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拐卖妇女现象依然猖獗


多年来,中国云南省一直是跨国拐卖妇女活动的前哨和集散地。许多来自越南、缅甸等国的妇女被贩运到中国境内后,首先在云南集中,然后再通过地下贩运团伙以每人两、三万元的价格被卖到中国各地。

去年12月下旬,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前往中缅边境的云南省采访,发现拐卖妇女已经成为云南省一些村庄谋生的主要业务。接受采访的缅甸有关人员说,不方便公布被拐卖到中国的妇女的具体人数,但是2009年被拐卖到中国的缅甸妇女是前一年的四倍。

*学者:贩卖妇女现象反映供求关系*

新加坡大学访问学者、东南亚难民问题专家苏珊.尼博恩说,随着湄公河流域贸易的增长,该地区的人口贩运规模也在不断扩大。

定期去越南等国家进行实地考察的尼博恩教授说,贩卖妇女现象层出不穷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供求关系。

尼博恩说:“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也就是供与求。中国的男性需要女性,很大程度上还要追溯到一胎化政策。另一方面,越南妇女的社会地位不高,她们习惯到处迁徙。如果能在经济上帮助家人,她们就会迁徙。”

中国政府的一项报告说,到2020年,中国可能有两千万男子找不到配偶。民间的估计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港大学者:一胎化政策造成性别比例失衡*

香港大学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主任白景崇说,中国政府实行了多年的一胎化政策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中国人口性别比例不平衡,中国需要从外国引进更多的妇女来弥补男多女少的问题。

白景崇说:“一胎化政策产生了始料不及的后果。许多女婴在出生前被流产,导致性别比例严重失衡,单身女性比单身男性少很多。”

*学者:被拐卖妇女遭虐待*

白景崇教授说,由于本国女性人数缺口太大,中国很难光从外国引进妇女来弥补性别比例严重失衡问题,另一方面,许多被贩卖到中国家庭的妇女遭到虐待。

白景崇说:“人们都知道存在一些问题。有些妇女虽然当初同意婚姻安排,但后来被虐待,而且社区没有向她们提供援助的机制,她们在文化和语言上可能困难重重。”

新加坡大学访问学者尼博恩教授估计,被拐卖进入中国的妇女大概有一半被卖给了各地求婚的男子,另一半可能被强迫做劳工和卖淫。她说,有些妇女嫁进中国男人家后生儿育女,日子还算平稳,有些人则被虐待和被驱赶。

尼博恩说:“许多妇女对她们所处的环境感到无可奈何,甚至适应了新的家庭环境。但是有的时候她们被当局粗暴对待。当局会认为她们是非法贩运来的,就把她们送回越南,虽然她们在越南没有生计,虽然她们可能选择要留在中国。她们经常被当作是商品。真正的问题就在这里。”

*中国政府突击打击贩运妇女罪行*

中国公安部去年4月启动了打击贩运妇女和儿童的一项全国性行动,在头九个月的行动中捣毁了1600多个犯罪团伙,营救出一万名妇女和儿童。

但是观察人士说,中国迄今为止没有一部专门用于打击人口贩运的法律,现有的法律与打击人口贩运的国际标准相差甚远。地方官员腐败问题进一步阻碍了中国有效打击贩卖妇女罪行的力度和深度。

*中国被指责没有保护贩运受害者*

另一方面,受害者继续得不到当局的帮助和保护。美国国务院公布的2009年各国人口贩运年度报告说,中国虽然拥有充足的资源,但没有努力改进它的受害者援助计划。

2004年,柬埔寨、越南、老挝、缅甸、泰国和中国曾举行部长会议,同意协调行动,对付湄公河流域人口贩运问题,并且就如何打击人口贩运和保护受害者制定了具体的行动计划。按照这项行动计划,各国应该努力建立机制和能力,及时发现人口贩运的受害者,为他们提供保护,并帮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但是,联合国2008年的最新报告说,在六个国家中,只有中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去履行为保护受害者而制定的行动计划。

*中国加入联合国议定书前景被看好*

联合国还在2000年建立了一项关于预防、禁止和惩治贩运人口特别是妇女和儿童行为的议定书,一百多个国家加入了这项议定书,中国终于在两个月前同意加入议定书。这项议定书对人口贩运做出了法律定义,并明确规定缔约国应当保护和帮助受害人。人口贩运问题专家苏珊.尼博恩教授说,在国际妇女节到来的时候,关心拐卖妇女问题的人应该对前景充满希望。

尼博恩说:“我认为希望很大。许多人都在努力了解问题,并寻找解决办法。人们的态度正在发生变化。比方说,我在越南就看到了这种变化。”

中国全国人大正在北京召开年会。目前,人们不清楚人大是否会借这次机会就人口贩运问题专项立法,以履行中国对联合国有关议定书的承诺。

XS
SM
MD
LG