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温家宝誓言控制信贷“非正常”扩张


中国总理温家宝星期二表示,要防止年初信贷的“非正常”扩张。分析人士指出,信贷扩张将加大中国控制通胀努力的压力。他们说,上调利率可能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与此同时,中国政府的一位经济顾问表示,中国可能会在4月份再次加息。

中国总理温家宝1月18号在国务院第五次全体会议上表示, 要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合理的社会融资规模和节奏,防止年初信贷的非正常投放。温家宝在讲话中还表示,要确保价格总水平基本稳定,坚定不移地搞好房地市场调控。

温家宝的这番话凸显了中国对信贷扩张的担忧,因为这将增加中国控制通胀和房产泡沫的压力。2011年第一个星期,中国各大银行新增信贷已高达约6000亿元人民币,明显超预期。高盛集团上星期说, 中国在头两个星期投放可能已经超过1万亿元。中国去年的银行新增贷款为7.95万亿元人民币, 超出政府此前设定的7.5万亿的目标。

为了遏制通货膨胀,中国政府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控制信贷增长的规模。中国人民银行1月14号决定,自20日起,上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2010年,中国人民银行共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六次,升息两次,最近一次升息是在2010年的12月25日。

分析人士认为,虽然中国目前所采取的政策是正确的,但是,更有效控制信贷规模和节奏的关键是上调存款利率。

中国问题学者,世界银行中国区前任行长鲍泰利(Pieter Botteli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提升存款利率应该是重要的政策工具之一, 然后,贷款利率会自然上升。贷款利率是没有上限的,如果提升存款利率,让借贷的成本增加, 这样贷款利率就非常有可能自我调整,最关键的干预利率是贷款利率。”

他说,造成中国信贷过量投放的一个问题就是利率太低, 考虑到5%的通货膨胀率,中国的借贷成本几乎是免费。他建议,中国利率提升的幅度应该在2%到3%之间。至于提升利率可能带来的国外游资,中国可以通过资本流通控制的手段来解决。

他还提到,相对于银行的过量信贷,中国政府面临的一个更困难的挑战是非官方渠道货币的过量投放, 另外,广东、浙江和上海等地地下钱庄的存在也是挑战。

华盛顿智库美国传统基金会的中国经济学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指出,中国上两次加息的幅度甚至无法与通货膨胀率持平,因此,中国目前的实际利率为负。

史剑道说:“如果你想更快,更显著地控制信贷,你应该加大幅度提升利率,因为中国的利率升值无法跟上通货膨胀的步伐。通货膨胀率上升, 利率上升,但是调整后的利率,也就是实际利率实际上没有任何变化。”

他还说,鉴于中国此前鼓励信贷的措施,有些项目是无法停止下来的,因此中国只能缓慢控制借贷的步伐。

他说:“中国试图控制信贷的政策是正确的,也取得了进展。但是,鉴于信贷本身的运作方式,你不可能马上停止信贷。尽管中国意识到信贷带来的问题,包括资产泡沫,包括银行系统之外的借贷等,但是问题不可能马上就能解决。政策趋势是正确的,但是解决问题还是需要时间。”

另外,中国央行顾问李稻葵在同一天也表示,作为政策调整的一部分,中国在第一季度提高利率是“可以理解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