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专家:中国核燃料后处理代价高风险大


上海西南方125公里处的秦山核电站

上海西南方125公里处的秦山核电站

中国声称在核反应堆燃料后处理技术方面取得突破,可以极大延长现有核资源的使用寿命。专家认为,有了这项技术,中国就能最终建设大型后处理工厂,并投入商业运行,推动中国的核能发展计划。

*中方评价高*

中国官方媒体1月3号说,中国核工业集团位于戈壁滩中的404工厂近日从核动力反应堆已经燃烧过的乏燃料中成功提取出铀和钸这两种核燃料,如果循环利用,中国已经探明的核资源使用寿命可以从50到70年延长到3000年。

中国现有核燃料的使用率目前只有3%到4%,这项技术采用后,核电站燃料铀的使用效率可以提高60倍。

在此之前,中国核电站不断产生的乏燃料只能存储在深水池里,通过特殊处理的水来屏蔽核辐射,法国、英国、俄罗斯等少数掌握后处理技术的国家都对外技术保密。中国核工业集团总经理孙勤因此认为,这是中国核燃料技术的突破。

他说:“我们掌握了这个技术以后,现在在国际核燃料工业中,我们是极少数几个能够形成核燃料循环的一个国家。”

*邦恩:美中早已投入军用*

美国哈佛大学原子管理项目(Project on Managing Atom)中国核能专家邦恩(Mathew Bunn)却认为,仅从技术角度看,这不算是突破,因为这项技术早已投入军用了。

他说:“这种说辞有点奇怪,因为中国在军用领域已经进行了几十年的后处理,提取出纯度较高的钸,用于核武器发展。美国二战时期就开始使用这种技术,为核武器实现钸的分离。”

*三步走战略*

这个消息因此意味着这项技术已开始向核电领域发展。原子管理项目研究员周赟说,中国核能发展战略是先发展轻水堆,然后研制快堆(breeder reactor),并在2035年完成商业堆,而快堆需要不断填补燃料,就离不开后处理技术。她说:“在演示堆实现的同时,你就会建造一座大型商业的后处理厂。掌握了这个技术,再往前走,他就可以实现大型商业的后处理厂,符合现在一步步走的策略。”

周赟说,中国去年10月开始同法国购买大型后处理厂的商务洽谈。由于费用昂贵,国内一直有自主研制的呼声,这可能是后处理技术宣布的一个背景。

*防护责任重 快堆造价高*

邦恩提醒,快堆是后处理技术实现后的必然发展方向,但代价更加高昂,风险也大。他说:“你不仅需要从乏燃料中提取钸,还需要在快堆中使用,否则就无法提高现有核燃料的使用寿命。这种燃料不能在中国现在建造的轻水堆中使用。但建造快堆比普通堆昂贵很多。”

最大的风险就是核扩散。周赟说,一旦后处理技术大规模采用,就会增加核燃料的储备,防范不善,核扩散的风险就可能增加。她说:“你如果每天都在后处理,如果用不完分离出来的钸的话,储备就会增加,就会越来越多。你需要防护,需要先进的控制和保护技术,来保护这些材料。”

中国现有13座核电站。为了满足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中国计划再建造60座1000兆瓦以上的核电站,到2020年把核发电量提高到7500兆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