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新国会能找到超党派共同点吗?


美国国会为亚利桑那枪击案遇难者降半旗

美国国会为亚利桑那枪击案遇难者降半旗

在美国历史上最有成效的上一期国会会期结束后,人们在等待着,看新一届国会是否能找到超党派的共同点,还是要回复到那种争吵状态中,甚至采用阻挠手段,使政府无法解决那些最急迫的问题。

当众议院多数党共和党决心废除奥巴马总统的健保改革方案时,以党派划线的情况就凸显了出来。两党较量的其他问题还包括联邦开支、政府债务、退休人员福利、能源政策以及移民改革等等。两党合作的呼声不绝于耳,但却很少被听进去。

在华盛顿长期的政治纷争中,解决国家首要问题的立法工作常常受到阻碍。

由于两党都不能完全确立自己的议事日程,又不愿意在核心原则上做出让步,僵局就出现了。过去两年里,参议院使用程序性动议来阻止立法的例子超过了19世纪和20世纪的总和。

政治分析员诺曼·奥恩斯坦指出:“我在华盛顿工作41年,长期观察国会政治,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糟糕的局面。”

奥巴马总统入主白宫的时候,誓言要加强两党共识,改变华盛顿经常充满毒性的政治论调。然而,奥巴马大多数立法胜利是在共和党几乎全员反对的情况下取得的,并伴之以几十年来最白热化的言论。

随着新一届国会开始工作,又出现了要求改变的新呼声。麻萨诸塞州参议员约翰·克里说:“下一代人的世界将变化得太快,使政党无法狭隘地只是关注下一次选举。21世纪可能还会是美国世纪,但前提是我们恢复更大的责任感,用什么对国家最有益的更广泛的讨论,取代政治竞选中不断产生的摩擦冲突。”

2010年中期选举后的国会会期让人们看到了一丝希望。民主和共和两党在有争议的财政问题上找到了共同点,并通过了一项让两党都满意的税法。国会还通过了很多其它法律,而且常常得到共和党人至少象征性的支持。

奥巴马总统说:“我们不能做的就是重复过去两年来的那些争斗,那些争斗让我们不能专心于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工作。”

但是,众议院共和党人表示,选民授权他们终止或扭转奥巴马总统的施政计划,其中包括推翻奥巴马总统已经签署的健保改革法案。

密西根州共和党议员弗雷德·厄普顿说:“我们要把这个法案一条一条地推翻,直到它全面瓦解。”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里德则劝共和党不要太过乐观,“共和党人必须知道,健改法案不会被废除。”

导致吉福德议员差点丧命的亚利桑那州枪击案是否会对美国的政治气氛带来持久影响,让情绪降温,言辞趋缓,留出更多的妥协余地,还有待观察。目前看来,枪击案似乎在国会议员中营造了一种团结的气氛。

众议院议长贝纳说:“对我们中的一个人的攻击就是对我们所有人的攻击。这种行为在我们这个社会没有立足之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