就应该让大家知道。为什么十几年都不让大家知道?我到想问这个问题。

*杨继绳:确有口述录音带

曾多次访问赵紫阳的老记者杨继绳是[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一书作者。他对美国之音说,赵紫阳身后留下的口述录音带,确有其事。

他说,2000年5月28号他和杜导正、李普等人到了赵紫阳家:“第三次是李普老杜参加,他们搞的一个活动。他们老人很多,见面寒喧,耽误了很多时间。我有个录音机,但不会弄。赵老会弄,我说你会弄你就去录音吧。见面记录多麻烦啊。”

杨继绳在自己书说中:后来听说赵紫阳并没有录音。杨继绳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说,这样写,是为了保护赵紫阳能顺利录音。

*杜导正受到上面压力?

据一些了解炎黄春秋杂志的知情人士说,杜导正因为最近受到了上面的压力,使得他不得不出面发表一些“讲话”,其目的就是要同上面“保持一致”以便把“炎黄春秋”持续地办下去。

最近几天,有关当局在没有通知和警告的情况下,就把[炎黄春秋]网站关闭了两天。一位知情人士说,杜导正是个有心人,为了能把刊物办下去,他“只能处在一种中间状态”。

*启霖:意在翻案否定中央

星期二,半官方的[中通社]发表署名[启霖]的长篇文章说,一些媒体炒作赵紫阳回忆录,“意在翻案,否定中央”对六四做出的结论。

文章说,对于历史是非的评判,最有力的不是写历史的不同作者之间互相辩驳的言辞,而是已经发生的事实。

这篇文章说,一些媒体在报道和评论赵紫阳回忆录时普遍[贬邓彰赵]的手法,“严重背离了客观事实。”

不过,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三上午到中国的百度网搜索查询,却没有查到这篇文章。在海外的[古狗]网上搜寻,也没有查到文章的全文。只是到了星期三中午,才发现这篇文章刚刚出现在中通网站上。上网时间是:5月27日11点14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