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人大审议修订保密法


中国人大开始审议修订保密法,严防网路泄密。但北京学者认为,保密法修订草案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明显冲突,无助于“阳光政府”的承诺。

中国人大22号开始审议保密法修订草案,防范电脑网络泄密,明确定密责任和解密程序。

新华社说,全国人大对于实施了20年的国家保密法所做的立法调研发现:定密随意,解密不及时,国家秘密范围过宽,是多年来国家秘密确定体制的症结。美国每年生产秘密文件10万件,中国则多达数百万件。

*专家:现行保密法妨碍政府政务公开*

有专家学者说,现行保密法直接防碍了政府政务公开的承诺和落实,需要修订,但草案没有触及现行保密体系与概念过时的问题。曾经参与保密法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审议的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田为民对记者说,保密法草案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精神背道而驰。

他说:“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它有一个基本原则,叫公开是一般原则,不公开是特例,政府信息应该公开,不公开的是特别的。可是保密法的修订给我的感觉是,不公开是一般原则,公开则是特例。”

不久前,国家保密局公开表示,只有先把密定准了,才能在保障国家信息安全的同时,维护广大群众的根本利益,促进政府信息公开,保障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

田为民说,正是由于定密随意和解密不及时,才造成各级政府以保密为借口,拒绝公开政府各种信息。国家的定密机制应该有所创新,可政府还是停留在旧的思维模式上,以为保密就是政府的责任,与社会无关。

田为民说:“一项文件、一个数据是不是保密,由谁来定?他还沿用了过去的做法,就是由政府机关单独来定,现在的定密机制还是这样的,就是政府来定,他说是保密,它就保密,没有引入新的创新机制。比如,能不能吸收一些社会因素,让公民参与进来,公民如果对一项定义有不同意见,可不可以有纠正手段?现在好像都不行。”

*官员:现代科技要求防范网络泄密*

22号下午,国家保密局长夏勇在全国人大还介绍保密工作遇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他说,现代科技让国家秘密存在的形态和运行方式发生了变化,要防范电脑网络泄密。全国人大一项调研发现,电脑网络泄密已超过泄密案件总数的70%。夏勇说,草案增加了分级保护,禁止涉密电脑和存储设备接入网际网路和其他公共信息网络。

田为民提醒说,网络技术的发展对政府工作构成的挑战是多方位的,带来的好处更是普遍。政府要从发展的角度看待保密工作,顺应信息时代的要求。

他说:“你不能光强调网络对保密有挑战,所以我们就加强保密。好像这是一种不太正确的做法,我们处在信息时代,都面临信息时代的挑战。所以政府各项工作,实际上都受网络挑战。你要充分利用计算机的有利优势、网络的优势,不能以此为借口,马上要制订严格的保密法,我觉得这是落后的观念。”

长期倡导政务信息公开、打造“阳光政府”的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莫于川希望人大代表能认真审议草案,对保密法做负责任的修订,形成政府与社会监督的良性互动。

莫于川:“不管是法律还是法规,它都是立法者和行政立法者一个考量,一个权衡。比如说,2009年某一类政府文件现在列为保密内容,不能公开,再过5年2004年,立法委员认为现在可以公开了,我们把它列为公开范围,那么他作修改就行了,所以这是一个博弈过程,而且是个动态过程。”

中国人大1988年通过了中国保密法,于1989年5月1号实施。


关键词:中国人大,保密法,网路泄密,定密责任,解密程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