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好莱坞女星帮自杀者家人度难关


自杀者为自己的家庭带来创伤。好莱坞女星玛丽埃特·哈特利有三名家人自杀身亡。现在她正帮助别人应对失去亲人的痛苦。

从早期的《西部鸿运》,到经典影集《星际大战》,和近期的《实习医生》,玛丽埃特·哈特利是电视萤幕上为人熟知的面孔。

哈特利的祖父约翰·沃森是一位著名心理学家,创立了行为主义学说。这派学说研究行为以及环境对行为的影响。

沃森还写了许多有关养育儿童的著作。基于对动物的研究,他主张儿童的性格应该经由外部刺激而形成。他几乎不对孩子表示出任何情感,例如拥抱和亲吻。

哈特利认为这种养育孩子的方式是造成家庭问题的原因。她的一些家人患了躁郁症,家庭面临的自杀悲剧从她的叔叔开始。

她说:“叔叔1959年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那时还是个孩子,并不很理解这件事。直到1963年,父亲在我隔壁的房间里自杀,留下我和妈妈面对心灵上和身体上的创伤,这件事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

哈特利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接受心理治疗,才慢慢接受了现实。这个秘密,她的家庭保守了几十年。

她1984年主演电视影片《谁能了解我》时,又重温了当年的感情创伤。这部影片描叙一对夫妇在儿子自杀后经历的痛苦。

哈特利说:“我要求和这个家庭见面,我真感激他们,永远不会忘怀。他们与我分享丧子之痛。那和我失去父亲后的感受完全相同。”

哈特利知道,自杀者家属的那种感受,和从战场归来的士兵们的感受相似。

她说:“他们在打一场并非他们发动的战争。他们亲身经历了从来没有被训练如何面对的残酷景象。然后他们回到社会。没有人愿意提起那些事。”

哈特利现在为罹患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的退伍军人提供帮助。

1987年,哈特利与其他人共同创立了美国防止自杀基金会。他们现在为有亲人自杀的家庭提供咨询服务。

治疗师卡伦·弗里茨自己就是自杀者的遗属。一天,她从电话留言里获知,她的兄弟自杀了。那时她正在接待病人。

弗里茨说:“我放下电话,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像在另一个世界里。但是,我对其他人负有责任,我必须回去工作。”

弗里茨说,认为自杀是一种羞耻,这种看法对自杀者的家人造成了伤害。

玛丽埃特·哈特利经过几年的治疗,才知道她自己也和家里其他人一样,患上了躁郁症。

哈特利说:“它绝对有家庭遗传因素。我真庆幸我生在这个绝对能够治疗这种病的时代。”

几年前,哈特利的一位表亲死于自杀。她的母亲也一度企图自杀,但后来终于平安地在家中去世。她告诉治疗师弗里茨说,母亲的安详去世让家人聚在一起。而自杀,会造成家庭分离。

哈特利说:“安详死亡的不同之处是它的包容性。当死亡以暴烈的方式发生时,像你的兄弟、我的父亲、表亲和叔叔那样,都会让人彼此分离,自我封闭。那是一种最糟糕的感觉,感到无力和无助。”

哈特利和弗里茨说,有些组织、援助团体和专业医务工作者都会为想自杀的人提供协助。咨询服务也能帮助受到创伤的家庭重新拾起自己的生活。

关键词:好莱坞,自杀,玛丽埃特.哈特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